|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焦土黎明 > 第二十一章.何方向北
  “一,二,三,四……”西蒙低声数着手中粗如笋节的子弹,机舱外上升气流扰动着机翼,安全锁扣彼此碰撞着,栓在横梁上的无主狗牌叮铃铃作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系在屋檐下的风铃。

  填了五发进弹匣,西蒙拆解开狙击枪,放入封盒内。游骑兵们大都趁着难得空暇,沉沉睡去,鼾声此起彼伏,然而却打搅不了谁的睡意,西蒙拉过毛毯,遮住下身,双手抱着后脑勺,睁着眼睛等待梦境的呼唤。

  “嘿。”邻座凑过头,叼着根香烟,问道:“有火么?”

  西蒙掏出芝宝打火机,劣质香烟散发出令人格外迷恋的味道,邻座陶醉地吸了口,却捱地更近了,犹豫道:“上士,许诺过打完这场仗,会批假,还会兑现么?”

  脑海浮现出上士临死前张地能塞下颗棒球的嘴,而他半边脑袋被76子弹削开,活像只砸烂的西柚,西蒙挪远了些,回道:“你可以自己问问上士。”

  邻座显然不打算放弃,执念道:“总统许诺战争会在圣诞节前结束,我想报宾州大学冬季班,海德堡教授的哲学课特别好。您说,我来得及吗?”

  “上一年,元帅许诺过感恩节把帝国打回老巢,所以,我的建议是报明年夏季班,运气够好,你可以抓个帝国美人回去。”有人探过身来嘲讽道。摘下眼罩,露出干瘪空荡眼窝,咧嘴说:“这就是我的奖赏。”

  “瞎子喜欢废话,别听他的。”西蒙揽住邻座肩膀,伸出拳头,安慰道:“期待未来某一天坐在台下听你授课,教授。”

  邻座碰了碰拳,此刻太阳离他们很近,灿金云海折射过希望色彩,透到彼此眼睛中。

  “那时我会骄傲地送你一本我的签名书籍,神枪手。”

  ……

  西蒙费力地抬起灌了铅的眼皮,黑暗一如既往,但也是好事,至少证明西蒙尚且活着。双腿不听使唤,好在上半身归附控制,外骨骼额外添加几十公斤重量,在尝试了许多次失败站立后,西蒙明智地决定先躺着。

  腕表时间已近深夜,西蒙意识到自己最少昏迷了半天,隧道仍旧有黯淡灯光,勉强映出避难所滚转门上的铭文:“肯特堡军用核爆避难所”。来到了地表层,西蒙思索着。

  试图回忆着失去意识前,但西蒙只能想起自己拎了枚炮弹,愚蠢地冲向第二头异形,剩下的稍稍深入,脑袋便开始偏头痛。

  审视起aas腕表,代表着提升综合战力的时针静静地归零,分秒针象征性地转着。与异形鏖战的关头,什么安全规定全都被抛之脑后,短短十来分钟内,西蒙连续开启了三次aas超载,临冲上升降平台,更冒死拨动时针强行提升战力。

  但时针超载带来的强大战力绝对不可忽视,之前对付一头异形,西蒙便已使尽浑身解数仍然是难以为继,假如不是另一头异形前来搅局,西蒙早就沦为肚中餐,扣动了时针超载,西蒙感觉瞬间成了盟军队长,战斗力破表,被撑破的军服就是最好的证明。最让西蒙心惊的是仅仅了拨动了一刻就达到如此提升,倘若日后全部解锁?盟军当年究竟是进行了什么超级计划?西蒙不寒而栗。

  指肚抚摸着时针旋钮,不管怎么说,藏着张底牌总归更好。

  纵然保住条命,过载带来的后遗症现在才开始从精神肉体上摧残西蒙。方才的挣扎起身耗尽了几个时以来积蓄的体力,西蒙脸色骤然变得煞白,太阳穴突突跳着,肌肉膨胀着又松弛,西蒙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他闻到到一股腥味,他尿在自己裤裆里。

  海鱼被潮汐带上岸上后,最痛苦的不是被渔民抓走,或许也不是漫长无味地等待缺氧致死,而是心存希望,挪动着逃回海里,在海水重新浸润鱼鳃前,自行施加了更多痛楚,然后死去。

  整个银河系都降临到西蒙眼瞳,恒星恰似飞蚊,彗尾扫动。西蒙想起某次战斗后,帝国营地深处的俘虏营,奇怪的是几乎所有盟军战俘都活着,但当见到同胞的第一刻,他们强烈要求补一枪,以求速死。帝国人给战俘注射了大量安非他命,好让战俘受刑时保持清醒。

  后来那间战俘营,成了关押帝国人的战俘营。

  直到海啸满意地退去,西蒙才精疲力竭地重新沉睡,长夜无梦,犹如死亡。

  在避难所判断天亮日落只能通过时钟,次日清晨,西蒙在自己的秽/物中醒来,感受着力量涓涓细流般回归躯体,西蒙足足花了一个多时才成功脱出了外骨骼,扒开背包,找出医疗包,急救针扎入手臂时,西蒙甚至舒服地呻吟出声,相比于过载后遗症,急救针堪比情人爱抚。

  大腿被异形酸血腐蚀开几个坑,隐隐有化脓的迹象,西蒙别无选择,沉默地脱下靴子,军刀刃面倒映出他钢蓝色眼睛,酒精灯烤红了刀刃,西蒙仰头盯着隧道顶,一刀一刀挖出感染层,洒了些止血粉,缠上绷带。

  潦草处理完伤势,撬开罐头饱食一顿,套好生化防护服。苍白脸庞掩盖不了这条汉子依旧龙精虎猛。西蒙考虑再三,舍弃了关键支柱损毁的外骨骼,一瘸一拐地穿过第二道已然洞开的滚柱大门,通过隧道,来到避难所大门操作台,插入识别卡,弹出界面。

  {}/  这种错觉,1940年的法国人也同样体会过,自认为尝过一次大战的血腥堑壕结束了所有战争。然而记性好的人终归是少数,毫无悬念地,战争爆发了。

  飘忽火光勾勒出西蒙大理石般棱角分明的脸庞,眉骨上浅浅的瘢痕为雕塑作品添上冷峻线条。游骑兵们常调侃西蒙·海耶斯是队里的脸面,除了长地太嫩,南奥塞梯战役留给他件礼物,便是这个。从哪以后队友们闭了嘴,因为女性辅助人员常打听71游骑兵团的白死神。

  “喀吱~”仿佛是重物压断枯枝,思绪拉回现实,西蒙下意识地摸向枪套,竖耳倾听。

  “嚓嚓嚓。”风扫过落叶,篝火篷出几朵火花,西蒙懂得战场法则,每当新兵来报道,老油条们才不浪费精力去记他们名字,活不过战场第一夜的新兵,不是人,是件等同于弹药的消耗品,放在末世亦然,第一夜,最为危险。

  西蒙打消睡意,贴着岩壁,山丘远处传来轰隆隆巨响,西蒙疑惑地扣下扳机,附近的山丘起伏幅度并不大,没道理出现滑坡或者泥石流才对啊。

  脑海跳出另外个可能,一刹那,西蒙脊背涌出股寒气,夜幕似乎真的印证了他的想法,干枯树林像是被镰刀刈倒,一头堪比山峦般的灰熊直立而起,血红对着钢蓝。

  暴吼裂透树林,却无飞鸟惊起。

  西蒙闪电般掣出左轮,大团枪焰照亮了灰熊胸口的v型白毛,子弹朝着一个点射出,这头必须称之为熊怪的野兽毫不介怀地照单全收。

  压抑着内心逃离欲望,西蒙眯着眼持续开火,柯尔特大蟒在旧时代曾冠以“血手”的恶名,顾名思义,新手驾驭不好大蟒,后坐力反噬回去,足可撕裂虎口!同样的,大口径马格南配得上大蟒威名,但隔着浓密皮毛与硬皮,大蟒六连发,居然阻止不了熊怪!

  腥风极近地扫过,西蒙开了最低程度的aas,护佑着他躲过熊掌拍击,在与11a4间,西蒙果断抄起了狙击枪,飞窜入密林中,既然马格南无功而返,冲锋枪又有何用,寻机用点50才是王道!

  崖壁多了个极深的熊手印,一击未能竟全功,熊怪怒不可遏,熊掌拍打胸脯,赤果果的绝对力量,六颗子弹被嵌地更深,对熊怪而言,比之挠痒痒都不如。

  110a4展开枪托,全尺寸模式下的狙击枪赶得上西蒙身高,狙击手藏在树干,冰冷夜风灌进他远远谈不上健硕的胸膛,拉动枪栓,这倒不意味着要上膛,而是退膛,西蒙取下衔在唇边的穿甲弹,弹头刷着一条黑线,强钨芯穿甲弹头。

  数十年岁月中,这片山脉未有人类踏足,熊怪拨弄着西蒙遗留下的,异常好奇这块黑色塑料,但西蒙随风飘散出的体味宛如指明灯,之处一条猎杀坦途。

  熊怪低哮,不耐烦地一拳报销了这支精密机械,涎水顺着鬃毛边沿,久未得到雨水的土地欢快地舔舐干净,或许明晚此时,会有一棵青草破土而出。西蒙斜过高倍瞄准镜,辅助红点夜视镜里,熊怪v领皮毛,像极了某个盟军领导人的胜利手势。

  鲜血肥沃土地,孕育更多新生命!

  在西蒙闪出藏身树干的同时,熊怪前足陷入瘠薄土壤,废土时代里,体格代表力量,力量意味生存,在纯粹的力量前,任何回应?无解!

  西蒙回以力量!

  击针催动底/火,火药爆炸开,但枪管迫使着这股力量通向笔直出口,增压器扩大了膛压,推动着弹头射向树林之外,枪口闪过绚丽枪焰,尽管有制退器缓冲后坐力,在熊怪尚未中枪前,西蒙便如遭重击。

  千分之几秒内,熊怪嗅到危险感觉,本能地歪过头颅,穿甲弹头擦过脖颈毛发,弹头从肩胛骨射入,从肩窝射出,弹头动能掀飞了熊怪肩头大块血肉,敲髓吸骨般瘫痪了熊怪半边躯体。

  西蒙脸庞抽搐了几下,110a4使用穿甲子弹时自动使用增压器,有外骨骼辅助自然不成问题,人肉硬顶的结果便是左一枪,右一枪,射手躺担架。西蒙决绝付出瘫痪右臂的代价,是为了必杀熊怪!

  熊怪愣愣地侧首瞧了瞧左肩骇人伤口,巧克力冰淇淋挖去一勺不外如是,假如说西蒙是那个拿勺子的人,熊怪则要把他连蛋筒一起嚼烂啃碎,弥补失去的脂肪与蛋白质!

  暂时失去作战能力的左手勾住狙击枪,西蒙奔跑间从裤袋里摸出枚点50普通子弹,待扬到一定幅度时,理智胜过痛楚,上膛拉栓一气呵成,换回右手,西蒙需要跑!奔跑!拉开距离后远距离狙杀!

  比拼意志?或许废土熊怪是个好对手!

  三条腿追着两条腿,西蒙见实在是甩不掉熊怪,心一横,挑了棵个头不输熊怪的树,三下五除二踢腾双腿,靠着树枝,西蒙捂住淤肿肩窝,紧抿着唇,重新架起狙击枪,东线战场上糟糕破事海了去了,也没见废了柯斯尼堡白死神!

  枪声再响,却不是西蒙扣下扳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