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琥珀之剑 > 第五百二十九幕 终焉之王座 VI
  一声巨响之后,巨大的骨骸手中生满青锈的船锚脱手飞出,拖着长长的铁链哗啦哗啦向布兰多飞来。但布兰多眼中银光一闪,在法则之线的牵引之下便使之稍稍偏离了原本的轨迹,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布兰多随即一跃而起,飞身在半空中一拽那铁链,如神祇般的力量竟也丝毫不逊色于这位神话中的枯骨之王,生生将它拽得向前一个趔趄。布兰多抓住铁链再一借力,闪剑如影随形,一剑刺向这巨大的骨骸。

  黑暗中好像产生了一条笔直而明亮的线,古德莫德眼中磷火闪动,它举起爪子向这条线抓来,空间中灰白色的法则之线纷纷弯曲并显露出布兰多手中剑的踪迹。

  嗤一声轻响,骨骸巨手竟然稳稳地抓住了圣剑奥德菲斯的剑刃失手了。布兰多心中闪过一丝惊讶,他的闪剑不是没有失手过,但这么被对方直接看穿却还是头一次。心中不由得赞叹这头骨头架子的灵魂之力好强大,灵魂要素竟然可以驱动法则之线穿透空间来感知攻击者的所在。

  是的,布兰多已经意识到对方感知的并不是自己手中的剑,而是握剑的自己。这样程度的灵魂要素就算没有达到存在性之力的高度,但起码也触摸到了最上位要素的国度,不愧是传说中死者之桥的守桥人,号称拥有神性的亡灵。

  他毫不犹豫地松开手中的剑,向旁边一让看起来就好像任由那头巨大的骨骸夺去圣剑奥德菲斯。这样的动作连古德莫德都是一怔,它抬起头来,眼眶中两团苍白的磷火近乎有灯笼大小,一明一暗。

  假设它可以看到那它看到的一定是一团糅杂在阴影之中的幻象,手握长剑,正在它面前缓缓成形。但可惜的是,亡骸是看不到的东西的,它只能感受灵魂的存在。

  没有任何灵魂的波纹,风后九曜的幻影手持辛娜,一闪即逝,一剑一连斩断它七根肋骨。枯骨之王发出一声凄厉地哀嚎,猛地长身而立一把扯回了铁锚,铁锚带着风声扫向一旁的布兰多,但后者看也不看,冷着脸直接反手一拳轰在那铁锚之上。

  铁锚嗡一声绷直了锁链,倒飞回去顺着巨大骨骸的脖子缠了好几圈,巨大的惯性扯得这头神性亡骸失去了平衡向后仰去,而手中紧握的圣剑奥德菲斯也脱手飞出。布兰多抬起头一把接过圣剑,同时一个箭步向前,紧随着古德莫德再一拳轰在它本就支离破碎的胸腔之上。

  在一连串骨裂的声音中,枯骨之王近乎半个身体都炸碎开来,彻底向后倒去,但布兰多却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铁锚飞散的铁链,又生生将它拽了回来。在常人眼中庞然大物的身躯在布兰多手中轻盈得好像是个布娃娃一样,它重新飞了回来,布兰多反手一剑直接从中将它斩为两段。

  碎裂的骨骸散落一地,上下两半的枯骨之王重重地落在地面上扬起一片尘埃。这以小博大的战斗看得阿洛兹都忍不住发了呆,忍不住双眼发亮地看着布兰多。

  这可是真正的神战啊。

  枯骨之王古德莫德虽不是真正的神祇,但至少也是半神的存在。别看它在布兰多面前如此羸弱,但若是在凡世之中就算是布加人中的顶尖存在,他们的法术也很难伤害这头神性亡灵。

  布兰多的每一拳都带着空间与时间之力,可以说每一拳都撕裂了古德莫德的灵魂要素与极之平原,灵魂的力量在空间与时间的绝对掌控之下简直脆弱得不堪一击。

  什么是绝对的力量。

  这就是绝对的力量。

  但布兰多却没有丝毫的松懈,他回过头高喊一声:“夏尔!”

  “找到了,领主大人!”夏尔眼中此刻正闪动着明亮的蓝色光芒,他正凭借预知未来咒语在自己的命运卡牌牌库之中滤牌,一页页卡牌在他眼中扫过,终于让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一张。

  这时候古德莫德手中的提灯正亮起光芒,它已经是第七八次运用这个能力了,这件亡灵神器的光芒只要在它身上一照,一切伤势直接复原如初。

  夏尔展示了自己的咒语失效,消灭目标神器或结界。你获得百分之十法力。空间中法则之线一层层明亮起来,咔嚓一声裂响,古德莫德手中的提灯顿时黯淡了下去。

  那头巨大的亡骸哀嚎一声,眼中的磷火点点消散,整个身躯仿佛也失去了结合在一起的力量轰然之间崩解开来,散落一地。夏尔走上前去一脚踹在它巨大的颅骨上,将那东西骨碌碌踢下了深渊。

  “还好你终于找到了,”布兰多擦了擦圣剑奥德菲斯,没好气地说道:“否则的话,只怕我们还要在这里再和这头该死的亡灵打上七八十个回合,等我们回到沃恩德只用给其他人收尸就可以了。”

  “领主大人,滤牌咒也不是心想事成,谁叫您脸那么黑呢。”

  “谁脸黑?”

  夏尔赶忙耸了耸肩,换了个话题道:“菲妮丝和玛诺查不也有消灭神器的咒文么?”

  “我们可没有滤牌能力!”妖精小姐气鼓鼓地说道。

  蒂亚这才远远地跑上来,神性亡灵免疫一切凡世法术,她们在这样的战斗中可是一丁点作用也没有,除非梅蒂莎能张开结界不过显然布兰多还不打算让所有人在这里倾尽全力。

  精灵小姑娘看了看散落一地的骸骨,忍不住有些惊讶:“它就这么死了,它可是古德莫德啊?”

  “古德莫德是不死不灭的。”梅蒂莎微笑着答道。

  “它没死?”

  布兰多走过去捡起那提灯,提灯表面裂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但那条口子显然正在缓缓愈合:“死者之桥的守桥人,永恒不灭的亡灵君主,这也是一个诅咒,诅咒它永生不灭地在这里徘徊,神性不灭,它是不会消亡的。”

  他随手将那提灯丢在了灰尘之中,不过蒂亚却十分宝贝地跑去捡了起来不管怎么说,那可是神器啊。

  布兰多抬起头来看了看远处的迷雾,说道:“走吧,前面可能就是亡月之眠了。”

  “亡月之眠?”

  “就是亡灵的圣地啊,永眠之所,”墨德菲斯有些憧憬地答道:“亡灵们会在这里永眠,再也记不起凡世之事,但它们会在冥海之中获得真正的新生,灵魂重归世界之树,终于有一天会在这个世界上以另一个形象复生。”

  “永亡之地是一切亡灵的最终归属,亡月女神的神国埃琉德尼尔所在的地方。”梅蒂莎也答道。

  但布兰多忽然停了下来。

  迷雾中又出现了新的尸骸。

  那是一头犹如小山般大小的犬类魔物,众人需要抬头仰望才能一睹它的全貌,它浑身布满了伤口,青铜色的血液从伤口中泊泊流下,但早已干涸。

  布兰多看到那血液的颜色,不由得眼皮一跳。

  “这是什么?”茜疑惑地问道:“黄昏之狼,芬里尔的子嗣?”

  “看它们的血液。”鹿身女妖御姐伸手沾了沾那头怪物有些粘稠的血,手指上的血液呈现出一种明亮的铜色,她说道:“这是加尔姆的子嗣。”

  “加尔姆?”

  “苍之诗中的末日恶犬,黄昏的先锋,”伊莲答道:“但它们其实并不是黄昏族裔,而是青铜种。”

  青铜种。

  这个名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头一颤。青铜种就是黑铁与白银之间缺失的血脉,传说它们是巨人们的后裔,由神民们最后创作出来的种族之一。

  它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既能够完美接受的权限,又能从黑暗的魔力之中汲取养分的存在,它们是强大而完美的一族,但不幸的是,它们生而嗜血、残忍与好战,为众神所创造,又为众神所抛弃。它们投靠黄昏之龙,又背叛黄昏之龙,可以说是命运多舛的一族。

  也无外乎神民们将它们称之为失败的实验品,虽然布兰多本身并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

  但或许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幸运

  正是因为青铜一族的背叛,作为凡人的黑铁之民才得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青铜种?”茜大着胆子摸了摸加尔姆子嗣的外皮,触手冰冷,但分明可以感受到法则之纹的存在“魔物们就是它们的后代?”

  布兰多点了点头。

  “可这里为什么会有青铜种?”小母龙有些诧异:“它们不是早应该灭绝了么?”

  “这只是尸骸,”芙罗法指出她的语病:“并不能证明它们没有灭绝。”

  “可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阿洛兹却凝重地答道:“这里的战场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久远,在实史上自从天青的时代以后,青铜种就逐渐退出历史了。”

  对于这个说法,布兰多心中也略微有些认同。至少在他所知的历史当中,未曾听说过青铜一族与亡灵发生过战争的记载,布加人记录它们在天青的战争之后逐渐为神民与神祇们剿灭,而在那之后,众神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或许它们一直藏身于此呢?”蒂亚问道:“众神早已离世,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下层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是么。”

  这句话隐隐提醒布兰多一下。

  但他摇了摇头,心中却有些疑惑,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无论是前后世的记忆,似乎都与之无关。在琥珀之剑中,他可从未听说过青铜一族啊。

  众人缓缓向前走去。

  黑暗中的尸骸越来越多,但不仅仅是青铜种,还有晶簇与恶魔。夏尔高举起手杖,让手杖顶端发出明亮的光,光穿透浮动的浓雾,勾勒出稍远一些地方堆积如山的尸骸。四周空寂无声,几条世界树根从远处的黑暗中穿插过来,穿过众人头顶的迷雾之中,显得整个空间古怪而诡异。

  每个人都悄无声息地看着这座不知什么时代的战场,战斗的惨烈超乎人们的想象,令人疑惑的是黄昏、亡灵与青铜三方都似乎分属于不同的阵营,从尸体的状态来看,它们是在彼此厮杀。

  这实在是太过古怪。

  蒂亚提起莫德古德的魂灯装模作样地在四周照着,芙罗看了她一眼,冷冷地开口道:“丢掉。”精灵小姑娘眨了眨眼睛,有些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小声嘀咕道:“这可是领主大人的战利品。”

  芙罗一脸冷意地看向布兰多,布兰多赶忙说道:“我可不要这东西,这提灯虽然是神器,但一般人却用不上。对了,等它复原之后,说不定古德莫德就要重新复活来找你了,蒂亚。”

  蒂亚吓了一跳,忍不住提起提灯仔细看了看,好像提灯里真有一团鬼火在一明一暗地燃烧着。她吓得脸都白了,连忙哆哆嗦嗦地放下提灯,说话都有些战抖起来:“我、我、我放在这里,可、可以吗?”

  “我觉得你还是把它放回桥那边比较好,蒂亚。”夏尔笑着答道。

  “我、我、我一个人?”蒂亚快哭出来了,她腿一软差点一跤跌倒在地上。好在芙罗手快眼疾地抓住了自己的妹妹,她一把牵起蒂亚的手,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抬起头来没好气地瞪了夏尔一眼。

  夏尔耸了耸肩。至于梅蒂莎与茜则在一旁忍俊不禁。

  阿洛兹注视着这迷雾与黑暗共同笼罩的战场,小母龙脸上少有地带着凝重的表情:“真是好一场大战。”对于一头从血脉中传承知识的巨龙来说,这里寂静的景象显然勾起了她心中的某些回忆。

  “是一场大战。”布兰多也点了点头,一条条世界树根在这里汇聚,形成了一片开阔的平原,远处已经可见埃琉德尼尔宫的轮廓。这里就是永眠地,黑暗中沉睡着数不清的尸体,但没有一具尸体是领主级别以下的。

  他手中七枚石板上射出的光束,偶尔变幻方向,但始终指向亡月女神的神国。到了后来已经再没有路,众人只能踏着骸骨前进,咔擦咔擦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令人心悸。

  希帕米拉一边走一边比划着手中的硬头锤,她好像找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猛地向下一敲,锤头悬停在路边一只白森森的颅骨头顶上,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但正是这个时候,黑暗中却传来咔嚓一声裂响。

  神官小姐吓了一跳,她疑惑地举起自己的锤子,可那白森森的头骨分明完好无损,一对黑洞洞的眼窟窿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希帕米拉回过头,这才发现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附近一座骨山之上。

  一只人类的骨头正骨碌碌地从那个方向滚下来。

  虎雀等人第一时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茜与梅蒂莎也放下了长矛,至于蒂亚早已吓成了一只鹌鹑,脸色惨白地躲到了自己姐姐背后生怕莫德古德先生来找她麻烦了。

  一只畸形的怪兽出现在那骨山之上。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