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于先前,这次树叶下落的速度极快,绿色的树叶从大树上脱落,瞬间变成妖异的红色,直朝着凰轻挽而去。

  凰轻挽身形几闪,手中握着从苍夷神殿带出来的烛台。

  “铿---”

  “锵---”

  烛台与红色的树叶相撞,擦出刺眼的火花。

  凰轻挽被那树叶强悍的力量逼的向后飞退了十几米,才站稳了身子。

  手中的烛台,经过刚刚的一击,竟然在中间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靠之!这树真的是尼玛要成精的节奏啊!

  人参果树根本不给她半分反应的时间,更多的树叶从枝头而落,全数朝着凰轻挽而去。

  “靠之!不就是靠着你打了会儿盹么,至于这么小气么!”

  凰轻挽连连闪躲,每一片树叶,都如锋利的匕首,从她身边擦过。

  那暗红之眸冷凝,丫的,不就一棵树么,靠之,她凰轻挽还搞不定了?

  俊眉微蹙,身形一闪,恍若闪电,趁着人参果树还未发动下一轮攻击,凰轻挽迅速闪身至树根边,手中烛台紧握,没有丝毫迟疑,狠狠地插入厚厚的树皮之中。

  “嗷---”顿时风声四起,听起来,却像是从人参果树体内发出。

  “噗---”一朵巨大的血花从树根下冒了出来,喷洒了凰轻挽一身。

  数不清的树叶从树枝上簌簌脱落,迅速下落。

  凰轻挽没有半分迟疑,紧握手中的烛台,身形速闪,围着人参果树转了一圈。

  一切,不过在半秒之中完成,而后,手中烛台方向迅速一转,向上一勾,凰轻挽反方向又转了一圈。

  又是半秒---

  “嗷---”人参果树惨叫连连。

  凰轻挽手一探,素手中,已经握着一整圈树皮!

  常言道,树活一张皮,被剥掉了一圈皮的树,宛如没了心脏的动物,死路一条!

  凰轻挽虽然是抱着拼命一试的心态,显然,她赢了。

  头顶落下的树叶,就在她剥掉了人参果树的一圈皮的那一瞬间,燃烧成灰烬。

  凰轻挽冷着眼,将她剥下来的树皮收起,人参果树的树皮之下,竟然是血肉!

  有筋,有肉,有血!

  人参果树的血肉还在跳动着,似要冲破禁锢而出。

  “嘤嘤---”

  人参果树上的人参果,在凰轻挽剥掉树皮的那一瞬间,齐齐嚎哭起来。

  一片婴儿凄惨的哭叫声,听的人头皮发麻。

  “咚咚咚---”

  几枚人参果从树枝上落了下来,凰轻挽朝着它们落下来的地方看去。

  靠之!人参果刚刚接触到地面,便消失了!

  尼玛坑爹啊!这是在现场上演西游记么!

  “咚咚咚---”

  眨眼之间,又有几枚人参果掉了下来。

  和方才掉下来的那些一样,刚刚接触到地面,便消失了。

  “嘤嘤---”

  婴儿的啼哭声未停,人参果继续纷纷落下。

  凰轻挽眯着眼,最先掉下来的,皆是闭着眼的,紧接着,是眼睛半闭半睁的。

  唯独那些睁开眼睛的人参果,还好端端的挂在树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