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眸,一双浅色金眸却又落在了凰轻挽身上。

  “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帝无邪将小奶包抱着怀中,没让她走,目光,却未从凰轻挽身上离开过。

  凰轻挽被他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毛,只感觉自己身上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这是我酿了一千年的桂花酒,一人饮,着实无趣,你来,陪我喝一杯罢--”帝无邪手中,两盏青玉酒杯现出,一壶香味浓郁的桂花酒缓缓的呈现在案几之上,此时,正静静的看着凰轻挽。

  凰轻挽的目光,却扫了远处的玉芙一眼,道,“无极殿中自有人能陪你一饮,我却,不善饮酒,不能作陪。”

  帝无邪并未生气,一双浅色金眸里,却折射出几丝异样的光彩,只听他说道,“玉芙跟在我身边多年,却从不会出现在我一丈内的地方,你是怕我会害你不成?”

  凰轻挽红眸一眯,“强大如你,不至于下毒害我。”

  末了,却只听她浅笑一声,“多年之前,与一故人一起喝过窖藏五百年的花雕,只觉已是人间极品,一千年的桂花酿,还是老万岁亲手所酿,我不陪你一饮,倒显得我不识抬举了。”

  凰轻挽说罢,直接走了过去,在帝无邪对面坐下。

  的确,以帝无邪的能力,要弄死她,是很简单的事情。

  在他身上,凰轻挽感受不到半分杀气,这个两万三千岁的少年模样的老万岁,撇去他强大到变态的能力,在凰轻挽眼中,不过是个有着悲伤过去的少年而已。

  “无邪哥哥,挽姐姐,你们要喝什么?小染也要喝,唔,好香啊~~”小奶包立即就把整张小脸凑了上去,浓郁的桂花香飘散出来,馋的小奶包口水直流。

  帝无邪却是浅笑一声,指尖一道灵力流出,直接没入小奶包的体内。

  小奶包瞬间只觉眼前昏昏沉沉的,瞌睡连天,几乎是秒睡在了帝无邪怀中。

  凰轻挽顿时目光一冷,“你对小染做了什么?”

  “不必这么紧张。”帝无邪淡淡的说道,“小染不能饮酒,让她沉睡一会儿罢了-”

  凰轻挽坐在帝无邪对面,此时直接将小奶包捞了过来,确定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一双暗色红眸,此时看帝无邪的眼神,有几分怪异。

  帝无邪却不动声色的为她满上酒杯,“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与别人一起饮过酒了-”

  “是你自己将自己封闭起来,又如何期待别人主动走进你的心?”凰轻挽盯着他,“你是高高在上的老万岁,整个天狼族,又有几人敢与你对饮?”

  帝无邪看着她,“那你呢,为何又敢?”

  凰轻挽的手指,落在冰凉的青玉酒杯之上,目光凝视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我不是天狼族人,不尊你为至高无上的老万岁,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悲伤的少年而已--”

  帝无邪心中微微一沉,重复着这几个字,“悲伤的少年?”

  一双浅色金眸,却直勾勾的看进了凰轻挽的眼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