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凰妃之锦医倾城 > 第六十二章 恩爱
  这熟悉的感觉让萧长歌心里升腾起一阵温暖,她回手握住了他的手。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怎么了”冰冷的声音响在她的耳后,他目光落在江朔的背影上。

  江朔一向沉稳,怎么会这么毛躁

  萧长歌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光滑得没有一丝痕迹,就是他这张脸惹的祸。

  “还不是因为你,刚才府里的小丫鬟为了见到你,贿赂了江朔一个绣鸳鸯的荷包,结果被魅月看到,就生气了呗。”萧长歌无奈地说完,还来不及收回的修长手指就被他握住。

  “他们两人就是这样,爱拌嘴,只是府里的丫鬟要不要我把她们给赶了,再买一批进来”苍冥绝虽然问了,但根本就不是询问似的口吻,像是只是知会一下萧长歌。

  萧长歌听了连连摇头:“用不着用不着,她们都是一时好奇而已,时间久了,也就没那么多好奇了。”

  这府里的丫鬟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若是一下子都给赶了,这么多人同时失业会不会造成社会动荡啊

  只是她忘了一件事,古代的丫鬟都是签了卖身契的,一辈子要生老病死在王府里,若是让她们出去也就是草草嫁人了事,有丫鬟这个命脉在,嫁的人也只能算一般,还不如待在府里等着王爷给她们说一门好亲事。

  “长歌,你觉得我们应该纵容她们”苍冥绝冰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里,有种冰冷的感觉。

  她低低一笑,目光看向苍冥绝,道:“这不是纵容,这是宽容,她们并没有犯什么大错。”

  苍冥绝突然看了看她,狭长的双眼里透着一种审视的光芒,冰冷的眼波在她身上上下徘徊着,充满了一种温暖。随即很快地勾起一抹笑容,握住她的手又紧了紧。

  没过几日,萧长歌就发现了府里的丫鬟们老实了许多,循规蹈矩不说,每当苍冥绝出现,更是战战兢兢地低头匆匆而过。

  萧长歌从院子外走来,到处都没见苍冥绝的身影,今天是要拆线的日子了,拆完了线,就可以练习走路了。

  “有见到王爷吗”萧长歌迎面见走来一个丫鬟,便抓着问道。

  那丫鬟见萧长歌问王爷的消息,连忙低下了头,摇了摇头,连连道:“王妃,奴婢不知道不知道,最近都没见着王爷。”

  萧长歌唉了一声,还是自己去找比较实在点,也不知道苍冥绝怎么吓她们了,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走到了正厅,正好遇见了江朔从里面走出来,还没等萧长歌开口,他就急急忙忙地说道:“王妃,你快去看看王爷吧,他在密室里,刚刚还把我赶出来。”

  “怎么回事”萧长歌清澈的大眼微微眯起,一脸疑惑地问道,人已经往密室方向走去了。

  江朔连忙抬腿跟着她走去,一边道:“王妃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密室外面一个守着的丫鬟都没有,萧长歌独自进了密室,里面很安静,再往里走隐隐约约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吸声,她猛地推开门一看,苍冥绝正坐在轮椅上,一只手捂着腿,一只手握着轮椅,脸上是被疼痛折磨得狰狞的表情。

  大颗大颗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上落下来,苍白的嘴唇上因为长久没有滋润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皮,凌厉的双眼眯成一条缝,剑眉紧紧拧着,整个人显出一种对疼痛的无奈感。

  “冥绝,是不是脚疼了”萧长歌见状立即扑了过去,她知道这应该是手术后的疼痛开始了,只是没想到会暂缓这么久。

  “出去,不要看,我没事”苍冥绝虚弱地咬牙开口。

  他不想让萧长歌看到自己忍受疼痛的这一面,也不想让她为自己担心,一直以来,他都对她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他不想让这小小的痛苦让她皱眉。

  他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推她,却被她拍掉,紧张责怪的声音拔高着:“都什么时候了,这么疼还藏着掖着不告诉我,你是打算要到最后才告诉我吗我们之间的信任都去哪里了还不放手”

  她匆匆忙忙地拍掉他的手之后,他又迅速地缠上来,摆明了是要耗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也要让她出去。

  萧长歌哪里理会这么多,一边斥责他的隐瞒,一边拆开了他脚踝的纱布来看,伤口有出血趋势,之前应该也有过这种趋势,上面还残留着伤痕。

  她咬牙瞪了他一眼,尽管这样狼狈,他还能对她露出一个微笑,看上去不再是那个对人对事都冰冷的他。

  面对这样的他,萧长歌心里又心疼又无奈,一边上药一边道:“这是第几次了”

  “第二次。”这次倒是老实回答了。

  “前一次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我也不记得了。”苍冥绝沙哑着嗓音,故意逗她,他突然间发现她生起气来的样子很可爱,眼睛里面闪着亮晶晶的光芒。

  萧长歌又瞪他,换药的时候故意重重摁上他的伤口,惹得他发出一阵嘶哑低沉的吸气声,然后略带沙哑的声音低沉开口:“长歌,你是要谋杀亲夫吗”

  包裹好纱布,左右脚都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学他冷冷地说道:“这不是谋杀,而是在光明正大地杀,如果我今天没有发现,估计都不用我出手了。”

  苍冥绝冰凉的手贴上她温热的手,看着她气呼呼两腮鼓起的脸,觉得分外可爱,她的担心他看在眼里,他明白了她真的在乎自己,更加肆无忌惮地调侃她:“长歌,你这样子,活生生的一个杞人忧天。”

  都痛成这样了,还要说她杞人忧天还是放在现代的医院里,说不定要被医生说成故意不透露消息,然后以欺瞒医院最后索要赔偿的性质了。

  萧长歌懒的和他一般见识,反正现在伤口也已经处理好了,幸亏他体质很好,伤口也不太严重,再加上有他常说的内力护体,应该恢复的比较快。

  “我才没那个功夫去忧天呢,忧你一个就已经够累了。”萧长歌环着双手,背对着他,忍不住又补充一句,“再好的大夫遇上一个不听话的病人,再简单的病也变得不简单。”

  “是吗”苍冥绝邪邪一笑,推着轮椅绕到了她的面前,狭长乌黑的双眼里透着明亮狡黠的光芒,“那我以后只听你一个人的,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这句话成功地逗笑了萧长歌,难以想象平常一脸冰冷的苍冥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双眼如同天上的月亮一般皎洁明亮,弯成一个月亮船。

  她支着下巴想了想,问他:“既然如此,那你就告诉我,你是怎么让府里的丫鬟们不再偷偷地看你的”

  “很简单,”苍冥绝俊美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狭长的双眼藏着深情,看着她清晰明了道:“我就告诉她们,王妃发话了,如果你们再不务正事,就把你们这些年的月银全拿回来,再通通赶出冥王府。”

  萧长歌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愣怔地看着苍冥绝,突然反应过来,难怪今天丫鬟看到她连话都说不利索,原来是害怕她把她们赶出府

  她低头看向了苍冥绝,他深沉的双眼里看不出一点点欺骗,如同黑曜石一般的双目此时泛着浅浅的笑意,怎么看都是一副帅气到不行的样子,正儿八经地看着自己。

  “你真的这样说了不是吧”坑爹啊萧长歌在心里大吼着,难不成她就这样从一个温柔的女主人转变成一个形象的后妈了

  她恶狠狠地盯着苍冥绝,伸出手去掐他脖子,可是脚却在这个时候不争气地碰到了他的轮椅,被绊了一下,看样子马上就要和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了,她猛地闭上了眼睛,可是迎接她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长歌,任何会影响到你心情的人和事,我都不会允许他们存在。”他低沉的嗓音温热地喷洒在她的耳边,有些酥痒。

  一抬头,就对上了他深情似水的目光,双眸如同一汪湖水般流动着,萧长歌似乎可以从他的眼里看到自己的身影,那样深情动人。

  可是那光却越来越炙热,越来越近,像是一座火山一样热的不行,马上就要在萧长歌的眼前炸开一样。她再也忍受不了,挣扎着要从苍冥绝的身上下来,可他却猛地摁住了她的后脑勺,冰凉的唇在这一刻深深地印上了她的唇。

  两唇接触的那一刹那,萧长歌浑身像是过电一样,他狂热地吮吸着她的唇,那种炙热的感觉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揉进骨血一般。

  就在萧长歌快要缺氧的时候,他终于放开了她。

  “长歌,这么多次了,你还是这么紧张啊”苍冥绝低沉沙哑的嗓音响在她的耳畔,带着一点调戏暧昧的味道。

  他的指腹轻轻地摩挲上她方才被他亲肿的唇,红红肿肿的很是妖艳,他不想放开,也不舍得放开。

  萧长歌猛地拍掉他的手,明明就是你自己太流氓了,她反击嗤笑道:“谁说的是你技术太差了”

  话音刚落,苍冥绝直接就黑了脸,这个女人竟然说他技术差

  萧长歌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毛骨悚然,似乎知道了她方才说错了话。

  “是么”苍冥绝露出一股冷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还没等萧长歌开口狡辩那句话的真正意义,他的吻就已经如同狂风过境的暴风雨一样席卷而来,狠狠地掠夺着她口腔的每一寸土地,彻底猛地冲垮了她内心的意志和想法。

  被他残暴地吻的七荤八素,无力反抗的时候,萧长歌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以后她再也不敢质疑苍冥绝的“能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