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琥珀之剑 > 第一百七十九幕 谁的战争?
  在因斯塔龙等人的目光中,头顶上的雾气正在层层散去,好像被风吹散,露出天空上厚厚的云层。一枚燃烧的陨石正拖着长长的尾迹自西向东划过天际,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这光芒倒映在众人眼底,熠熠生辉,而在它西面,还有另一枚。以及第三枚、第四枚闪耀的光斑也穿透云层,向着东面坠去,它们好像点亮了云层,让云底变成一片金红之色。

  “那是什么”

  有人在问。

  但没人回答。

  一片尖叫声淹没了一切。

  哗

  一头头晶簇从森林上空飞过,它们像是被惊起的鸟群一样,遮天蔽日。接着是飞得更高,更庞大的晶簇,它们在低空的晶簇上方组成了一道幕墙,在它们上方,还有更多,如同庞大的虫群一般。

  这是虫巢在迁徙,整个天空仿佛都如同流动的紫色潮水,形成几道交织的湍流,在天空中缓缓前行。

  但缓慢只是视觉的错觉,越往下,晶簇飞行得就越快,它们组成的编队几乎尖啸着掠过森林上空,有些甚至擦过树梢,带起一道道激流,吹得水晶粉末满天飞扬。

  有几头不长眼睛的晶簇甚至想对布兰多动手,但它们的下场并没有比先前那些好到那里去,一头头撞在闪耀的光罩上化为齑粉。

  众人开始看着那网络状的弧形光罩在晶簇的撞击下闪烁不停,仿佛随时会崩溃,但这样的情形并没有发生,它只稍微变形,随即恢复原状。

  晶簇撞在上面,残肢仿佛下雨一般落个没完。到了后来,众人不禁就有些麻木了,仿佛撞击在光罩上的并非是拥有黄金巅峰到要素开化水平的异怪,而是一网麻雀。

  但正是这样,他们才有余地看着空中这一幕壮观的景象,他们目不转睛。凝神屏息,生怕漏过一个细节。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吱吱声。

  晶簇们尖叫了一起来,那么是欢快的鸣叫声,仿佛在恭迎什么样的存在,它们的叫声犹如无数水晶在天空鸣起来,发出令整个世界都为之战栗的声音。

  确切的说,那是声音的海啸,它回荡在整个天空。

  忽然之间

  一头庞大得几乎要填满整个天空的晶簇忽然从云层之中显露出身形。

  那晶簇像是一头悠然遨游于天空背景之上的蓝鲸,它庞大的身躯犹如一座浮动的山脉。长长的鳍从两边伸展出来,在阳光下折射着晶状物的光芒,它长长的尾巴划过云层,偶尔从云层中露出惊鸿一瞥,偶尔又隐没入云层之中。

  因斯塔龙张大了嘴巴。

  凰火听到一阵牙齿打战发出的咯咯咯的响动。

  她回过头,看到鬼车的水手们好像中了魔咒一般,钉在原地一动不动,仰望天空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之色。他们瑟瑟发抖,几乎要瘫软在地。

  她皱了皱眉头。认为战士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应该放弃希望,但转念一想,这些人也并非战士;她默默地回过头看着天空,眼底深处倒映出那泰坦一般的身影所带来的令人窒息的压迫力。

  “那是利维坦”

  梅蒂莎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低喊道。

  “没人告诉我,利维坦竟是晶簇”

  “魔力之海的一片混沌中,有很多超乎我们想象的东西。”布兰多答道。

  德尔菲恩脸色苍白。手指甲都快要掐入掌心之中才堪堪站住,这梦魇一般的景色,而今又在她面前重现了。

  “没事吧”布兰多回过头来,对她说道。

  宰相千金微微愣了愣,张着嘴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忙点了点头。

  “我要到前面去,你要在这里待一会吗,在光罩内,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德尔菲恩坚定地摇头:“我知道,没有什么地方比在领主大人身边更安全。”

  布兰多看了她一眼。

  “那跟我来。”他最后看了一眼那枚坠落在地的索米尔水晶,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在他前方,已是这片水晶森林最后的边界线骷髅士兵在之前片刻穿过那里,并从那里带回了前方是一片平原的信息。

  他此刻俨然已经成了所有人的主心骨,甚至包括鬼车的人在内,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唱反调,他们看到他往前走去,竟下意识地在后面跟随,甚至包括哪些鬼车的水手在内,没有一个掉队的。

  “看到了吗”因斯塔龙对自己的老伙计说道。

  塔古斯一言不发,只摇了摇头。

  “他有什么资格这么做”被布兰多无视了的鬼车长老正须发皆张地咆哮道。

  在他身畔,房奇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竖起一根指头放在嘴唇边:“嘘,我们必须学会尊重强者,孤山长老。”

  “房奇”

  “他很强,”房奇深深地看着布兰多的背影:“而且他想和我谈谈,德尔菲恩小姐知道翡翠之谜的秘密,你明白了吗”

  孤山长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却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没有什么,比翡翠之谜更重要。

  森林后的景色,是一望无际

  只有用一望无际,才可以形容这样令人心神震撼的景色。

  那是一条长长的弧线,长到几乎看不到边,它的东西两方,都没有尽头,只有起伏的淡影,犹如悬挂在天边起伏的山脉线,才犹如一条长长的轮廓勾勒出天与地之间的交界线。

  弧线之下,是黑色的土地,一望无垠,它像是一个扩张的表面,将上面的一切东西都拉伸放大了,森林在这上面,犹如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它是如此的小,才衬托出这片土地是如此的辽阔与广袤。

  布兰多等人就站在这座孤岛的边缘。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在他们面前,倒映在他们的眼帘之中,两支大军正在这片土地上进行着生死搏杀。

  喊杀声好像隔绝在一道屏障之后,当布兰多等人走出森林的一瞬间,震天的声浪犹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冲刷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耳鼓。

  紫色的浪潮从半个大地上席卷而过,那是数不尽的晶簇,它们的数量无法用任何人类的语言来表述,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展开的战线竟然无法容纳所有晶簇在同一条战线上进行攻击。

  它们彼此拥挤在一起,填满了所有空间,甚至层层叠叠,好像是行军蚁群一般,吞没所有途径的一切。

  它们的敌人。

  梅蒂莎并不认得,德尔菲恩也眯起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那杂乱的旗号,但因斯塔龙和塔古斯却变了脸色。

  黑色的骨爪紧握着藤蔓,那是方诺萨军团,布罗曼陀的黑玫瑰在亡月之海中部地区的第一军团。

  它曾经参与过第一次黑玫瑰战争,但并非在埃鲁因战场作战,而是面对可怕的圣奥索尔军团,不可一世的风精灵在它们面前也折戟饮恨,正如它们的统帅白山之王菲利普所说,这是一支由钢铁所铸就的军团,意志如铁,冷酷无情。

  但这支军团而今已经近乎全灭。

  几面残存的旗帜在紫色的浪潮之中苦苦支撑,转眼之间,便已经彻底被淹没。任何对于沃恩德军事建制稍有了解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明白,这支军团已经消失了,它的威名,与它过去的一切记忆,都彻底消亡于这片土地上。

  在这个战场上,亡月帝国鼎鼎大名的军团,一字排开,布兰多放眼数去,竟有七八个之多,它们任中一个投入到埃鲁因,都足以将那个小小的王国覆灭,留给埃鲁因人唯一的机会,或许正是这个冉冉升起的新生帝国对于埃鲁因贵族的不重视。

  但此刻,又多了一些别的理由。

  布兰多忽然记起,自从第二次黑玫瑰战争之后,方诺萨军团的番号便再也没有出现在玛达拉的战斗序列中过。

  玛达拉的玩家们认为是枯爪领主在与皇帝陛下的政治斗争中失败,被瓦解了权力之后,被流放到了帝国南方那些玩家们无法踏足的禁区。

  而今天,它们确实在这里。

  只是以另一个方式。

  他抬起头。

  代表地平线的弧线之上,是金红色的天空,厚厚的云层之下,数不尽的晶簇正从森林中飞出来,一枚枚陨石从云层之上坠落,如同末日一般的景象。

  晶簇们已经占据了大半个天空,任谁都看得出来,亡灵们必须退却了。

  “骨龙呢”

  “为什么看不到骨龙”

  因斯塔龙身上那种惫懒的气息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布兰多身边,失声叫道。

  “在那里。”德尔菲恩指着战场上一角对他说道。

  黑色的土地上,骨龙的惨白的残骸散布一地,一头庞然大物匍匐在战场正中央,像是一位沉睡的巨人。

  布兰多认出这头骨龙来,确切的说,他曾经在里登堡见过对方一次,对方从低空掠过时,与它的龙群一起击溃了里登堡最后的抵抗。

  而那时候,它还不可一世,不像现在这样失去了所有生机与气息。

  骨龙领主拜萨斯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