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千弑的待月殿外,有他亲自布下的结界,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进来。

  那女子盯了凰轻挽很久,才冷漠的开口,问道,“你是世子殿下的什么人?”

  凰轻挽不加理睬,直接拿起一片西瓜吃了起来。

  女子的一双绿瞳,瞬间就冷了!

  她又朝凰轻挽走了几步,眸光之中,溢出强烈的杀气,“你可知我是谁?”

  凰轻挽瞥了她一眼,道,“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

  女子冷哼一声,扫了一眼偌大的待月殿,而后幽幽说道,“我是这待月殿未来的女主人,是天狼族的世子妃,尊贵的浔阳公主!你是个什么东西?”

  凰轻挽怀中还抱着小奶包,她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冷笑一声,不想这所谓的世子妃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还当真是找上门来了。

  凰轻挽唇角微弯,视若无睹,一片帝千弑亲手为她准备的西瓜下肚,凰轻挽不紧不慢的擦了擦嘴角,才说道,“我不是什么世子妃,只是帝千弑的妻,你有意见么?”

  凰轻挽一句话,顿时让沐依岑脸色难看到极点了。

  整个天狼族都已经传开了,世子殿下抛弃她这个国色天香的世子妃,却将一个长相十分普通的外族女子拥入怀中,带入待月殿之中,还扬言说他的世子妃,唯那外族女子所属!

  她可是老万岁钦点的世子妃,是天狼族第一美女!是高高在上的浔阳公主!

  那名长相普通的外族女子与她相比,她便是高高在上的皓月,而那女子却是连萤火都不如。

  今日以老万岁赐予她的宝贝,破了待月殿外的结界,近了来,她沐依岑就是要看看,世子殿下看上的路人甲,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然而,她却在看见凰轻挽的第一眼时,就彻底傻了眼!

  她沐依岑自认为整个天狼族,甚至是整片南荒大陆,都找不出比她还漂亮的女子了,然,凰轻挽那一张倾城容颜,却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沐依岑,美则美矣,却缺少生机,太过完美的容颜,第一眼看去是很惊艳,看久了,也会审美疲劳。

  凰轻挽则不同,第一眼惊艳,之后的每一眼,都继续惊艳,她的身上,总是无时无刻都流露出吸引人眼球的气息-

  那是一万个沐依岑都无法比拟的。

  沐依岑眉目微蹙,不是说,只是一个长相十分普通的外族女子么?

  为何她看见的,会是让她都对自己长相有些自卑的绝色之人?

  “浔阳公主,你这样闯待月殿来,哥哥知道了,会不开心的--”小奶包在凰轻挽的怀中,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说道。

  沐依岑眸光扫了她一眼,而后道,“小染,你可不能被一个外族迷惑了,能做你嫂嫂的,只有我,你忘了,岑姐姐待你有多少了么?”

  小奶包立即摇头,跟个拨浪鼓似得,一把抱住凰轻挽的脖子,身上还有股子奶腥味,她奶声奶气道,“哥哥喜欢挽姐姐,小染也只喜欢挽姐姐,挽姐姐才是小染的嫂嫂,浔阳公主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