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琥珀之剑 > 第十一幕 领地(五)
  第十一幕 领地(五)

  地牢中一时间静得落针可闻,除了芙罗抱着本子一脸怀疑地看着这个老头以外,其他几个人一时都陷入失语。

  “真是狮心剑……”柏鲁忽然喃喃自语起来,他忍不住再后退了一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先王埃克曾说有朝一日若他的后人遗忘了自己的荣耀,狮心剑也会随之遗失。我们王党聚集一起努力的目的也是为了找回失去的荣誉,可是为什么狮心剑会与大人你的命运联系起来……”

  “柏鲁大师,”布兰多收回贤者之石,看着这个一脸错乱的糟老头,心中很难将对方和王室的首席工匠大师联系起来。不过论坛上得到证实的消息决计是不会出错的,何况对方虽然有些神神叨叨,但却已经表现出了令他侧目的能力。这位埃鲁因的首席工匠大师居然懂得符文,这令布兰多有些意外。“关于狮心剑,你知道什么对吗?”

  柏鲁一停,因为这个问题而冷静下来。他看了看这个年轻的领主,心知自己瞒不过对方,不过他却有些为难:“领主大人,这是一个秘密,我的家族曾发下誓言——”

  布兰多不耐烦地一挥手。“我大概能猜到你的意思,我知道图休斯家族一直以来都为王室效命——不过埃鲁因的立国之君埃克曾此剑下立誓,他说过背弃这誓言必为剑所遗弃。但剑重回归时埃鲁因一样会荣耀重返,无论它谁手上,无论它出现什么时间——狮心剑因为先王埃克的誓言始终与这个王国的命运紧密地联系起来。但正是因为剑继承了先王埃克的意志,因此才能挑选带来这荣誉的人——”

  他停下来,用浅褐色的眸子看着面前的老人。目光中的意思很明确——你是王党,但王党的努力不仅仅是为了让王权凌驾与诸侯之上。若要找回失去的荣耀,就必须重走上先王埃克走过的道路,先贤的火焰烧过这片尘封的土地,才能为这个古老的王国带来生。布兰多虽然没有开口,但已经给了柏鲁一个选择。

  布兰多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因为从这一刻起自己就已经与那位倔强勇敢的公主殿下站了同样一条道路上。虽然上一个历史之中她没有成功,但这一次他要亲手为她扫清前进道路上的荆棘,而埃鲁因也会因此从火焰之中获得真正的生。

  就像是历史这一刻他面前分开成两条笔直的线,一条通向火焰中熊熊燃烧的宫殿与城池,王国倾覆,大地承载苦难,生灵这火中忍受煎熬,永世暗无天日。而另一条通向何方,他却不知道——那条道路上或许困难蛰伏,丛生的荆棘之上浸透了鲜血,但无论如何,至少深沉的黑暗之中还有一线希望。

  老人垂下头,犹豫了半晌,但终还是选择了妥协,他叹了一口气,“你说得没错,领主大人。无论剑谁手上,至少古老的传说是不会错的,只是老朽没想到埃鲁因的荣耀之路竟是以火焰焚烧大地的方式回到这个古老王国,也许的确是我们太过堕落了,”他抬起头,用重变得浑浊的目光看着布兰多的眼睛,“大人,你知道埃鲁因,有一些家族的历史源远流长,但并不是每一个大家族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先君埃克生活的时代——西法赫王朝,科尔科瓦王朝,都曾造就与毁灭了一批贵族的传承——”

  他停了一下,“但有一些不为世人所知的小家族,却从先古时代就一代代传承下来。”工匠大师的语调变得有些自豪:“图休斯家族就是如此,虽然我们家族名不见经传,但先祖曾身为先王埃克的侍从,也是军中的铁匠。一代一代,我们的家族都为王室效命,白狮铠甲的工艺确实也是我们发明的,后来我的家族转而支持科尔科瓦王室,一直到今天。”

  布兰多点了点头,这些历史事实上他都知道,不过至少让他知道对方没有诓骗他。

  “但实际上,我先祖不但是先王埃克的侍从,也是和他一起将狮心剑从雄鹰帝国克鲁兹带出来的那五个随从之中的一个,”柏鲁的声音低沉了下去,“然而很多人其实并不清楚狮心剑的本来面目,大多数传说之中狮心剑是克鲁兹的四件圣物之一。但包括大多数克鲁兹人恐怕自己也不清楚,那四件圣物本来就是一体的。”

  布兰多眼中微微一闪,仿佛想到了什么。

  “所以说?”他问道。

  “那四件圣物组合起来的时候,名字是奥德菲斯,也就是火焰之权杖——世人通常称之为火炎之刃,炎之王吉尔特的佩剑,”老人一字一顿地说道:“真正的神器。”

  布兰多身子突然晃了一下,他第一次有些结巴地问道:“大师,贤者石板与狮心剑之间的共鸣反应,可能会产生神器反应么?”

  “当然不可能。”柏鲁摇摇头,“狮心剑虽然是一柄圣剑,但也不过是幻想宝物而已,神器与幻想宝物之间的差距,并不仅仅是几个字的差别那么简单。虽然我也没真正与神器打过交道,但从古代文献上的记录来看,这两者之间的对比是不可以道理计的。”

  “那么存不存一种可能,狮心剑因为先王埃克的誓言,积累了如此多年月、负担了如此多因果之后,因而圣化成为一柄神剑?”布兰多又追问。

  柏鲁还是摇头:“领主大人,我建议你还是收起这些不切实际的想象力。我还是那句话,等你真正见识过神器与幻想宝物之间的差距,就明白自己的想法多么幼稚可笑了。”说到关于这些宝物的知识时,这位工匠大师身上充满了一种不可置疑的自信。不过他自己马上也意识到这一点,联想起自己得罪格鲁丁入狱的经过,忙低下头表示歉意的恭顺,心里却是充满了追悔不迭。

  不过可惜,他这番作为是注定了白费。

  因为布兰多此刻压根就没有任何心思去关注这些旁枝末节,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终于明白过来那天为什么自己会和狮心剑之间发生神器级共鸣。因为那根本就不仅仅是与狮心剑之间的共鸣,联系老人之前说过那个预言,他完全可以猜测得到,自己是干了一件什么样的好事。

  火焰之权杖。

  与他发生共鸣的原来是火焰之权杖!也就是炎之王吉尔特曾经使用过的佩剑——火炎之刃奥德菲斯。玛莎上,布兰多忍不住心中***起来,这究竟是多么大一个玩笑。可他琥珀之剑中明明从来就没听说过奥德菲斯重现世的任何消息,甚至连狮心剑终也消失得无声无息——那么如果按照柏鲁的说法那么历史一定那里发生了改变。

  那么是哪里呢?

  布兰多忍不住***了***自己的太阳穴。“好吧,”他摇摇头道:“这个话题到此而止,柏鲁大师,我不希望这些话流传出去,”他停了一下,“想必你也不希望让所有人都知道狮心剑已经选择了我,我说得没错吧——”

  工匠大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狮心剑是埃鲁因的正统所溯,因为埃克的誓言,他完全可以凭借此间自立为王。事实上当年科尔科瓦王朝初立时,也借用过狮心剑的名头——不过民众大多并不知道狮心剑已经遗失,若是此事公开出去,必然会动摇王室的影响力。只是这个年轻人为何会主动压下这一点,却让他有些想不透。

  “莫非他真的是支持公主殿下?”柏鲁入狱时现的格里菲因公主还不满十二岁,他当然想不到布兰多的来历,但无论如何,对于布兰多的话,他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老人后还是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他始终不希望王室的名誉受到损害。他半生都奉献给科尔科瓦王室,热血沸腾的斗争都身为王党的时日之中度过,纵使后失败,也丝毫无怨无悔。正因此无论布兰多说得多么正确,他也不会倒向这方,只是下意识地希望布兰多不会食言——就像如他所说,他会助公主殿下一臂之力。

  如果王长子背后站着万物归一会与西法赫王朝复辟的影子,那么公主殿下就成为科尔科瓦王朝唯一的正溯了。

  因此老人没得选择。

  他低下头,出了一口气,答道:“大人,白狮铠甲的制作工艺,我自然愿意奉献出来。不过领主大人若是想要训练轻甲剑手,恐怕仅仅有装备是远远不够的。虽然白狮铠甲的确是这个兵种的核心所,可是……”

  布兰多的脸隐藏火把光芒之下的阴影之中,他微微一笑,嘴角上浮现出一道淡淡的弧线:“白狮剑手,埃鲁因的一级编制。与克鲁兹帝国瓦尔诺哈的会战之中一战成名,以出色的速度与防护能力而闻名。核心于白狮铠甲出色的能力——然而这种甲胄,却是借鉴了风后半身甲的设计思路罢?另一方面,白狮战术虽然复杂,但却不是无可替代——”

  年长的工匠大师看着他,嘴越张越大:“你……你知道白狮战术?”

  布兰多看了他一眼,“不入流的战技,有什么好知道不知道的?当年先君埃克从克鲁兹脱离出来,背后本来就有风精灵帝国圣奥尔的影子,否则你以为单单凭借埃鲁因倾国之力,又能与克鲁兹打个平手?而那一次若不是埃克立誓不会脱离炎之圣殿的势力,说不定后会演变成两个圣殿之间的战争,这样历史上记载的第一场圣战恐怕就要提前数百年了,”他笑了笑,“只是风后圣殿做得忒不地道,无论是白狮铠甲还是白狮战术,与它的原本相比都相差太远。活生生把一个三级编制的单位变成了一级……”

  柏鲁脸色变幻,这些秘辛他也有所耳闻,但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口中听来又是另外一番滋味,“大人……你……你是说?”

  “白狮剑士的原版本来就是风精灵的白翼骑士,风精灵的禁卫军之一,只是缩水太多而已。”他再笑了笑:“但虽说白狮战术是埃鲁因宫廷大的机密之一,不过我这里却不值一提,如果大师你能短时间锻出一批白狮铠甲的话,我就给你一个惊喜。”

  布兰多这么说时,心中暗笑。白狮虽然是比较低级,但真要让他去方圆百里找一个能传授这门技能的家伙,却是不大可能。不要说整个托尼格尔,就是整个王国南境,估计都找不到会这门技能的人。好歹毕竟是埃鲁因王室的机密,当然不可能像是白菜一样满大街都是。就像是工匠大师柏鲁一样,若不是机缘巧合,他也不会出现这里。

  “惊喜?”老人自然看不出布兰多故弄玄虚,只是开口疑惑地问道。

  “自然。”

  柏鲁的眉头一沉,“那好,”他答道,“不过领主大人,白狮铠甲,事实上是一种附魔甲胄——”

  “你是说特殊材料么?”

  老人点点头。

  “那么,差些什么?”布兰多问。

  “据我说知,”柏鲁答道:“托尼格尔并没有高纯度的水晶矿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