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族少女,已是九龙神朝的神主,个人战力亦是惊人,况且,连已故的先王都已承认她了,天狼族人,自当从心底里接受了凰轻挽。

  王宫之外,整个王城的天狼族人,受那宏大的战鼓与号角之声的撼动,也纷纷朝着王宫的方向跪了下来,给与新王与新王后,最高的尊敬。

  是的,帝千弑是天狼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世子,即便是已故的先王,单从个人战力上来说,是及不上帝千弑的。

  即便是老万岁,在世子这个年纪的时候,恐怕也没有这么强大。

  天狼族本身就是个好战的种族,若不是因为杀魇的缘故,绝对不会隐匿在南荒之中,默默的坐着头把交椅。

  要知道,这头把交椅,也是当初初到紫微星上的天狼族先代以杀伐之血建立起来的。

  他们尊敬强者,自当,将帝千弑当做天神一样看待。

  玉阶两侧,即便帝连澈十分讨厌帝千弑,在此时,也不得不跪在了人群之中,只是膝盖没有着地,让他的身体,看起来比身边的人都高了一截。

  凰轻挽顿时一眼就扫到了她,当初她能顺利的进入天狼族,还当真是多亏了这位澈王爷呵。

  她唇角微微一翘,看起来像是在对帝连澈笑,只是眼中却没有笑意。

  凰轻挽很不喜欢帝连澈看她的眼神,就像是一直蓄谋已久的老鹰,在盯着一只即将被逮的小白兔一样。

  她凰轻挽,可从来都不是善良温顺的小白兔,对于其他人,她是一头凶猛之狮,谁惹谁死。

  只在对着帝千弑之时,才会有小白兔温顺的一面。

  帝连澈看进她眸中的冷光,配着她唇角淡淡的笑意,一颗心,猛然就颤动了几分,一双手,却紧紧的握起,手背之上,青筋暴起。

  她是在嘲笑他么?

  姬挽月,你竟敢嘲笑我?终有一日,有你在我身下求饶的时候!

  “爷,淡定些-”李歆跪在一旁,看着他家主子一脸即将到暴怒边缘的表情,惊的一身冷汗涔涔,生怕他家主子这个时候控制不错,冲出去惹个什么事端来。

  “本王,迟早会得到她!”帝连澈极为低沉的说了一句,眸光深处,全是一片阴冷的表情。

  李歆无语,真不知道他家主子是哪里来的这份执着,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虽然说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女人,却也不值得他家主子这样啊。

  关了灯,上了床,天下间的女人这不都是一样的么?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府里还有个与王后长得极为相似的女人,就将她当做替代品不就得了?

  做什么非要觊觎王上的女人?

  帝千弑根本连瞟都没瞟帝连澈一眼,在他眼中,这个人从来都是空气,是的,帝千弑从未将他当过兄弟看过,他高贵冷艳,强大绝色,有资格不将所有人放在眼中。

  帝千弑是不了解帝连澈的心思,若然知晓,估计此人现在早就化成了一缕青烟,彻底从这世上消失。

  他才不会顾什么手足之情,让你丫活着,那都是看在死去天狼王的面子上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