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琥珀之剑 > 第一百六十幕 龙之影(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幕 龙之影

  那声破空而至的利啸布兰多脑中迅速形成了一个直观的概念,如果说它像是一道鞭子挥出时产生的尖锐的气流音爆的话——那么布兰多无法想象这鞭子应当有多大。

  确切的说。

  这是一道横扫整个森林的鞭子。

  那可怕的音爆一瞬间席卷了整个森林,布兰多感到后脑发麻,下意识地拽着茜向前一扑,两人就地滚入附近一个树洞中。

  然后‘嗡’一声,声音仿佛是从大脑中一扫而过,让耳鼓都共鸣起来,直到几秒之后他甚至都还感到脑子里有一道嗡嗡作响的声音经久不息,良久才逐渐恢复听觉。

  那实是太可怕了。

  他落入树洞的后一瞬间看到了那呼啸而至的攻击——那是一道鞭形的气墙,大约有树干高度,白茫茫一片滚滚而至,一瞬间就扫过半个山谷。

  他跌入树洞的一瞬间,那道气墙刚好从他头顶一掠而过。

  布兰多忍不住树洞的黑暗中摇摇头,此前的撞击好像叫牙齿划破了嘴唇,满嘴的血腥味——不过他马上僵住了——因为他感到自己的嘴唇上回应来一片柔软。

  若不是黑暗中少女若有若无的气息,他几乎忘了自己下面还压着茜。

  布兰多的脸一下就红了。

  他的视线已经逐渐适应树洞中连星光都显得微弱的黑暗的环境,逐渐看清自己双手撑树洞中潮湿的泥土上——而好死不死的是——茜不偏不倚,正好被他按身下面对他,像是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微微张口怔怔地看着他。

  少女燃烧着的琥珀色的眼睛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

  但烧起来的不是愤怒,而是羞怯。

  她连呼吸都快忘了。

  两人唇上都有血,互相的,有些腥腥的咸味。

  布兰多板着脸一言不发,他坐起来,有些僵硬地伸出手将茜拉起来。虽然明明已经克制自己不去想之前的事情,可不知为什么,那种记忆会如此鲜活而生动。

  嘴唇上回应来那种柔软的少女芬芳的味道,又带着一抹鲜血的野性,好像是可以将人的思考融化一般。

  明明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但却反复他的记忆中上演,就好像永远活前一刻似的。

  两人都没有说话。

  布兰多忍不住想要捂脸,这可是前一世乃至这一世魔法师失败的初吻啊,竟然莫名其妙失去得如此丢脸。

  他忍不住安慰自己,或许过去亲小罗曼的额头应该才算是初吻才对——不过这种蹩足的借口连他自己都说不服。

  可茜又何尝不是头一次。

  这位红发少女觉得自己就要这么浑身发烫一直到融化,变成水一样的东西渗入身体下面冰凉的泥土中,她瞪大眼睛茫然失措,直到呆呆地被布兰多拉起来。

  “对、对不起。”

  两个人一齐说道。

  茜‘啊’了一声低下头去。

  布兰多感到自己的面皮燃烧,仿佛森林外面的危险都消失了似的,或者压根被他丢到了脑后,虽然说有两世数十年的经历。

  可这方面他是一点准备也没有。

  直到奥塔莱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清脆的笑声像是黑暗之中银铃一样让布兰多清醒过来,“小家伙,你可真可爱。”

  “咳。”布兰多咳嗽一声:“……刚才那一下是什么,你看清楚了吗,奥塔莱丝大人。”

  奥塔莱丝好像发现了大陆,不过她也不急着步步紧逼,而是答道:“好像是什么东西的尾巴的样子,我应当没有看错才对。”

  尾巴?

  这个词像是一盆冷水把布兰多从头淋到脚,什么东西的尾巴能有那么大?他忽然一怔,骤然想起之前那一下好像还真像是龙类的尾扫攻击。

  但那如果真是尾扫的话——

  玛莎上。

  那头龙得多大?

  “等等,没有实体吗?”布兰多忽然吸了一口气问道。

  “似乎是气系生物,”奥塔莱丝答道:“不过惊鸿一瞥,勉强能看清是某种云气,或者水雾构成的生物罢了。”

  “是魔物。”布兰多纠正道,他回过头:“茜。”

  茜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虽然她脸还红得可爱:“我知道了,领主大人——等等!”少女忽然一惊:“我的枪还落外面!”

  她抬起头,看到布兰多已经沿着那个树洞爬了上去。

  布兰多这个时候想却的是刚才梅菲斯特和维罗妮卡应该还那边空地上,不过这两个家伙不会被那一击直接给秒了吧——虽然这不是不可能,不过历史上的牛人挂自己面前,布兰多还是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

  那怕他本来就是来改变历史的。

  可这也太莫名其妙了一些。

  他爬出树洞,首先看到了茜的雷之枪还落不远处,不过布兰多一看到外面的景象,立刻面色一变将脑袋一缩,躲回了树洞中——

  茜看到自己的领主大人脸古怪,额头上全是冷汗。

  “怎么了?”她问。

  布兰多赶忙把手指放嘴唇上,示意她不要出声。

  “那是什么?”他忍不住心中狂问奥塔莱丝。

  “即使你这么问,我也不知道呢,小家伙,”奥塔莱丝也吸了一口冷气,虽然黑森林中的魔物千奇百怪,但外面那东西也太离谱了一些:“看起来像是……”

  她想了一下,才找到一个可靠的词汇:“十、十五头蛇蜥吧。”

  但布兰多等了好一会,确认那东西并没有发现自己后,才探出头去小心翼翼地打量对方,如果说第一眼只是震撼,那么第二次确认这东西不是自己的幻觉的时候。

  纵使是布兰多也忍不住从心灵深处升起一股无法抵抗的渺小感,他觉得自己手脚都有点发软。

  他抬起头,看着那站立大地之上就通彻天地的庞然大物——

  那森林之上。

  一层层云雾之上。

  层层云雾背后,十五个白色的,云雾构成巨大的龙头越过山峰缓缓环视四周,它站立森林之上,墨绿色、层层叠叠的树冠就像是它脚边的一层地毯,而这巨兽像是一座白色的山脉。

  一座由云层构成的山脉。

  布兰多忍不住想起了过去的日子里,夏季看到天空中那些厚厚的积雨云,而这玩意儿,就有点类似于那些变化莫测的云层。

  它森林中,就占据了半个天空。

  布兰多看着这头巨兽觉得连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难起来,这东西真的应该是这个任务里出现的吗,怎么看起来都像是完美躯体那一级的生物啊。

  神话生物。

  “布兰多。”奥塔莱丝的声音从他心中传来。

  “恩?”

  “这东西……好、好像是圣者多头龙……祖神兽……”

  “祖神兽不应当是实体生物么?”布兰多感到自己的嘴巴有点发干。

  “大概……大概是投影吧。”奥塔莱丝甚至都无法确定,毕竟如同大海兽利维坦,衔尾蛇耶梦加德,圣者多头龙许德拉这样的生物,即使十数个个世纪之前也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即使是投影也要了人的命了啊,布兰多心想。

  “等等,布兰多。”女骑士忽然又说道。

  “怎么了?”

  “森林里……好像起雾了。”

  “起雾?”布兰多一怔,他环视四周果然看到森林之中雾气正一点点升起来——布兰多起先以为那是雪雾,但片刻之后,他才发现风停了,雪也停了。

  只是树林间有些古怪的静。

  神话中可没提到过‘祖神兽’有操纵雾气的能力——

  布兰多下意识地抬起头,他眼神微微一缩,立刻看到天空中那道巨大的云墙正缓缓推进,而它经过的地方,远远近近天地间一片黑暗的群山与森林之上电闪雷鸣。

  而黑暗之中,那些代表着文明与秩序的光柱正闪烁着,然后一道道熄灭。

  就像是风暴中被吹灭的烛火——

  “云中之墙开始重合拢了!”布兰多感到自己眼皮一跳。

  而同一刻。

  躲圣白石下的卡格利斯坐梅迪亚身边,紧握着女神官的手,目瞪口呆看着这可怕的一幕,南方的天空远远近近数十道光柱竟同时先后熄灭了——

  一束接着一束,先是闪烁,然后骤然消失。

  每一束光柱的消失,不仅仅代表着生命的消逝,像是黑暗中一个希望的湮灭。

  每个人都没有说话。

  安蒂缇娜坐另一边的篝火旁边,仰着头漆黑的眼睛里映出光亮一点点消失,空气已经冷得彻骨,她环抱着自己的膝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带来些许温暖。

  领主大人不了,茜也被带走了,这天空中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安蒂缇娜感到极为不安。可是她还不能表现出这种不安,只是不自觉紧紧抓住膝盖上的裙子苍白而纤细的手指才能反应出她真实的心境。

  芙罗坐她身边,一如既往地安静得一言不发,才稍微让这位贵族小姐感到安心了一些。

  她吸了一口气看向另一边。

  维罗妮卡离开时留下其他人监视他们,克鲁兹人的使节团大约有一百多人,奎尼尔手下的树精灵和剩下的半人马长者守卫要反抗不是不可能,不过安蒂缇娜并没有同意这么做。

  反正他们也要这里等着布兰多回来。

  安蒂缇娜看了看克鲁兹人的领队——一位女伯爵——事实上那个女人年纪只比她稍大一些,但却美得令人嫉妒。

  她的脸蛋好像糅合了古典女神塑像那种光滑与完美——她安静地站那里,整整齐齐地穿着一件厚厚的黑紫色呢子大衣,紫罗兰般的浅紫长发垂肩,整个人充满了一种神秘与典雅的气质。

  不过安蒂缇娜却从对方身上找出了一些与自己相似的地方,同样的冷静而理智,但微微蹙起的柳眉却映射出对方内心的真实想法。

  “她担忧,”安蒂缇娜不禁微微分了神,她抬起头看着天空:“她担心什么呢,还是说这奇特的天兆预示着什么?”

  但德尔菲恩并未留意到安蒂缇娜的目光,她只是看着圣白石外面越来越浓的雾气,喃喃说道:“光熄灭了,这就是魔潮么……艾尔曼,你什么地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