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致寒之物,有上古神兽的致热之物,凰轻挽倒是要看看,能否压制住地狱岩浆的炙热!

  “骷髅---”肩头的幽冥幻狼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蹭的一下从她的肩头蹿了下来,几步跑到姬小狐身上,紧紧的抱着他毛茸茸的尾巴。

  凰轻挽扶额,瞥了它一眼,当着水无岸的面,她亦没有隐瞒,灵力被封,元素却由她自由调动。

  体内火焰起,素手微微一伸,一道炙热的火焰起,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直接落到地狱火莲旁边。

  “呼~”骷髅头桥上的死灵受到惊吓,纷纷退散,生怕被凰轻挽的烈焰灼烧到。

  水无岸脸上的笑容一淡,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从凰轻挽体内的火焰散发出的气息,让他有种从心底发毛的感觉。

  那是一种,无上威压,一种让人想五体投地的威压。

  “月月---”姬小狐抱着幽冥幻狼,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有几分担忧的看着她。

  其实,地狱火莲,还有一个作用,延年益寿,一朵地狱火莲,能延长三百年寿命,若是将其炼化成丹药,还能多增加五十至一百年。

  姬小狐很想得到那些地狱火莲,他在幻虚府的日子里,一门心思扑在炼药上,不仅仅是为了月月,更是为了---皇后小娘亲---

  姬小狐对生命气息的天生敏感,从圣月皇朝离别之时,他已经感觉出姜文静身体的异样,皇后小娘亲的生命气息很薄弱,撑不过五年了。

  他一直没有告诉月月,是怕她担心。

  姬小狐一心炼药,想研制出延年益寿的丹药来,但苦于药材难寻,他曾悄悄的在灵兽峰寻得很多上品药材,除了一支五百年的首乌,其他的药材基本没用。

  之所以铁了心想跟着月月一起来血峰,除了听见幽冥石刻之外,他亦是想在血峰之中寻得能延年益寿的药材。

  他已经失去亲娘了,不想,连皇后小娘亲也失去。

  “月月,那五朵地狱火莲,一定要得到!”

  凰轻挽回头看了姬小狐一眼,点了点头,不用他说,她亦是会来个一锅端的!

  从她体内延伸出去的烈焰在触碰到地狱岩浆之时,竟然在其上方形成一道结界,将凰轻挽的烈焰与地狱岩浆隔离开来!

  她唇角轻笑一声,露出两颗亮晶晶的小虎牙来,当即将火元素全数调动起来,绕上满身!

  小手在空中几丝划动,几条火焰形成一股火流直朝地狱火莲而去。

  霎时间,地狱岩浆河流上的骷髅桥一阵异动,白茫茫的雾气散去几分,一个妖娆的身影从白雾之后缓缓走了出来。

  她一身松垮飘逸的青白罗纱裙,露出一半圆润的酥|胸,大半后背露出,洁白如玉,一朵嫣红的彼岸花,像是血染过一样,静静的开在她的肩头。

  女子长得很妖娆,红色眼影增添几分妖异之色,那如墨发丝轻绾,只有两朵白色沙华做修饰。

  巧笑倩兮,站在骷髅桥上,一双秋水之眸,染上几分迷雾,淡淡的看着凰轻挽。

  凰轻挽顿时觉得汗毛倒立,水无岸亦是不小的吃了一惊,他们没有想到,在那骷髅桥上,竟然有有个女子存在!

  而他们,在这之前,竟然都没有察觉到半分!

  -----

  ps:那个,弱弱的求一下打赏,有书币的童鞋麻烦打赏一毛钱~没有书币的童鞋,继续求个评,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