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龟儿子,他一个都不会放过,迟早虐成狗!

  阳光甚浓,午时快到,刑场上,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生怕错过了什么。

  凰轻挽将疗伤丹药给姜文俊一通灌,他的伤,几乎好了七七八八。

  “嘶---”马叫声起,蠢蠢欲动。

  红色床帐之中,姚曦媚眼如丝,眸光极度阴冷。

  轻笑一声,道,“午时已到,不想那逍遥侯还真是个懦夫,终究不敢来。”

  而后,她的目光又落在逍遥侯府的人身上,“看看,这就是你们所效忠的主人,今日却连面都不敢出,也不说来送送你们最后一程,啧啧,还真是叫人寒心呢。”

  “贵妃娘娘,是否行刑?”立在床轿旁边的副监斩官,一脸谄媚的问道。

  “还不行刑,要本宫等到天黑么?”姚曦声音冰冷。

  “是---下官遵旨。”那副监斩官笑的一张老脸上的皱纹,都能夹死n只蚊子了。

  当即手一挥,马叫声起,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刹那之间,天地忽然变色,阳光明媚的冬日,忽然化作一片黑暗。

  “咯咯咯---”此时,只听恐怖的惨笑声起,所有人都惊了。

  只见一座有一座的坟墓从地上冒起来,浓烈的血腥味四溢。

  坟墓动,一具又一具的血尸,惨笑着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刑场,本是杀气,怨气最为浓重的地方,此时那些血尸是极为开心的,尽情的吸收着这片土地上的杀气,怨气。

  “咯咯咯---”每一具血尸都惨叫着,朝着刑场中心而去。

  一时间,尖叫声四起,人们惊慌逃窜,根本不明白,不过刹那之间,究竟发生了何事。

  “贵妃娘娘,您快走吧,这是,生了异变啊!”那副监斩官没什么灵力,只会些嘴皮子上的功夫,见到突然出现的场景,吓得裤裆都湿了。

  姚曦冷魅的瞥了他一眼,娇躯微动,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

  一双眼,冰冷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血尸。

  “哼,不过幻象而已。”她冷哼,床轿旁的二十个英俊男子,浑身妖力闪动,赤|裸的上半身,浮现出道道妖纹来。

  黑暗之中,凰轻挽一身白衣似雪,手中折扇微开,一双如夜之眸,冰冷的盯着姚曦。

  姜文俊站在她的身后,小十七一副少年模样,还是让他有几分难以接受不。

  “小黑,养着你,倒真是不错。”凰轻挽唇角微弯,幽冥幻狼,是幻术系的魔兽,然而这些血尸,却并不是幻术。

  这是幽冥幻狼吞噬的无尽尸骨与怨灵而生的东西。

  凰轻挽在幻虚府灵兽峰之时,幽冥幻狼弄出来的血尸,那都是实打实,没一个作假的。

  姚曦手中一柄白色的羽扇轻动,妖娆的眼角,格外阴狠。

  只听她道,“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清除掉。”

  “是--”二十个妖族男人恭敬的回答道,刹那之间,化身为二十条黑色巨蟒,将整个刑场都填满了。

  凰轻挽目光一冷,刑场中心,逍遥侯府上下的人,被灵力所缚,根本无法逃脱。

  凰轻挽手一挥,直接飞身而去。

  清秀少年的身姿,从天而降,所过之处,带着无边霸气,恐怖的威压,直接将缠上来的两条黑色巨蟒化作劫灰。

  鲜红的血,洒的整个天空都是,格外的触目惊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