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惨叫声此起彼伏,却被大地震动的声音完全淹没。

  神州之巅上,一袭素净银袍的银发的男子,冷漠的注视着山麓方向的骚动。

  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群垃圾一样,就那样的力量,还不要命的闯进来,世人,果然都是贪得无厌的东西。

  这样的世界,真是,恶心--

  血月的光芒,洒在他的身上,将一身看似柔和的银光,染上了淡淡的妖红之色。

  他抬头,看了一眼,像是远在天边的无上天宫,强大如他,到了半山腰,也停了下来,像是被一股未知的力量给阻隔了。

  从进入神州之巅开始,便没有什么东西敢拦着他,即便是那些蓝色巨人,也纷纷为他让开了一条路来。

  他,早就到了这里了,却不知是何缘故,怎么都到不了无上天宫。

  一直在半山腰徘徊了几日,明明,一直在往上走,饶了许多圈后,再度回来,周围,竟然是一样的景色。

  不是幻术,不是阵法,又究竟是什么?

  原本是想安心寻找到无上天宫去的方法,怎奈,现在那一群不知死活的修灵师闯了进来,吵的他头疼。

  那双如水一样澄澈的银眸,冰冷无情的盯着山下,兽啸声,不绝于耳,蓝色巨人,挥舞着手中巨大的狼牙棒,无情狠辣的一遍一遍砸了下去。

  各种巨型生物,狂躁的将擅闯神州之巅的修灵师,踩成平面图。

  山麓下的场景,像极了一副末日炼狱图。

  “呵呵呵-”这时,在他体内,传出几声嗤笑声来,银发的他,当即冷了眸子,目光里,竟然闪出几分杀气来。

  “扶桑,看看,这就是你曾经想要拯救的世人-多么愚蠢!”那道声音冷漠极了,从他体内传来,而他,只听得见,却看不到,是谁在说话。

  “你究竟是谁?”扶桑没有七情六欲,连怒都不会动,只是现在,成神之前的七情六欲,似乎在慢慢的回归到他的身体。

  他也,只会悲伤而已。

  除了悲伤,其他的情绪,没有。

  “扶桑,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谁了。”在他体内,沉寂的红发扶桑冷笑不断,连他都被从扭曲崩碎的传送空间里给甩了出来,强大如他,都受了不浅的伤。

  在这神州大陆上,暂时还没有他布下的棋子,就暂且,让银发扶桑潇洒一段时间罢-

  扶桑满头银发飞扬,他似乎,隐隐约约的想起了一些什么事来,只是,所有的事情,都很模糊,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离开海棠群山的,又是怎样到了神州大陆来的。

  又是为何,要到神州之巅。

  只是,在神州之巅上里的无上天宫,有什么东西,在莫名的吸引着他。

  好似只要他到了无上天宫,就会知道自己的过去,知道自己究竟是谁,知道他一直想知道的所有问题。

  没有任何根据,只是一种直觉而已。

  扶桑,为神的直觉!

  浅浅的银眸,此时,安静的盯着发生在山下的一切,在那一大群修灵师之中,他似乎,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