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天狼雕之上,帝千弑冷漠的瞥了他一眼,血红之眸里,没有半分感情。

  手中战戟又是一挥,再一次狠狠的插|入狼头之中。

  “呜呜~~~”无尽厉鬼哀嚎之声,不绝于耳,震的人心中发毛。

  天狼王脸色一沉,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圣尊王了,老万岁耗费了太多了力量,受伤不浅。

  他,决不能让世子解开啸天狼雕的封印。

  他为王,守护天狼族这么多年,又怎会眼见着它毁于自己的手中?

  手中迅速的解印,刹那之间,一团火红的颜色在他手中迅速的放大,在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印记,朝着帝千弑而去。

  “哼。”啸天狼雕之上,帝千弑却是冷哼一声,衣袖一挥,一道强悍的气息弹出,直接与那印记相撞。

  刹那之间,璀璨的光芒在虚空之中爆炸开来,仿佛是彗星撞地球一样灿烂。

  整个天狼族都震动了,此刻,连南荒大陆都有所感,那是无比强大的气息,让所有人都心惊。

  天狼族之中,就连魔族也震撼了,在那一刹那,盯着暗夜之空。

  黑暗之中,圣尊王的目光,却是一直落在天狼王身上,眸光复杂。

  天地之间,仿佛在刹那之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刷--”就在此时,一道火红之影却突然从虚空之中而出。

  红衣纷飞,三千发丝飞扬,那人就像神一样,从天而降!

  人们都诧异了,及时在暗夜之中,那个女子,依然美得那般璀璨!

  帝无邪瞬间就眯起了一双浅色金眸,他浑身,已被鲜血染红。

  啸天狼雕之上,帝千弑一双血红之眸,此时也倒影出她的身影来。

  凰轻挽的身形定格在虚空之中,一双暗红之眸,却直接落在了帝千弑的身上。

  他们之间,隔着不过几丈的距离,在这一刻,却像是离了天涯一样。

  帝千弑那副嗜血的模样,全然倒影在凰轻挽的眸中,嗜血的颜色,让她心疼不已。

  这幅模样的帝千弑,她曾在啸天狼雕之中见过。

  “弑--”夜空之中,凰轻挽看着他,轻轻的吐出一个字来。

  啸天狼雕之上,帝千弑一双血红之目微眯,体内的杀魇之血一番躁动,他却只觉得心口莫名的一疼。

  手中紧握的战戟,却直接朝凰轻挽而去。

  “滚!”他冰冷的吐出一个字来,眸光阴沉的吓人。

  恐怖的威压,如一方天地一样,直接朝着凰轻挽袭去。

  那火红的身影,却像是鬼魅一样,瞬间消失在原地。

  所有人都惊了,只见她像是不要命一样,竟然直接朝着帝千弑而去。

  即使天狼族的人不明白原因,也知道此时的帝千弑已经不是先前的世子殿下了,此时的世子殿下,已然化身成暗夜杀神了,端的就是一副神阻杀神,佛挡弑佛模样。

  凰轻挽却直接无视一切,朝帝千弑而去。

  迎着他身上无尽恐怖的杀伐之气,在刹那之间,便出现在他跟前。

  早已被杀魇之血控制的帝千弑却是一怔,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朝凰轻挽出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