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上的手链,光华暗淡,再也不复往日之色。

  凰轻挽轻轻的闭上红眸,深深的呼吸,也遮不住心口那淌血的疼。

  小手紧紧的握住手链,那红眸再度睁开之时,悲伤没有磨灭,却多了一份,执着。

  那是,强大的执着。

  她讨厌弱者,更不会允许自己成为弱者。

  七年,她的时间只剩七年了,七年的时间,她必须强大到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小小的身子,如玉的肌肤,在星辰的光芒下,散发着温润的光芒。

  远处,一身红衣的火云凰静立在暗处,一双碳红之眼,静静的看着海棠树下的凰轻挽。

  终究是失去太多的上古之力,连他,都被幽冥石刻的力量控制了。

  随着帝千弑的身影,从冥界的六道轮回之路踏回人界,却不曾想,远远的,便见到那样一副画面。

  可用凄美二字形容,那样的凰轻挽,就像是他从未认识过一般。

  “谁在那里?”猛然,海棠树下的那双红眸一冷,凰轻挽朝着火云凰的方向看去,一双眸子,几乎快滴血。

  暗黑之中,火云凰缓缓的走了出来,精致如陶瓷娃娃的容颜,此时竟露出一丝温柔的神色。

  他不语,直接走到凰轻挽身边,手中一件黑色的斗篷,遮住她**的身子。

  凰轻挽一怔,声音有几分冷,“你都看见了?”

  火云凰点了点头,安静的站在她身边。

  沉默了片刻,火云凰又牵起她的小手,吐出两个字来,“回家。”

  凰轻挽轻笑一声,“你说,我在这紫微星上,哪里有家呢?”

  圣月皇朝,有小娘亲和文俊舅舅所在的地方,就是家。

  而在幻虚府,她,没有家。

  “吾之所在,尔,永世之家。”火云凰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说的很认真。

  凰轻挽心中一暖,微微转过头,星辰之下的火云凰,精致的犹如一件艺术瓷雕。

  这是,火云凰第一次在她面前,放下骄傲之态。

  即使他总说自己有多么讨厌这个人类,在看见她这幅模样之时,火云凰却觉得心中莫名的难受。

  “下次再见,我一定,要有资格站在他身边--”凰轻挽反手握住火云凰的小手,红眸之中闪动着坚毅的目光。

  火云凰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握住凰轻挽的手。

  黑暗之处,一点冰冷的眸光,却落在两人身上。

  “哼。”姬碧琴在心中冷哼一声,嫉妒之火,燃烧着她整个胸腔。

  天狼世子殿下,竟然为了那样一个废物自燃元神!

  那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能得到天狼世子殿下这般倾心相护?

  九死一生,闯入冥域,误打误撞的进入尸鬼殿,却没想到,正撞上天狼世子为那废物拼命的场面。

  她躲得极远,还是因为尸鬼王与帝千弑的打斗,被波及的送了半条性命。

  从冥域之中一路跟随到此处,却见到刚刚那样一副场景,天狼世子,到元神分身灭尽的那一刻,心心念念的,都还是那废物。

  姬碧琴美眸冰冷,若然这天地间,有那样一个男子倾心于她,她愿,拿一切去交换。

  她如今是圣月皇朝最富天赋的公主,为何,天狼世子连看都不肯看她一眼?

  那个废物究竟有哪点好?为什么,他竟会说她连那个废物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