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有两个秃驴竟然登上了山麓!”此时,有不少修灵师都看到了那两个登上山麓的修佛者,纷纷在心中咒骂,那一群秃驴,这梁子真是跟他们结大发了。

  秃驴就该在西圣大陆待着,来神州大陆凑什么热闹!

  今日,他们损失这么惨重,若然被那些秃驴捡了便宜,估计所有人都会吐血而亡了。

  “咦,跟在那两个秃驴身后的,是什么人?”人群中,自然有人看见了凰轻挽一行。

  “不是天权圣地的那个病秧子么?”

  “是啊,那个病秧子跟那个裤衩,先前将那只大王乌贼给惹怒了,一下子害死了我们好多人啊,他们是天权的修灵师,怎么,今日登上神州之巅的第一披修灵师,竟然是天权的人么?”

  话落之间,其他势力的修灵师,纷纷虎视眈眈的盯着天权圣地的修灵师。

  天权的修灵师,都围绕在拓跋冰儿与洛天的身边,此时,他们都要哭了,麻痹,他们明明压根儿都不认识那个病秧子跟那个裤衩好么?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再怎么解释,估计也没用。

  其他势力的修灵师,早就认定了那个病秧子和裤衩是他们的人了。

  拓跋冰儿费尽全力才斩杀了一只巨型白虎,此时,手握龙雕黑金剑,娇喘微微,额头上,都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来。

  洛天在她身边,疼的都快要晕过去了。

  回头望了一眼神州之巅的山麓,经历这样一场大战,终是有人登了上去么,看来,她也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当下身形一闪,也不管身边的洛天,便追了上去。

  “冰儿公主!”洛天一惊,想去追她,身后,一只巨型花斑豹,一爪子便朝他挥来!

  ---

  另一边,神州之巅山麓,一登上这片土地,凰轻挽便感受到一股极度强悍的气息,像是从山顶上灌下来的一样。

  那些巨人,被各大势力的圣主与灵佛山的修佛者给绊住了,此时,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凰轻挽一行登上神州之巅。

  这片土地上的上古气息,比巨木森林更强大!

  然,眼前的景象,却十分漂亮。

  参天的巨木,开出妖冶的花来,像樱花,又有几分像海棠,凰轻挽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或许,只有在上古环境之中,才能长出这样好看的花来吧。

  有几片花瓣落了下来,纷纷扬扬,每一片花瓣,都有凰轻挽的手掌那么大。

  只是,这花瓣,一面是绯红之色,一面是黑暗之色,看起来,有几分诡异。

  “阿弥陀佛,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一念佛生,一念魔灭--佛魔花,竟是真存在-”凰轻挽正疑惑之际,只见走在他们前面的两个修佛者,突然停了下来,其中一个修佛者,指尖正拈着一片花瓣,唇角微微勾起,淡淡的吐出这一句话来。

  佛魔花?凰轻挽倒是有那么几分好奇,只是,现在不是她该研究什么花的时候。

  到了这里,她所能感受到的杀魇气息,更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