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们有了月儿,这孩子,更是及其难见的圣灵体制。

  他无疑是开心的,就算在姜文静心中,一直都只有另一个人,他却,仍然言明,将来有一天,要将圣月皇主之位,传与这位最小的公主。

  姬挽月失踪之前,圣月皇主对她,当真算的上是极度宠爱。

  这些,在姬挽月的记忆之中,做不得假。

  凰轻挽甚至都怀疑,姬挽月记忆中的那个圣月皇主,与那个赐死小娘亲的人渣,根本就是两个人!

  圣月皇主安静的看着凰轻挽,即便是她的心中,永远都没有他的位置,他却想着,他们毕竟已是夫妻,还拥有了他们的女儿,总有一天,在静儿的心中,会有他那么一丝的位置的。

  然,因为姬挽月的失踪,静儿出去寻他,离开圣月皇朝许久。

  他急了,怒了,用尽一切力量,将她找了回来。

  他怕,怕她不是出去寻找月儿,而是,却借机去寻找她梦中呢喃的那个人,扶桑-

  那时的她,身受重伤,差点死在外面,他当真是又急又怒,若然他再晚那么一步,她便当真是死了。

  伤好之后,因为月儿失踪的事情,静儿与他赌气。

  他将她禁足在椒云殿之中,不过是为了她的安全,不希望她再出去冒险-

  从一开始,他都深爱着她,然而,爱的越深,便恨的越深。

  那夜,他拥她入怀,放低了作为皇主的姿态,问道,“静儿,在你心中,本皇究竟算什么?”

  姜文静有片刻的怔神,“您是,高高在上的皇主陛下-”

  他苦笑两声,原来,在她心中,他永远,都只是皇主么?

  本皇,亦是你的夫君,是月儿的父亲,这些,在你心中,竟从来都算不得什么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越来越难以压制自己的妒忌,妒忌她总是在午夜梦回之中,呢喃着那个名为扶桑的人。

  甚至,越到后面,他越是疯狂,整个人,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那个叫扶桑的人,当真是要让他嫉妒到发狂了!

  世上有一件事,当真很悲剧,嫉妒着一个永远存在于她心中的人,却连面都没见过。

  他用十年的真心付出,都换不回她心中一丁点儿的位置,即便,他们已经有了女儿。

  月儿回来之时,静儿待他,更加淡漠了。

  而他,变得喜怒无常,很多时候,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他开始收集各色美女。

  这些女子,个个都美艳绝色,然,每一个人,不过都是他发泄的工具。

  后来,他遇到了妖族郡主姚曦,这个女子,仔细看的话,眉眼之间,有一丝丝像静儿。

  只不过是因为这一丝丝的相似,他便予她无上尊宠,更是让她住进了朝凰殿中,夜夜独宠于她。

  很多时候,他都精神错乱,将她错认成静儿。

  他亦不知为何,一向沉着冷静的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尤其是在看见静儿与另一个男人衣衫不整的躺在一起!

  那个时候,他彻底怒了!

  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那怒气,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彻底爆发出来。

  他却面无表情的问她,“本皇赐你一死,你可有话说?”

  只要她解释,他便信!

  ---

  艾玛,觉得圣月皇主好悲情~(>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