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身外,形成一道十分漂亮的结界。

  那结界,瞬间便将熊熊的上古烈焰抵挡住!

  “这个东西--”即便凰轻挽对这枚小铃铛的来历不甚了解,却也知道,妖孽墨玖,送给她了一只不得了的东西。

  有宝贝如此,凰轻挽本该高兴无比,然而,她却恨不得,赶紧将这块烫手山芋还给墨玖。

  影倾城先前的话,被她放在了心上,妖孽墨玖,是她惹不起,也不想惹的桃花。

  凰轻挽不想与他扯上任何瓜葛!

  “上古朱雀的烈焰,竟都对你无效么?”烈焰那头,墨奈神色一怔,而后冷笑一声,“难怪,连魔帝都看上你了,果然是个非同寻常的女子。”

  “魔帝?”凰轻挽在烈焰之中,冷冰冰的盯着他,手中的黄金战矛在握,眸光,阴沉的像是万年玄冰一样。

  她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称号,之前,所了解的一些东西,不过都是控制了姬碧琴,从夜重楼那里了解到的。

  “怎么,你还不知道么?”墨奈依旧在冷笑着,“姬挽月,你不是天狼族的王后么,总有一天,你这高高在上的王后,断然会变成魔帝的玩物,我还真是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呵-”

  凰轻挽红眸一沉,踏着烈焰而去,手中的黄金战矛都染上了楼兰的上古金焰,其上的武魂金龙咆哮着,染上金色的火焰,在它身上跳动着,像是从它体内生长出来的毛发一样!

  “给你一个机会,将一切说出来,兴许我还能放你一马。”凰轻挽根本就没动情绪,不过是片刻的时间,整个人便已经来到了墨奈跟前,伸手一挥。

  墨奈潜意识的反手一挡。

  “刺啦-”皮肤被划破的声音,就像是一张布料被撕破了一样。

  紧接着,几滴殷红的血,便从墨奈的喉咙上滴了下来。

  凰轻挽下手奇快,只不过是一挥,便在墨奈的脖子上,划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来。

  血液,顺着那一条口子,便氤氲了出来。

  “放我一马?呵呵,笑话!”墨奈微怒,当年,若不是他的神王体被墨尊夺走,如今,苍夷神殿的主人都是他。

  哈哈,现在倒好,一个人族臭丫头的元神分身,都能指着他说放他一马?

  他可是墨奈!

  “看来你觉得,我没有能力杀了你。”见他笑的这样扎眼,凰轻挽也懒得跟他废话了,手中的黄金战矛向下一挑,便直接将他另一只胳膊给歇了下来!

  墨奈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刚刚进行了一场神祁之术,将他浑身的力量都快用干了,即便姬挽月的元神分身力量只剩下三成,也足够将他弄死了。

  “还不想说么?”凰轻挽见他的脸色都快要变成酱茄子了,心情大好,她少有的几个乐趣就是在敌人死前,好好的折磨折磨。

  她话音刚落,手中的黄金战矛,便又直接落在了墨奈的右腿上。

  又是狠狠一斩,这一次,连墨奈的整个右腿都给砍断了!

  “啊--”墨奈一声惨叫,浑身鲜血四溅,白森森的骨头,切口整齐,那样的伤口,看起来,十分可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