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静死了,不代表她没有来世,在这紫微星上,修灵师的生命,是漫长的,凰轻挽有那个时间去等,终有一日,她一定会找到小娘亲转世的。

  听见她如此说,小漠整颗心都疼了。

  一句小娘亲,让她这无尽岁月来,心中的空虚,全然化去。

  “小小漠,你能叫我一声娘亲,我真的,好开心-”小漠一边说着,一边泪如雨下,她的手,轻轻的落在她的发间,一只手,顺着凰轻挽的眉,一直抚了下去。

  “小小漠,你看,那墙壁上,我画了很多你,想着,一岁的你,两岁的你--十八岁的你-每天都在想,一直画,一直画,终归没有亲眼看着你长大,画出来的你,也有了偏差-”小漠感叹的说着,壁画,已经模糊了,对于这个女儿,她从没停止过,思念。

  好在,上苍垂怜,即便她已经死了,终归能让自己最后一缕精魂见到小小漠,听她叫自己一声小娘亲,她也便,没什么遗憾了-

  “我现在,就在这里。”凰轻挽任由她抚摸自己的容颜,小漠的手虽冷,落在凰轻挽的脸上时,却暖暖的,凰轻挽在她眼中,看见了那最深的宠溺与无奈-

  猛然,小漠的手指,突然就停留在她的眉心之之间。

  凰轻挽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就从她的眉心涌了进去。

  她一惊,却见眼前的小漠,笑的那般温暖。

  “小小漠,你本就天生神力,是娘亲当年封印了你体内的一切力量,今日,便解开你的封印,娘亲希望你在这世上,开开心心的活下去,与相爱的人,一辈子幸福厮守,千万不要再重蹈我与扶桑的覆辙-”

  小漠一边说着,她手中的月桂神杖的光芒,一边大作,像是要将一切的神力都流尽一样。

  “不要!”凰轻挽心中一惊,小娘亲这是在以月桂神杖全部的力量,解开她的封印!

  凰轻挽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体内有什么封印。

  她只记得,在21世纪之时,有好几次进入一些恐怖的古墓之中,带进去的所有人都死了,只有她活着出来了。

  里面有些东西,似乎不敢轻易动她一样-

  她所不知道的便是,她天生便拥有着强大的神力-

  在最危难的时候,她的力量,会让那些阴邪之物,避之不及。

  只是,力量发挥的时候,她的身子承受不了,会昏睡过去,一睡,便是几天。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其他人,几乎都死绝了,只剩,她一人。

  如今的凰轻挽,即便想变得很强大,却也不希望,是小漠用尽一切力量,甚至,仅存的一缕精魂,为她解开那什么所谓的封印。

  她不要这样,她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强大,即便是步子会慢了一点,她也不要自己的强大,是以小娘亲的一切为代价。

  “小小漠,这是娘亲欠你的,我迟早会灰飞烟灭的,小小漠,你要记得,娘亲永远是爱你的,一直,一直都,很爱你啊-”小漠落在凰轻挽眉心的手指,那一点,蓝色光芒最为璀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