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琥珀之剑 > 第二幕 超越尘世之枪 II
  “枪,那长枪有古怪……”

  不知是谁低喊了一声。茜手中的枪旁边的空间碎裂了,像是玻璃一样,露出天青之枪本来的面目来,苍翠得像是绿宝石一样的枪身,两道闪电交织着,沿着长长的刃锋拉出一条明亮的弧线,将约侬的尸体弹飞了出去,带出一串污浊的血珠。仿佛连空气都沉寂下来,凝固了,克鲁兹贵族们下意识地闭了嘴——先前那一枪,落在各人眼中又各自不同,但每个人分明看到长枪刺破了法则之线,虽然约侬的剑确实挡住了茜的枪,只不过长枪却从另一个世界刺中了约侬的胸口,就好像两者交错而过一般。

  这一幕曾经在苍之诗中反复传唱。

  那个来源于克鲁兹人的创世神话——

  超越尘世之枪。

  “这就是主人的枪术。”奥薇娜骄傲地道:“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打破既定的秩序,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个崭新的未来。”但她看到茜睁开眼睛,正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仿佛在回味之前那一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得产生了曲高和寡的寂寞:“可惜了,对你来说,你还是理解不了其中的伟大之处,它在过去的历史中是从未存在过的、独一无二的。”

  “我、我还是没有些不太明白……”茜皱起眉头,她还是没能理解先前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手中的苍穹像是撕裂了某种既定的法则,蛮横无理地命中了本来不可能命中的目标。事实上就连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都有些影影绰绰,就好像一枪刺出,杀死了敌人,但却感觉像是侥幸一般。

  “原理很简单,因为遵从于常规上的逻辑本身就不是一定是真正的真理,就好像善与恶,对与错这些带有价值取向的概念一样——”奥薇娜忽然注意到山民少女云里雾里的神情,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在对牛弹琴。叹了口气,不得不长话短说道:“这么说吧,一般来说,攻击命中与否,取决于攻击双方的判断,但关键因素无外乎力量与平衡,这是一套既定的规则,就好像是两个人玩游戏。你来我往皆是在游戏规则之内,但苍穹的枪术就是打破了这规则,尘世的规则对于它来说已经不适用,它的攻击遵循一套自成体系的法则,这套法则比一般的‘游戏规则’优先级更高,因此凡人在一般的规则下躲避时。是永远躲不开天青之枪的攻击的。”

  克鲁兹贵族正在从惊愕中反应过来,因此奥薇娜也不得不加快了语速。茜注意到这一点,有些吃力地收回长枪,也重新作出防御的姿态来,不过她还是问道:“那……是什么法则?”

  奥薇娜的声音斩钉截铁。

  “先果后因。”

  巴巴恩终于反应了过来,但他更宁愿自己一辈子也不要反应过来,因为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从头淋了一盆雪水,一直冷到脚底。埃鲁因人从安培瑟尔地下发掘出天青之枪,又转交给布加人。这种事情本就遮掩不住,因此格里菲因公主也从未有掩饰过,事实上为了祸水东引,她在布兰多的建议下还主动将消息散布出去。而整个经过之中很难让人不注意到托尼格尔伯爵这样一个名字,毕竟安培瑟尔一战布兰多是最为耀眼的明星,顷刻之后从这座城市下发掘出圣枪苍穹,若说与他无关,只会无端引人怀疑。

  超越尘世之枪,这个苍之诗中反复提到的名字。神话上说它可以击穿世界。甚至忽略法则,眼前这一幕就发生在眼前。再联系上茜的身份,以及发生在埃鲁因人和布加人之间的一切,若巴巴恩还不明白,他和其他克鲁兹人一样,被布加人和布兰多联手耍了一道,那么他真就是个真正愚不可及的愚夫了。

  但他想清楚这一点,随即又想清楚了另外一点,既然这个天大的秘密已经在他面前暴露,那么他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么?

  他不由得与其他人对视了一眼,从每个人眼中看出互相之间心中的恐惧与贪婪。“直到这个时候,他们还想着把天青之枪抢过来!”巴巴恩只消一眼就明白自己那些同僚们已经和自己一样,猜出了茜手中长枪的来历,即使有一两个还没反应过来的,看到其他人的脸色也应该猜出了些什么。但人心的贪婪还是让他大吃了一惊,不过这个想法一旦产生,就像是野火燎原一样彻底燃尽了他的理智——那可是苍之史诗中最为璀璨的一颗宝石,来自于上个纪元的真正神器,刺穿苍穹带来一个纪元的长枪,天青骑士的武器,如果能夺下它,那么是不是自己也能成为那位世界之王?

  不过巴巴恩还保存着一丝理智,明白神器并不是每个人都消受得起的,靠他自己绝不可能独占这来自于上古的圣物,毕竟天青之枪的名气太大了,风精灵,克鲁兹人,法恩赞人,哪个不觊觎它?甚至连布加人这样的白银之民都有可能动心,龙族的态度虽然无从得知,但从它们贪婪的性格来看也不至于轻易放手,这些势力,没一个是他惹得起的。不过巴巴恩明白,他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将天青之枪献给皇帝陛下。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就一发不可收拾,他越来越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忍不住压着嗓子对其他人说道:“各位,想必你们已经看出来那是什么,维罗妮卡和托尼格尔伯爵欲盖弥彰的阴谋如今已经暴露在我们眼前了,是成是败,就在此一举了。”

  其他人听巴巴恩这么说,忍不住微微一怔,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这些都是贵族中佼佼者的人物,立刻反应过来,甚至有些惊喜,他们本来挟持茜去构陷维罗妮卡也不过是无奈之举,但现在经过巴巴恩一说却反而有了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觉。天青之枪就在他们面前,若说维罗妮卡不知情,谁会信?就算真有可能,但作为一行人的最高长官,不是她而是他们发现这个秘密,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职。何况有这么一份厚重的礼物在,想必陛下也不会太过为难他们。

  最大的可能是,非但不会为难,还会大大地奖赏所有人。到那个时候,作为将天青之枪带回帝国的功臣,纵使塞西尔家族想要报复,恐怕也没那么容易。甚至如果操作得好的话,塞西尔家族只会迁怒于维罗妮卡。塞西尔家本来与艾希瑞科家就是死对头。一想到这一点,所有克鲁兹贵族的鼻息都忍不住重了几分,他们看茜的神色,原本是惧怕,但现在只剩下狂热了,就好像红了眼睛的赌徒一样。

  “巴巴恩子爵说得是。这么天大的秘密,她肯定不会轻易放我们走,你们是想死还是求活,只在此一搏。”

  “别废话,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大家一起上。”有克鲁兹贵族粗声粗气地答道,这并不是他本来的嗓音,只不过听得出来声音过于紧张了而已。

  茜向后退了退。“他们好像发现天青之枪了。”她皱了皱眉头,小声对奥薇娜说道。

  “有什么。那就杀了他们,死人自然能谨守住秘密。”奥薇娜不在意地答道,显然她在施展那一记枪术时就想好了这一点,她也明白对于现在的茜来说,天青之枪暴露出去并非是一件好事,毕竟山民少女太过弱小了。

  茜听了奥薇娜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毫无顾忌地杀人对于芙蕾雅来说或许还有些犹豫,但对于她来说却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她本身就是佣兵。这些日子以来的见闻与历练更让她加倍成熟起来,对于敌人已经不抱什么幻想。茜现在甚至有些懊恼。如果当初她没把巴巴恩从冰层下面救出来,那么就不会有现在这么许多事情了。她想或许自己根本不该对外人这么仁慈,能够回应以温柔的,也只有领主大人罢了。

  她举起长枪,好像能不能战胜对手先前对于她来说还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但直到奥薇娜给她展示出那一枪之后,眼前这些敌人不过都是飞灰而已。

  参与这场战斗的另一方,贵族们也像是红了眼睛的鬣狗,受贪婪的驱使重新拔出剑来。人心有些时候就是如此疯狂,即使明知道会走向灭亡,但也忍不住在利益的驱使下放手一搏,只要利益足够可观,甚至可观到使人疯狂时,那么在它的驱使下人们也就真正变得疯狂了,战斗的双方几乎都抱着必胜的信心,来参与这场战斗。

  那是惨烈的一战。

  茜自从手持真正的天青之枪那一刻起,她身上的气势就已经变了,事实上此刻已经不再是她在战斗,或者不如说是奥薇娜在战斗——那是超越凡尘之枪。在正常人眼中战斗的概念已经不适用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确切的说,那根本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天青之枪傲然于法则之上的规则,防御对于它来说形同虚设,因为它要命中,所以它命中了。

  长枪一击的过程现在成为了对于最后结果的补充,因为枪刃撕裂了人体,所以整个世界为了过程的一致性不得不不情愿地给它加上一个中途发生的过程,使它不至于看起来那么突兀。茜手持长枪,退二进一,长枪向前一刺,那一刹那克鲁兹贵族好像是主动送到他枪刃上一样,带着绝望与不敢置信的神色正面迎上去,然后被刺个对穿。

  茜面色不变,将尸体从长枪上甩落,反身一斩,她身边的另外一名克鲁兹贵族举剑就挡,但可惜魔法的长剑竟然在天青之枪下好像是切豆腐一样齐齐断裂了,然后枪刃切入他的肩膀,鲜血飞溅,一切仿佛都理所当然。

  不过是一瞬间,战场上局势已分。

  巴巴恩和仅剩的一个克鲁兹贵族脸色惨白地后退——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明白,为什么天青之枪能在克鲁兹人的创世史诗中占据那样的地位。因此这的确是上苍赐予这个世界的礼物,它本不应当存在于这个世界,但却因为一个特殊的使命,不得不带领凡人为这个世界带来崭新的一页。

  这就是超越尘世的圣枪。

  ……

  船舱在摇晃着,巴巴恩喝了一口水,但还是感到喉咙干巴巴的。他描述时省略了一些过程,但整个经过在他描述起来仍旧显得惊心动魄,船舱的光线显得有些昏暗,因为并不是上等舱。因此空间也潮湿狭窄,乍一看去,却好像是水手们居住的‘笼子’。桶状的船舱里有几张吊床,吊床上坐着三个人,巴巴恩,伯伊默,还有一位同样穿着漂亮大衣的贵族,三人的衣着看起来都不像是该到这种下等舱中来的人。但现在他们却没有一点不适的样子。

  事实上也不敢有不适。

  伯尼子爵坐在巴巴恩对面,他是此次使节团中秘密随行的女皇的特使,本来负有特殊的使命,但此刻却不得不先一步随船返程,甚至还没来得及踏上埃鲁因的土地。不过他没有丝毫怨言,只感到满心庆幸。还好来之前并没有通告埃鲁因人自己的存在,否则这会儿说不得要引起怀疑,但若他不在这里,他又不放心船上那件‘东西’。

  毕竟太过重要了啊。

  他听完巴巴恩的描述,也下意识和对方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动作——拿起杯子来抿了一口,杯子里装着兑了水的朗姆酒,这种口感糟糕的东西此刻在两人喉咙里却有若甘泉,甚至喝完了一口,还感到喉咙仍旧有些发干。

  他默默地坐了片刻。才开口问道:“然后呢,她为什么没有杀你,还有,她怎么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巴巴恩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满头冷汗,在他对面伯伊默也好不到那里去,两人都好像大病了一场。前者惊魂未定,好半晌才一口回答道:

  “因为爆炸……”

  “爆炸?”

  伯尼子爵毕竟没经历过那场战斗,比起来两人来要恢复得快一些。他很快恢复了正常。皱皱眉看了狼狈不堪的两人一眼,有心想要斥责。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那样的战斗在他听来都感到心寒,更不用说亲身经历,三十多个黄金阶的贵族军人一个刹那就横尸遍地,这竟然不过是在同级的战斗中发生的。他当然不知道巴巴恩是在撒谎,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茜和布兰多头上,他想了一下,柔声问道:“说清楚一些,到时候女皇陛下少不得要问清楚的。”

  巴巴恩有些感激地看了这位子爵大人一眼,伯尼子爵出身帕鲁特家族,是女皇身边的近臣,对方的态度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但也坚定了心中的想法,陛下果然早就对天青之枪有所觊觎。他暗自感到可能这一把赌对了,一边沉静下来,才慢慢回答道:“她当时的确是打算杀了我们,不过因为一件突然发生的事情而被打断了。”

  “是爆炸?”

  伯尼子爵问道,他皱起眉头,正在想是什么样的爆炸才能阻止天青之枪。但忽然之间,一种莫名惊诧的神色出现在他脸上,坐在吊床上的巴巴恩和伯伊默看到这位子爵大人忽然有些激动地从自己那张吊床上站了起来,他红着脸在狭窄的船舱里转了好几圈,才仿佛缓过一口气来;他停下转过身,用力拍了拍巴巴恩的肩膀,大声说道:

  “是爆炸!原来如此,死霜森林那场爆炸原来竟和天青之枪有关,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巴巴恩子爵,你好好和我说一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伯尼子爵激动地说道,但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似乎太过强烈了一些,面前这两个人眼下虽然没什么身份,但未来说不好要得女皇陛下宠幸,连忙改口道:“你们应该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吧,女皇陛下对这次爆炸颇为关心。”

  巴巴恩这才点点头,但有些尴尬地答道。

  “那场爆炸……其实我也说不好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等等,是和天青之枪有关吗?”伯尼子爵迫不及待地打断他道。

  巴巴恩有些狐疑地看了这位子爵一眼,不明白为什么他为什么总是纠结于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可能不是,但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爆炸是从我们背后产生的,当时我感到强烈的光和轰鸣,由于爆炸发生得相当之突然,事实上在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到忽然之间地动山摇,然后整个世界就陷入了一片炽白之中,不信的话,您可以问伯伊默,当时他遇到的也和我是一样的。”

  伯伊默脸色苍白,连忙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

  伯尼子爵回头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依稀听到有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在说,‘该死,这是……小心,我保护你!’,不过我不敢保证我一定听到了这个声音,当时的声音很大,我也有可能是产生了错觉。”巴巴恩答道。

  “不,子爵大人,事实上我也听到了。”这个时候一旁的伯伊默连忙答道。

  伯尼子爵点点头,皱起眉头来:“也就是说,当时你们其实都是在爆炸的中心附近,但你们都活了下来,对么?”

  巴巴恩露出为难的神色来。

  他犹豫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是的,子爵大人。”

  ……

  (ps:被自己家蠢狗咬到大拇指了,太蠢了,去打了个疫苗,回来晚了点。)(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