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还是你最有良心了---”影倾城笑着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耳朵,而后凤目之中,折射出几丝冷光来。

  刹那之间,周围的温度猛然跌至零下。

  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们一路从奈河桥追过,一路,根本没有留心周围的情况。

  如今停下之时,才发现,身处一个暗黑山谷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会是幻术变化的么?”姬小狐紧紧的抱着沉睡的小白,大眼睛打量着四周。

  “非幻。”一直沉默不语的火云凰突然开口了,精致的正太容颜,显得有几分严肃。

  “大凶之气萦绕,凶葬地。”

  凰轻挽红眸微眯,能让小红都紧张的地方,定然是异常凶险。

  眸光在四周一扫,四周是高耸的凌冽山峰,而他们,现在正处于群峰围起来的盆地中心。

  空气中,飘散着丝丝黑雾,每一缕黑雾。

  “怨气。”火云凰又吐出两个自来,当即体内的烈焰羽扇出,烈焰羽扇在四周一挥,顿时,一道红色结界将他们一行人与外界隔离起来。

  按照火云凰的文言文解释是,此处是一处绝凶墓地,葬的是世间的大大凶之物,那些东西,在此处地方被镇压,埋入无尽地狱尽头,空气中的那些黑雾,便是它们的怨气。

  若是接触到那些怨气,便会勾动他们体内的怨恨,从很小的一股怨恨,被无限的放大,到最后,他们自身也不能承受,便会,彻底被那些怨气吞噬,永埋在此处,再化作怨气,永生徘徊在此。

  “听起来真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影倾城声音冰冷,而后,她竟咬破自己的手指,数道黄符出,只见她迅速的在黄符上画出纹路,黄符染血,在黑暗中,闪动出璀璨的红光。

  影倾城双手结印,数张黄符悬在半空之中,带着几丝陌生的气息。

  “给我破---”影倾城一声娇喝,空中的黄符尽数冲出火云凰的结界,而后在天空之中,迅速的变大,每一张黄符,飞向不同的山峰,黄符上,闪动着华丽的红光。

  所过之处,一切怨气退散。

  “定!”待那些黄符飞到所有的险峰之上,影倾城又以自身的血气在空中画了一道印记,迅速的打了出去。

  霎时间,一片黑漆漆的凶葬之地,变得明亮起来。

  那些怨气咆哮着,冲回地底,却不敢出来。

  “炼符师的符阵,对付阴邪之物,最是有用,倾城公主果然是天才。”姬小狐不由得的赞叹道。

  “那是,我可比姬挽月那货靠谱多了。”

  “不过,我的黄符阵,只能撑极短的时间。”影倾城严肃道,“赶紧找出路。”

  凰轻挽目光落开,命月旁的小红石头又开始不安分了,在命月旁,绽放出璀璨的红光,蠢蠢欲动的,像是要冲出她的身体。

  “月月,你怎么了?”姬小狐见凰轻挽的额头起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担心的问道。

  “没事。”凰轻挽挥了挥手。

  猛然,她觉得浑身一冷,从背后传来一阵极度冰冷的感觉。

  她猛然回头,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这是?”她不由得就打了个寒颤,一种前所未有的发麻敢,这比被千年厉鬼盯上的感觉,还让她发慌,心悸。

  “姬挽月,我说你该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