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双暗红之眸,只一眼,却像是让帝无邪沦陷。

  他出神很久,自己先饮了一杯桂花酿,才问道,“我送给你的红玉,还收着么?”

  “老万岁送的东西,自然收着。”凰轻挽略带痞气的一笑,她能说其实姐很想扔了,又怕你找麻烦么?

  帝无邪不再说话,却又是连连饮下几杯酒,过了许久,才说道,“那红玉,你好生收着,将来必定大有用处。”

  凰轻挽不语,却是点了点头,心中暗想,等她有朝一日离开这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将那枚烫手山芋给扔掉。

  谁知道帝无邪这货有没有在那红玉之上做什么手脚?

  她凰轻挽是贪,却不是什么都贪-

  一个活了两万三千岁的人,历经时间沧桑,吃的盐比她吃的米还多,要说比谁腹黑什么的,凰轻挽很有可能会栽在帝无邪手上!

  帝无邪看着她,一双浅色金眸,此时却是微微眯起,凰轻挽对于他来说,当真算得上一个十分奇特的女子。

  身上那股气息,莫名的吸引着他,纵然强大如他,却根本不想对凰轻挽下杀手。

  凰轻挽被帝无邪看的一阵浑身发毛,片刻之后,却又听帝无邪说道,“是我酿的酒不好喝么,你竟一滴也未沾。”

  凰轻挽却是笑了一声,像个爷们一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千年的桂花酿,自然是极品。”

  而后,她却又是话锋一转,“天狼殿内,一众皇族,贵族,可是早早就在等候了,你是当真不去了么?”

  “他们的热闹,与我又有何关系?”帝无邪轻轻撩开耳鬓几丝金发,“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年纪大了,老人家总是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怀念一下过去-”

  凰轻挽顿时额头黑线不断,一副十八岁少年的模样,自称老人家,当真是让人蛋疼不已。

  远处,玉芙静静的看着两人,思绪像是回到了几千年前,能与殿下这般畅饮的,却也只有姐姐一人。

  这个人族少女,与殿下在一起的场景,却是让她莫名的就回想起了六千多年前的时光。

  姐姐最爱喝桂花酿,殿下便亲手为她摘下桂枝,以花入酒。

  花前月下,两个倾世**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副画一样。

  一个如天上仙,一个如异世神,站在一起,是那么耀眼。

  玉芙从未见过哪个女子在殿下身边,不会渺小的犹如尘埃。

  然而那个人族少女在殿下身边,非但没有半分失色,反倒是与殿下十分相配-

  这是除了姐姐外,玉芙第一次见过与殿下相匹配的女子。

  尤其是那一双璨若宝石的红眸,那目光,与当年的姐姐,很像-

  但她,终究不可能是姐姐的转世,姐姐的魂魄,早在六千七百年前就消散了-

  她,不可能转世。

  “别动-”帝无邪一连好几杯桂花酿下肚,凰轻挽亦是陪着他饮了大半壶,帝无邪却突然出声,朝她伸出手去。

  凰轻挽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却只见感觉唇角是冰凉如玉的触感--

  ---

  评论区两天没反应了,乃们是抛弃我了么,好忧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