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她做了一个梦,最爱的少年,却是一直在她身旁,山川,河流,还是无尽星域,只要她能回头的地方,她的少年,就站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

  这是一种十分安心的感觉,是凰轻挽喜欢的感觉。

  何其有幸,今生与他相随--

  只是如今,摆在她面前的首要难题,就是她体内那受损的灵根了。

  天狼王的力量,被她压制住,却随时都有可能像山洪一样爆发而出。

  一旦天狼王的力量出,凰轻挽必然会招致自己的雷劫。

  又是几日过去,这日黄昏,小空岛上来了一个人。

  夕阳很美,衬托着他略显瘦削的如画身形。

  满头金发纷飞,一身飘逸的素净衣袍,左边脸颊上的那倒疤痕,像是岁月的痕迹,这样永远的留在了他的容颜之上。

  在这日,帝千弑带着小奶包离开了天狼族,却寻找新的奶牛。

  凰轻挽坐在一棵枯死的桃花树下,夕阳果真无限好,那人的身形,逆着阳光而来,静静的映入了她的眼。

  凰轻挽唇角微微,逆着阳光,她看不清帝无邪的表情,却只是浅浅的说道,“你没死就好。”

  帝无邪的身形,从虚空之中而下,飘逸的身形,轻轻的落在地上,脚下,在刹那之间,以他为中心,开出一片花海。

  他就这样站在凰轻挽面前,看着她,久久未语。

  “不错,看来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凰轻挽的目光,在周身的花海里轻轻一扫,唇角却是笑意不减。

  “我是来拿天蚕琴丝的。”帝无邪站在花海之中,他真的很好看,像是一个如风一样的少年,即使历经两万余载岁月,那最初的气质却没有半分变化。

  “可以,只是我要你拿一件东西来换。”凰轻挽不动声色的开口,不是请求的语气,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笔交易。

  帝无邪看着她,良久,才道,“你要什么。”

  “能回到苍夷大陆的传送玉台。”凰轻挽并不想拐弯抹角,“你活了两万三千年,不可能不知道,这样的传送玉台在何处。”

  帝无邪一双金眸,却是微微一沉,静静的看着凰轻挽,“你回苍夷做什么?”

  “这便不是老万岁该操心的事了-”凰轻挽笑着,“我知道,天蚕琴丝对你很重要,然,回苍夷大陆的传送玉台,对我也很重要,我必须要。”

  “不觉将浑身之力给了你,你体内,天狼族的气息,已能盖过你身上的人族气息。”帝无邪缓缓说道,“我不再阻止你与世子在一起,你,为何还要离开?”

  凰轻挽从枯死的桃花树下站起身来,“纵使你反对,我也会在弑身边,永远的,都不会离开他-”

  “那又是为何?”帝无邪的声音,都不由得提高了一分,在这一刻,他却像是感觉凰轻挽要离开他一样难受。

  莫名其妙的难受,就像是当年,玉沁离开之时。

  “我已说了,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凰轻挽走到他跟前,“老万岁只需要告诉我,你是换,还是不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