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一个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者微微起身。

  他身形佝偻,轻轻的靠近了七色祭坛几步。

  老者至始至终低着头,而后又虔诚的跪了下来,冲着凰轻挽拜了三拜,声音沧桑,道,“神女大人,神尊降临,天佑苍夷!苍庇巫族!”

  “神女降临,天佑苍夷!苍庇巫族!”

  一时间,声势浩大的虔诚呐喊声不绝于耳,回荡在整个山谷。

  凰轻挽红眸冷冽,神女?靠之!难道她出现幻觉了?

  眼前的场景让她素来波澜不惊的心,几分波动,谁能给她解释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前一刻,她还在暗黑鬼谷,这一刻,却似乎是来到了一个未知世界。

  凰轻挽只觉得身子沉重无比,刚刚轻轻的一抬手,那力量饶是连她自己也愕然了半天。

  而原本应在她身上的遮天古墓主人头骨,此时早已没了踪影。

  “咳咳!”却忽听一声冷薄入耳,一个身着银色衣袍,腰间束了一条水蓝色带子的男子,幽幽的从跪倒在地的巫师身后走了出来。

  银发,冷眉,冰蓝之眸,覆一双淡樱色薄唇,五官精致近乎妖孽,眉心的那道淡紫色的图腾,无形之中,更添加了几分魅惑苍生的妖娆,美得恍若从画中而来。

  他足不点地,浑身无瑕无垢,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银光,尤其是那双清冽的冰蓝色瞳眸,一派傲气,拒人于千里之外。

  跪倒在地的巫师显然十分惧怕这个妖孽般的男子,纷纷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来。

  那个白发老者此时亦颤颤巍巍的转过身去,一双老眸,浑浊无光。

  妖孽美男未将所有人放在眼里,又向祭坛靠近了几步,他的目光,随意的在凰轻挽身上扫了一眼,与巫族族人对其的虔诚尊敬,形成鲜明的对比。

  凰轻挽眯着眼,这个妖孽美男的出现,更加让她坚定了要玄幻的节奏,一般人,能长成这样么?

  “九殿下,万不可对神女大人无礼啊……”老者胆战心惊的劝说道。

  “啪---”妖孽美男随手一挥,便将老者甩出数百米之远,扬起一路尘土,直至老者撞倒了几棵大树,才坠落在了地上。

  老者浑身筋骨寸断,呕出一大滩血来。

  巫族中人纷纷心惊忧急,却无一人敢上前去将老者搀扶起来。

  却见此妖孽轻轻吹了吹刚刚甩飞老者的右手,轻描淡写的吐出一句让所有人都吐血的话来,“手滑了……”

  凰轻挽嘴角微抽,手滑了.

  滑你妹啊!

  过了半天,才有几个胆子特大的巫族之人,匆匆上前去,将身受重伤的老者扶了起来。

  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却见此妖孽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银光,如鬼魅一样跨入七色祭坛之中。

  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妖孽如玉手指微伸,冷漠的挑起凰轻挽细腻的下巴。

  冰蓝之眸中,载着睥睨弱者的不屑与傲然。

  纵然凰轻挽先前不过轻轻抬手,便劈开了一座青山,却显然,丝毫未被此妖孽放在眼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