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凰妃之锦医倾城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四面楚歌
  萧长歌猜的不错,他身后那人正是李善,他双眼微眯地盯着她,好像要将她看穿,她以同样的目光回应他,两人用眼神暗暗较劲。

  “萧公子,你在干什么呢赶快把玉给我呀”薛大人再次催促道。

  萧长歌收回目光,低低一笑:“薛大人,你急什么呀我跟李大人刚见面连话都没说一句,你至少要让我和李大人说几句话吧”

  那李善面不改色地看着她,表面上虽是风平浪静,不过暗地里却早已狂风四起,他终于淡淡道:“我听说你有一对的南瑾松柏玉,正好,我也想要一个,你把手中的玉给我,我就引荐你上去。”

  合着都是为了那另外一只的南瑾松柏玉,那块玉本来就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李善而编出来的谎言,萧长歌手里的盒子也不过是个赝品,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打算把玉给两人。

  萧长歌看了看天色,暗自叹了口气,不接他的话茬,尤自道:“天色这么晚了,就让我来这种地方,连一桌的酒席也没有,我真不知你们是真的薛大人李大人,还是假的。”

  看似一声随意的叹息,对于这两个货真价实的大人来说,却是一个裸的挑衅,薛大人脸色涨的通红,看着萧长歌竟然连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倒是李善面不改色地道:“萧公子认为我们是假的那就是假的,若是这笔生意做不成那也就算,段将军手底下那么多的官职正好给了有需要的人,薛大人,我们回吧”

  这李善精明得不像话,知道萧长歌不可能临阵退缩,假意携了薛大人就要离开,她绝对不可能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

  看着两人已经转身的背影,萧长歌双手紧紧地抓着木盒的边缘,雕刻着金丝线纹边的木盒将她的掌心压出一道印子她也浑然不觉。

  要是再让他们继续走下去,这场假戏就要成真了,萧长歌声音清肃:“等一等,李大人,我要是把东西给你了,你可定要引荐我见段将军啊”

  那两人脚步顿住,薛大人急切地先转身,目光里完全充满着对木盒里宝物的殷切之情,连连点头:“若是你把它给了我,我一定带你去见段将军。”

  萧长歌目光不屑地一瞥,很快又恢复如常,紧了紧手里的盒子,现在它就是她的唯一筹码。这两人将她带到树林子里也不知道想要干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又这么急切地离开是因为什么。

  “那好,薛大人,你过来取吧”萧长歌挥挥手,状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好好。”薛大人根本就没有主张,就要往萧长歌的方向走来,可是就在他快要动身的那一刹那,一只大手突然按住他的肩膀,薛大人的肩膀一沉,霎时清醒过来。

  他一抬头便对上那双精明的双眼,狠毒之间带着暴戾,他突然间什么激动都没有了,弱弱地退了下来。

  李善面色有些不自然,硬声道:“萧公子,还是你送过来吧。”

  果然是个老狐狸,说到底还是不信任她,萧长歌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看月光朦胧的天空,轻轻迈动了脚步,目光急切地看着周围的变化,一步步地走向了李善。

  身后的魅月警觉地随着她走向了李善,她能感受到周围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向他们逼近,杂乱的声音不停地扰乱着她的思绪,这两个老狐狸一定是叫了人在这附近候着,只要一拿到东西,就立即让人杀了她们。

  死在这个荒郊野岭,不等个十天半个月尸体都不会被人发现,等到那个时候,他们早就已经逍遥法外。

  快要靠近李善的时候,萧长歌的脚步停了下来。

  周围那些杂乱的脚步声也一样停了下来,周围只有微风吹过树林的声音,显得寂静而又空旷。

  萧长歌一点一点地奉上手里的盒子,就在盒子快要放进李善手里的时候,旁边的树丛子里突然间跑出了一个人,直直地冲到了他的面前,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他的脸色大变。

  李善听完后转身就要离开,薛大人错愕地看着他的身影,叫了两声没有反应,也立即追了上去。

  “怎么回事”魅月疑惑道。

  萧长歌摇了摇头:“追上去看看。”

  两人尾随在李善的身后,不知道那人对他说了什么让他脸色大变,就连那玉也不要了就离开,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他们一行人前行的很快,乌黑的人影压着树丛穿过了小树林,随着淡淡的月光打在他们身上大约能看得出他们至少有二三十个人。

  此时城门已关,就算要进去也不能进去,除非有上面的命令,不过凭着他李善的身份,怎么可能进不去。只是他们并没有进城,反而往相反的方向离开。

  看这个形势他们没有发现她们也跟了上来,萧长歌还要继续跟下去,魅月拽住她的手臂,劝道:“王妃,再跟下去很危险,我们还是先去和王爷会合吧”

  萧长歌反而挣脱开了魅月的手,一脸坚定地道:“我们做个标记,冥绝能找到我们的,要是不跟下去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她的态度不容反驳,魅月心知自己拗不过她,只好随着她继续往前走去,前面的一队人马走的很快,两人步行的速度跟上他们。穿过那片漆黑的树林,很快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原来是一处破庙,想来这个就是他们平日里聚集群众,收受贿赂的地方了。

  可是他们急匆匆地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

  萧长歌和魅月躲在后面的一棵大树后面,还未等她们看清楚局势,一个冷漠不容质疑的声音就道:“两位出来吧,跟了这么久辛苦你们了。”

  这个声音是李善的,看来他已经知道她们一直在跟踪他们。

  他们人多势众,若是硬拼肯定打不过他们,为今之计只有得到他们的信任,缓一缓时间,看看苍冥绝能不能来这里。

  萧长歌身子一动,正要出去,身边的魅月拦住她:“王妃,我去。”说罢,人已经冲了出去,一跃身已经来到了李善的跟前。

  “萧公子,出来吧”

  李善亲口点名,他早就知道了这一路萧长歌都一直跟着他。

  目光凌厉地扫向了萧长歌所在的方向,双手渐渐地抬起来,周围的风似乎都被他凝聚在一起,似有一个无形的推手在萧长歌的身后,让她快要站不住。

  萧长歌双手挡着眼睛,不让沙子吹到自己的眼睛里。可是身子却随着这风不断地摇摇晃晃,猛地又是一阵疾风而过,将她眼前的树“咔”一声吹断。

  风声骤然停止。

  眼前因为狂风而出现的风沙迷乱还没有停止,暗黄色的泥沙卷着混乱的空气,迟到的清晰让她一点一点地暴露在众人的眼前,她尽量地平息下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保持平稳。

  李善冷哼一声,怒气腾腾地道:“萧公子,你盒子里装的南瑾松柏玉是假的吧”

  萧长歌心里一惊,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他便已经伸手掐住了魅月的脖子,将她整个人带到了自己的面前,魅月一时间来不及反击,便被他拽的紧紧的,喉咙里像是一团火在烧。

  眼见他对魅月下手,萧长歌虽然紧张,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救出魅月。

  “李大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放了她”萧长歌大声吼道,只能先用缓兵之计了。

  李善脸色一点一点地狰狞起来,阴暗的脸色看上去非常恐怖。

  “我要你的命”

  话音刚落,周边的侍卫立即团团将萧长歌围住,她终于知道了苍冥绝的担心,这些人根本就早就知道了她想混进来。

  地下很黑,烛火已经全部熄灭,黑暗的通道散发着潮湿的水味,短靴踏上去散发出阵阵的响声。

  周围的几个人被捆绑在一处,嘴巴被堵上,身后就是冰冷的岩墙,不停地有水从他们的身上滴下来,砸到他们的头上。

  一只长腿猛地踩在一个被绑起来的人的脸上,越到后面就重,底下那人闷哼一声,最终承受不住那么重的重量,咬牙一声大叫起来。

  “说,账本在哪里”苍冥绝冷漠如霜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就像是地狱来的修罗一般。

  “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那男人似乎对苍冥绝很不屑,除了这句话他就再也不说话了。

  苍冥绝目光如同一道凌厉的刀锋扫在他的脸上,他的脚力又重了一些,脚踝处有些生疼,他像是发泄自己的不满一样,重重地踩在他的脸上。

  霎时间一声惨烈的叫声回荡在地下室内,仅仅只是一声,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王爷”离箫叫道,弄死了这个人他们还怎么查账本的下落,这个人就是李善和薛大人之间的联系人,除了他就再也没人知道那两人都干些什么勾当。

  “再去找,李善的手上掌握着一本账本,这里又是他的窝点,一定能在里面找到。”苍冥绝的声音充满了狠戾决绝,终于松开了脚,往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

  离箫看着旁边被绑起来的那些人,都是一些进来捐官的人,也算他们倒霉非得在今天来到这里。

  举着火折子进了里面的房间,黑暗的地方,难闻的气味冲击进他们的鼻子,没想到这种地方李善竟然能待的下去

  里面的房间非常简陋,不过从摆设中就可以看出这里就是李善的房间,因为一张石桌上摆放着一个古董花瓶,在这里除了他能摆这样的东西,没人可以。

  苍冥绝随处看了一下,并没有在这房间里面找到账本,离箫冲着他摇了摇头,这么重要的东西或许不会放在这里,难道是他们找错地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