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什么东西能弄死?”凰轻挽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

  “这种阴邪之物,来自冥界地狱,只有地狱岩浆,才能将其烧死。”墨玖目光很沉,落在那只被凰轻挽控制住的尸铃虫上,即便是现在控制住了,也弄不死,踩不死,压不死,劈不死,只有地狱岩浆能将其烧死。

  这种毒虫,恐怕连神来了都会头疼不已。

  墨玖此话一出,凰轻挽顿时就想仰天长啸三声啊,地狱岩浆啊,就那么凑巧了,好死不死的,貌似她几年前恰好就在苍夷大陆上的冥界地狱里,带走了那么些地狱岩浆啊。

  凰轻挽正如此想着,只听被她控制的那只尸铃虫又发出一阵铃铛一样的叫声来,而后,整棵古藤树都开始闹腾起来了。

  上千道铃声汇在一起,简直比洪钟的声音还响亮上几分。

  汇聚的铃声,化作洪亮的钟声,在刹那之间,凰轻挽抬头,只见眼前的古藤树,瞬间发出千道璀璨的金光来,从她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那棵古藤树的树枝上,挂着密密麻麻的金色铃铛,而那些铃铛里,全都是一颗有一颗腐烂的人头。

  这棵古藤树上,吊着成千上万的人头!

  而他们先前,竟什么都没发现。

  而后紧随着,凰轻挽与墨玖眼前一黑,那些金色铃铛里,密密麻麻的不到婴儿拳头大小的人头,像是一片黑云一样,带着极度腐烂的尸臭味,朝着凰轻挽与墨玖而去。

  墨玖身形一闪,直接挡在凰轻挽前面。

  不过是在那一瞬间,数不清的腐烂人头,像是黏了万能胶一样,密密麻麻的沾满了墨玖的结界。

  尸铃虫在那些人头的眼洞,耳朵,还有嘴巴里来回钻着,放肆的撕咬着墨玖的结界。

  它们连神的元神都能啃食,别说结界了。

  墨玖虽然十分强大,而这些尸铃虫,血统却十分纯正,咬起他的结界来,丝毫不费力。

  不过是片刻的时间,强大如墨玖,他的结界已被啃了几个洞,几只尸铃虫争先恐后的钻了进来,

  响亮如洪钟一样的叫声,就像是摄魂咒一样,让他们禁不住意识游离。

  尤其是凰轻挽,在这里的只是她的一道元神分身,这样就更容易受那声音迷惑了。

  眼见着一只尸铃虫就要扑到她身上来,墨玖直接伸手,一把将那一只尸铃虫握在了手中。

  凰轻挽猛然回神,直接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个葫芦来,葫芦里是当年她从冥界地狱里带出来的地狱岩浆。

  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将那岩浆朝着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头泼去。

  “滋滋滋-”只听像是烤肉一样的声音传来,一股股的焦臭味弥漫开来,像是要将整个金殿都淹没一样。

  “咯咯哒~”在墨玖肩上的小七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了,它家殿下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徒手去抓尸铃虫,要是被咬上一口,该如何是好?

  这就是,纯粹作死啊!

  墨玖一只手,紧紧的抓着那一只尸铃虫,他的力道有多大,就算是一座山在手上,也能被捏成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