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她素手一伸,在凰轻挽的眉间一点,她身上的那到暗紫色的光芒,将凰轻挽也笼罩了起来。

  “这是我无影皇朝隔绝气息的秘宝,能将人身上的气息全数隔绝,紫光之外是感受不到的。姬挽月,等下不管什么东西碰到你,都别出声,也别动,当做空气就行!”

  “你家这玩意儿靠得住么?”凰轻挽忍不住吐槽,“要是靠不住,咱趁早跑!”

  她可不想在这里坐以待毙,被一只厉鬼吃的只剩个脑袋!

  影倾城无语,美丽的凤目瞥了她一眼,“姬挽月,我比你靠谱得多!”

  凰轻挽揉了揉琼鼻,她脑袋被驴踢了闯了进来,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是那老王八鬼的对手,就算是跑,两条腿也跑不过一只千年阿飘,这血峰之中,说不定还有数不清的千年王八阿飘,跑,并非上策。

  当下,也只有按照影倾城的话做。

  从某些方面来说,影倾城实际上真比她靠谱多了。

  “咯咯咯----”就在此时,那诡异的笑声又从黑雾之中传来。

  凰轻挽跟影倾城双双头皮发麻,两人不动如山,目光皆落在那笑声传来的地方。

  “咯咯咯---”笑声更近了,凰轻挽瞪大漂亮的红眸,心中真想吐槽一百八十遍。

  影倾城也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见过恶心的鬼,他么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那根本就不是一具人形身体!

  浑身长满厚厚的绿毛,就像是尸体腐烂之后长出的那种绿毛,三颗血淋淋的脑袋挂在扭曲的像麻绳一样的身体上,每个脑袋上,都有一只特大号的眼球,眼球里布满血丝,并不是长在脑袋上的,而是被一根血管连着,垂了下来,摇摇晃晃的。

  一条长长的血红色舌头,从那厉鬼最大的一个脑袋里伸出,旁边两个脑袋里,吐着腐臭味极浓的尸水---

  这他妈是戳瞎眼的节奏好么!

  凰轻挽真的无语问苍天,“影倾城,你他妈的怎么招惹到这样一个恶心的东西!”

  凰轻挽都能把上前天的吃的饭吐出来了!

  影倾城忍住狂呕的冲动,道,“我挖了它的坟,被它盯上了---”

  “卧槽!”若是此时能动,凰轻挽真想直接把影倾城给灭了!挖谁的坟不好,偏偏要挖这么恶心的---

  “你他么的就是安逸生活过惯了,找刺激,堂堂一个公主,居然干起挖坟的勾当!”凰轻挽继续吐槽,憋着不说,她真的会憋出内伤。

  “别说了,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影倾城亦是极度无语,尼玛她愿意招惹这么一个强大又恶心的东西么?

  “咯咯咯---”那超级恶心的厉鬼离她们更近了,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腐烂味,将周围的血雾都染成了青色。

  它走到姬玉儿的脑袋旁边时,却蓦的停了下来,几乎是没有片刻迟疑,抓起姬玉儿的脑袋,就安在了自己的三颗头颅旁边。

  迅速的,一堆腐烂的血肉将姬玉儿的头颅包裹了起来,她那被啃得面目全非的头颅,就像是长在那恶鬼的身上一般,毫无违和感。

  “恶---”凰轻挽与影倾城双双忍住狂呕的冲动,只感觉头皮都在发麻,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堆又一堆。

  凰轻挽又在心中默默的将影倾城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若不是她把人坟挖了,她们至于像现在这样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