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琥珀之剑 > 第三百六十六幕 安魂曲 XVI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雨如注,黑洞将扑向布兰多的长角恶魔拖回硫磺之河中后化为一条线彻底关闭。剩下两头长角恶魔挣扎从地上爬起来,布兰多也从泥水之中站起来。这个时候忽然传来安蒂缇娜的喊声:

  “领主大人,第一个节点在传送门的正上方,另外两个都在基座上!”贵族小姐有些激动。

  布兰多心下一定,安蒂缇娜的速度大大出乎他的预料——比预想中更快。他马上通过心灵联系对夏尔下达命令:“夏尔,传送门与空间法则的联接点分别在传送门的正上方与两边的基座上!”

  “我知道了。”

  夏尔回过头,又将这道命令向一旁的趋奇者‘加尔洛克’转述。兰托尼兰的骑士们立刻将他们围起来,一老一少两位巫师同时举起手,两束青色的光柱穿透雨幕,越过整个战场击中传送门。

  那像是两柄耀眼的长枪,长枪命中的地方传送门的光圈中立刻放射出最为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就像是水纹一样一圈圈荡漾开,金红色的传送门一阵颤动,光芒立刻黯淡下来。

  还差一下。

  两头长角恶魔吓了一跳,如果传送门被这些人类击毁了哪怕一座,后续的大军抵达这座港口就不知道要拖延多少时间。它们完全可以想象自己因为失职而被领主大人抽出灵魂永世折磨的样子。

  恶魔们以制造痛苦为乐,但这种痛苦降临到自己身上就没那么美妙了。长角恶魔彻底清醒过来,仿佛布兰多身上的血腥味也没那么吸引它们了,它们立刻掉头向兰托尼兰的骑士们扑去。

  战场上三四百米对这些要素开化的怪物来说不过是眨眼一瞬的距离,又没有无法计数的小恶魔与地狱犬在前面阻拦它们。如果它们想的话,肯定能在夏尔与加尔洛克放出下一个法术之前出手阻拦。

  但布兰多怎能让它们如愿,他在这里颤抖了半天不就为了争取时间么。

  他马上开启了冲锋,如同脱弦利箭射向其中一头长角恶魔。布兰多瞄准了那家伙的后背,一剑直劈,那恶魔不敢硬接。不得不转过身来一爪子将布兰多手中的剑刃扫开。

  但这一停,它就彻底陷入了布兰多的纠缠之中。

  布兰多长剑被打得偏向一边,向前一步,顺势用剑柄给了那恶魔狠狠一击打在它小腹上。长角恶魔闷哼一声后退一步,布兰多步步紧逼,反手收回剑刃又一剑横横切向对方的小腹。

  长角恶魔不闪不避,任由剑刃切入自己小腹皮开肉卷,但仿佛没有痛感似的反手一爪向布兰多抓下去。它这一爪直直瞄向布兰多背心心脏部位。在它看来如果对方不退,就是一个身死的下场,而它最多不过是个重伤罢了。

  不过它觉得布兰多大概不会那么傻子,和这个人类交手十几回合,布兰多给他留下的印象是虽然弱小但很狡猾。而且更让它殚忌的是对方的秘密武器,那件可以将可以将它们放逐回硫磺之河的东西,恶魔虽然不会死亡,但被放逐之后也不是完全没有损失,它们会陷入一段很长时间的虚弱期。这个时候一旦被其他恶魔发现肯定会被吞噬。

  所以对于恶魔来说,受伤与被驱逐其实也与消亡无异。

  它并不想和布兰多硬拼,只希望将对方逼退。但这头长角恶魔做梦也没想到布兰多竟然一步也不后退。硬生生扛住了它这一击。

  它清晰地感到自己的爪子刺入对方身体那种感觉,利爪分开生物的血肉之躯,这本来对于恶魔来说是一种美妙的感受。但长角恶魔这一刻却只感到担惊受怕。

  因为布兰多显然是主动顶上来的,而且避开了心脏的位置,让它这一爪只刺穿了对方的肺叶而已。以它的智商来说,绝对不会认为布兰多是不小心撞倒了自己的枪口上。

  对方显然是有预谋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报偿来得比它预料中更快。它感到自己这一爪至少也让这人类受了重伤,下一刻一团金色的火焰就从布兰多身上爆裂出来。

  在漫天雨幕之中,那是些火焰看起来更像是喷溅的血液。

  阳炎之血。

  这个圣堂骑士的反伤技能立刻让长角恶魔见识到了厉害。金色的血液溅了它一脸,瞬间熊熊燃烧起来。甚至它收回来的爪子上也镀了一层金火,这火焰显然不只是为了好看那么简单,剧烈的钻心的痛苦马上让这头恶魔惨叫起来。

  布兰多同样是感到穿刺一样的剧痛。不过他咬紧牙关向前一步,乘那长角恶魔抱着脸惨叫的时机。像是一头猛兽一样扑上去,举起大地之剑一剑刺入对方的咽喉。

  恶魔的惨叫顿时嘎然而止。

  然后布兰多身前又出现了另一个黑洞,这个黑洞同样将恶魔的尸体拖了回去,然后变成一条线彻底关闭。

  布兰多这才浑身脱力一样跪倒在地上,好像痛感这下才回到他身上似的。雨水冲刷着他皮开肉绽的伤口,痛得他倒抽冷气。那边安蒂缇娜这才匆匆忙忙跑到他身边,赶忙将巨人之王的斗篷给他披上。

  “领主大人!”

  “干得好,安蒂缇娜。”布兰多嘴角抽筋地答道,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不忘顺手一捞,想要把掉到雨水中之前那头长角恶魔留下的一件遗物给拿起来。

  那是一件银色的圆筒状物体,布兰多一时也没认出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这毕竟是恶魔的遗物,如果待会让那炎之圣殿的圣殿骑士看到他就没那么好收为己有了。

  毕竟带着恶魔物品怎么说都是一个不好的名声,布兰多不希望这个细节引起别人的注意,说实在话他身上的帽子已经不少了。甚至之前伍德还专门问过他关于天国武装的事情,说实在话风精蜘蛛压根就不是什么天国武装,但圣剑术本身一样令人感到暧昧。

  但没想到他一抓之下竟然扯动了伤口,差点没惨叫一声,那东西也没拿到。反倒让安蒂缇娜一下拿了起来,“这种事情就让我帮你好了,你好歹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幕僚小姐有些生气地说道。

  布兰多看了她一眼,忽然意识到什么。心中微微一动。

  ……

  而另一边,唯一幸存的长角恶魔也不见得运气有多好。事实上它才刚刚冲出两步,忽然一道火焰已经卷到了他面前。

  它自己的要素就是火焰,但它一看这扑面而来的金色火焰就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一个是要素开化的法则之火,一个是真理之侧的金色之焰,这里面的差距实在不要太大。那火焰分开无数小恶魔,将它们彻底吞噬,一下就来到它面前。它顿时就想要掉头就跑,可已经晚了一步。

  火焰中伸出一柄长剑,直刺向它的咽喉。长角恶魔拼了命调动自己身边的法则之线想要阻止,但要素阶以上的交锋中要素克制最厉害的其实是同样属性不同层次的要素。

  恶魔们的火焰要素一般都是岩浆,而尼古拉斯的要素恰好很不幸地是与炎之王吉尔特几乎近似的元素之火,两道火焰一相接触,长角恶魔的爪子顿时被烧为灰烬。

  然后金色的长剑一瞬间再它的咽喉上烧出一个窟窿来。

  第三个黑洞在大雨中出现。

  这个时候夏尔与加尔洛克已经准备就绪下一个法术,又是一道光柱刺破长夜。这一次光柱正好击中那个本就黯淡无光的传送门的正上方,一个刺眼的金色光环瞬间再传送门上炸开。

  方圆数量内几乎所有生物都目睹了这一幕。

  靠近海岸一代的丘陵中。那些躲在林间灌木丛中的动物惊恐地瞪大眼睛盯着天空中那个金色的光环。它好像刹那之间扩散开来,扫过半个天空,然后又消弭于无形。

  不仅仅是安培瑟尔一带。

  甚至布诺安卫城附近正在激战的战场之上。也有人注意到了这次爆炸。那点亮半个天空的金色光芒很难逃过人的观察。

  战场上的士兵们只是稍稍一愣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这一次的战斗是为了什么。即使是在如此激烈的交战中,一时间欢呼声也不由得响彻云霄。

  美杜莎女士莱丝梅卡和她身边的牛头人领主斯塔克同时转头向安培瑟尔北方。

  爆炸产生光芒映衬得他们的脸色一片雪白。而在他们身后,混乱之王梅西卡三个巨大的脑袋上同时露出不满的神色来,最左边那个像是山羊头一样的脑袋用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雨水中带着一丝血的腥臭。

  “空间在剧烈地震荡。”

  “北边的传送门已经少了一座。”

  “人类正在我们后方偷袭我们,瓦拉伯他就是这么对待主君的信任的?”三个脑袋同时开口道。

  长得像是蜥蜴的脑袋比较沉稳,山羊脑袋看起来十分精明,只有人类的脑袋一脸暴虐之色。混乱之王梅西卡是地狱中有名的领主,不过他最大的敌人是黑暗精灵。比起来狡诈之王瓦拉伯对人类的研究更多,那些被派遣来和人类的术士打交道的恶魔,几乎全部是属于他的。

  不过恶魔中很少有喜欢那个像是巫师一样软弱的领主大人的,传说他生前就是一个人类。不像是梅西卡,梅西卡在数万年前就是在硫磺之河中诞生的。身体中流淌着混乱的血液。

  美杜莎女士莱丝梅卡不敢接话。

  梅西卡也没心思听他们答话,事实上这庞然大物忽然动了动,整个身体就变得半透明起来。下一刻,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他过去了……”莱丝梅卡如释重负。

  “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牛头人领主仍是一副惊惧之色。

  莱丝梅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蠢货,我们的任务是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