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琥珀之剑 > 第一百一十二幕 托尼格尔与年轻的领主(十二)(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二幕 托尼格尔与年轻的领主(十二)(第二)

  决定了行程之后,布兰多黑森林之中的远行计划就紧锣密鼓地准备了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动身,而是又等了数日。确定帕拉斯方面确实收缩防御之后,布兰多才放心地实行自己的计划。

  出行的这一天,他来到了自己城堡中某个院落内——

  “你的剑术又进步了。”

  库兰弯腰拾起剑,随手将它放回一角的武器架上。这位老剑手不知是艳羡还是无奈地看着布兰多,不过又有些期待:“老了,不是你的对手了。”

  布兰多并未谦虚,只是带着年轻人特有地腼腆地笑了笑。

  自从那次讨论之后,布兰多出行的日程已一天近似一天,所有人都为这次远行准备,但他本人却显得有些悠闲。

  这场战斗用时十分钟,终还是他取胜。年轻人并未太过惊讶,经历地下一战之后,又加上女骑士奥塔莱丝日日点拨,他的剑术一日千里,已不能与第一次与库兰交手时同日而语。

  军用剑术停留16+2等级上,此后再无寸进,投入技能经验渠道也变成灰色。布兰多清楚这门剑术已趋于上限——大师境的巅峰之后,再想投入就只有依靠反复练习或是有朝一日立地顿悟了。

  今天布兰多穿着一袭黑色的克鲁兹人的旅行服,这种服饰从塔族人的武士文化中发展过来,通常是某种毛料织物,上衣似衬衫,但袖子与裤子都异常宽松,袖口处收束,套上护腕与马靴——冒险者与贵族通常会戴上用以悬挂佩剑剑鞘的双层束带——只是布兰多为大地之剑哈兰格亚特制的剑鞘较为宽大,像是一面阔剑的剑鞘。

  剑他手上,他收回剑,答道:“时代变了,库兰先生。”库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并未接口。

  库兰不接口,但布兰多也不进一步紧逼,他拿出一块布轻轻擦拭自己的爱剑,一边想起日前的事情来——

  与德鲁伊们的会面还算融洽,安德鲁前往信风之环至今未归,来的是另外一位叫做‘灰鸦’的长老。灰鸦象征着暴风之中的精灵,能以此头衔作为代号,至少说明这位长老擅长风领域之内的德鲁伊咒术,风领域代表天空,天空领域的德鲁伊往往德鲁伊组织当中享有崇高的地位。

  因此布兰多猜对方可能不是安德鲁那种外环的普通长老,而是一个内环大德鲁伊。

  德鲁伊互相之间的联系来自于一个秘密组织,常人称之为德鲁伊集会。这个组织的结构呈环状,内环称之为信风议会,每一个成员都是大德鲁伊,他们互相之间通过夏季、秋季与冬季的风千里之外传递信息。

  只有春天是尼雅的季节,德鲁伊们要让出所有的风的通道,不能打扰女神瑞泽万物。

  德鲁伊们果不其然为他带来了一个意料之中的讯息——

  大德鲁伊灰鸦告诉他他们可能已经找到了瓦尔哈拉,可实际上遇上了一点小麻烦。信风之环似乎正发生异于寻常的变化,黑森林中的规则再一次排列,德鲁伊们遇上了迷雾与狂风,他们引以为傲的森林中感知方向的技巧也失去了作用。

  大德鲁伊说,那里的树木似乎正排斥他们,若不是他们没有带着敌意,恐怕连走出森林都困难。

  布兰多只是稍一沉吟就猜到了他们可能遇上的事情,魔力之月的力量大潮汐来临之际日渐强盛,混沌黑暗之中躁动不安,连森林也受到了影响、开始呈现种种征兆。

  这是个棘手的难题,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取巧的办法,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强行闯进去。可这需要实力,德鲁伊们不行,虽然这位大德鲁伊看来也有黄金的力量,可他们对瓦尔哈拉了解太少,看起来他必须亲自去一趟。

  不过也好,正合他意。

  他腾出一个半月的时间,心想安排这次旅行应该绰绰有余,不过正想及此,忽然一阵争执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站住!”

  “我要见你们的长官,我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少废话,俘虏就要有俘虏的自觉,那来那么多要求!”这是士兵的声音。

  布兰多抬起头向着那个方向望过去——那是地牢,他随即露出好笑的神态,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类似的争执了。

  “哼,你们这些言而无信的家伙!上次我打败那个混蛋,他答应过,让我见你们的长官!有本事你让那家伙再来一趟,我保证还打得他屁滚尿流!”

  “啰嗦!”士兵骂道:“克伦希亚团长那是让你的,你没见他的剑都打斗中折断了吗?”

  “那你让他换把好剑来和我试试?”那个声音毫不掩饰地讥讽。

  “小子,你是不是又想被教训了一下了!”士兵显然不耐烦了。

  然后是哎哟几声哀叫声,布兰多很快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从树丛背后逃出来,年轻人浅金色的长发有些纷乱,略显狼狈,不过他手上拿着一柄剑——佣兵们常用那种,布兰多留意到剑上并没有沾血。

  年轻人从树丛背后逃出来,看到外面还有人明显愣了一下,他看到布兰多手上拿着剑,下意识地把他认作这里的守卫,二话不说就迎了上来。

  布兰多微微一怔,心想怎么让人跑出来了,不过他还未来得及想完,就看到那个年轻人单手握剑一个弓步突刺过来。

  年轻人的剑指向他的右臂,显然并不想杀他,不过他出剑的速度极快、手也很稳,显示出精湛的基本功——这让布兰多吃了一惊,他一看这出剑就明白他手下的四个团长——尤塔、克伦希亚、虎雀与弗恩都不见得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

  “好家伙,军用剑术,至少八级,”布兰多心想难怪当初虎雀、弗恩与克伦希亚联手,都差点没能留下对方,看来确实是个人才。

  他本来下意识想直接打掉对方的剑,可转念一想又改变了办法,他打算试试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布兰多顷刻之间连续改变了两次出招的动作,他将剑向上一挑当一声架住对方的剑,再向外一拨,引得那年轻人重心一斜。

  卡格利斯的攻势虽然被化解,但布兰多好歹手下留情,没有直接打掉他的剑。可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守卫好像是个剑术高手?

  但这决计不可能。

  年轻人认定自己感觉出错、咬咬牙又攻了上来,但布兰多左右开弓,大地之剑柔化下来‘啪啪’打对方的左右臂上,他没有全力出手、也没有引发地震术,而是直接用巨大的力道打得年轻人连连后退,后一屁股坐倒地上。

  “破绽百出,但难能可贵。”

  布兰多心想,他看到那个年轻人又一次站起来,下意识地竖起剑,准备看看这个年轻人还会不会其他剑术,不过正是这个时候,他看到卡格利斯垂头丧气地将剑一丢,干净利落地举起手来——

  “我投降!”卡格利斯用浅灰色的眼睛看着布兰多,对方第二次出手时他就完全认清了——这就是一个剑术高手,他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不过他只感到懊恼,心想早知道不从这个方向逃跑了。现他想起自己主动冲向这个年轻人的行为简直感到可笑,他看了看一旁那个老头,心想或许自己一开始该从这边冲出去?

  不过他看到库兰笑眯眯地看着他,再一看这个老剑士修长的手指与上满无数老茧,顿时心中一凛,认识到自己的失败是必然的。

  “你是谁?”卡格利斯看着布兰多好奇地问,他任由从后面追上来的士兵将自己双手向后绑起来——士兵们恼他伤人,手上自然不客气,弄得他直呲牙。

  不过好年轻人没有杀人,否则这些士兵估计就是当着领主大人的面也要狠狠揍他一顿。

  布兰多没有答话,而是颇有兴致地看着对方,他看着这个年轻人,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点子。

  “你不怕我杀你?”他问。

  “你杀我干什么?”卡格利斯并不害怕,而是问道:“又没好处。”

  “杀鸡儆猴,以儆效尤——”布兰多答道。

  “那你来吧。”年轻人挺起胸膛:“我眨一下眼睛就不是哈伯托家响当当的男子汉。”

  “所以男子汉只管自己,不管你的父亲了?”布兰多问。

  “我当我的男子汉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了?”卡格利斯不解。

  布兰多讶然,才想起这个世界上和他原本的世界毕竟人文习俗不同。

  他又看了看那些士兵:“为什么当初你没杀他们?”

  年轻人摇摇头,“你这个人怎么一开口就是杀杀杀的,我比他们厉害得多,没必要杀他们也能冲出来。不过如果双方实力差不多,那就只有以命相搏了。”他坦诚地答道。

  “可他是你的敌人。”

  “我又杀不完。”卡格利斯一挑眉,耸耸肩不乎道:“何况我杀人,万一我被抓到了,倒霉的还是我自己——你看,就像是现!”

  “你倒是考虑周全。”布兰多忽然感到这家伙有点意思:“那好,你现还想知道我是谁吗?”

  “我刚才不是问过了吗?”

  “那么你们应该叫我什么?”布兰多回过头去,看着那些士兵。

  那些士兵连忙后退一步低下头,单手按胸口行礼道:“领主大人——”

  领主大人。

  布兰多再回过头,果然看到那个年轻人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他张大的嘴几乎足以吞下一个鸡蛋,不敢置信地说:“你、你是……”

  布兰多点点头,心中暗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是,我就是那个你想要见的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