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门口,王易宁朝着付明泽“哼”了一声,先一步离开。付明泽看了一眼身后,犹豫了片刻出了松涛院。

  等王慕妍也从松涛院出来后,他从拐角处追了过来。

  “你是特意等我的?”王慕妍扭头看向付明泽。

  “是。”付明泽点了下头。

  “是想给我解释我小弟的事儿?”

  “是。”他潜意识里不希望王慕妍对他有不好的印象。

  王慕妍笑了笑,“你不用解释我们也知道你的难处。”转而又提醒道,“但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下次尽量不要再做了。”而且如果他光明正大拒绝她小弟,也不会把事情弄得这么糟糕。

  一如之前不想说过多责备的话,她又劝道:“我小弟就是小孩儿脾气,把气撒出来就好啦,你也不用过分担心。明天你们两个休沐,晚上到我院子吃饭,我给你们当和事佬。”

  “谢谢你,妍表姐。”付明泽躬身道谢,“但是晚饭就不用了。”

  “其实我早就想和你们几个聚在一起吃顿饭了。你就当给我个做东的机会。”她这话并不假,只因为之前为了羲和郡主兄妹俩的事耽搁了下来。

  “那表弟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由于晚上要宴请几人,王慕妍回去后就叫锦绣张罗弄一桌像样的菜品。另外,还准备了一些助兴的环节,务必把这次聚会搞得热闹一些。

  还因为近些日子她装病也好,真的生病也好,大家都跟着忙活,王慕妍特意吩咐物华院的厨娘多准备一些酒菜给她院里的丫鬟和婆子们也张罗了几桌酒席。

  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就让物华院从上到下都开开心心玩一个晚上。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物华院的上下立马就沸腾了。就连已经处于半退休状的隋嬷嬷都被叫了过来和大家同乐。

  晚间来物华院并不只有王易宁和付明泽。怕王易宁又整什么幺蛾子,王慕妍还特意把王易霖叫了过来。也不差纪允连一个,于是她叫玉颜把他也一并叫上。

  纪允连这厮之所以不怕在王慕妍这里吃饭后晚归,是因为王易霖早叫人把他旁边的院子收拾了出来给纪允连偶尔小住。说是为了方便二人探讨学问。

  王宏哲和王明然父子二人也挺看好纪允连,哪怕他将来不能成为自家孙女婿、女婿,也想好好培养他,不至于结仇。

  而纪允连想有更多和王慕妍见面的机会,也为了多向王宏哲和王明然讨教功课,欣然答应了下来。说是偶尔小住,实则刨去在藏宝书院念书住在那里的时间,大部分都留在了文昌侯府。

  “小妹,你怎么想到要请我们几个吃饭啊?”一进门,王易霖笑着朝王慕妍问道。

  “就是想请了呗。”王慕妍笑着回答,“不知道哥哥来我这里做客有没有准备好礼?”说着话,她朝王易霖伸出了一只手讨要起东西来。

  王易霖抬手轻轻拍了一下王慕妍伸出来的手,笑着道:“怎么?大哥不带礼物过来你就不请大哥吃饭不成?”

  “那倒不能。不过大哥如果没有带礼物过来,就算欠着的。”

  王易霖叹息着摇了摇头,“你啊!”随后叫人把刚刚去酒肆买的杏花酒送了过来。

  “你这是送给我的礼物吗?”王慕妍并不买账,“分明是给你和纪二喝的才对。”杏花酒烈,并不适合小孩儿和女子饮用。

  “怎么?”王易霖一挑眉,“这还不算礼物?我和纪二不喝你这里的酒不也为你省了银子?”

  “那倒也是。”不过王慕妍还是撇了撇嘴。

  “易霖兄买的杏花酒虽然不如期期的意,”纪允连在一旁说道,“但是我酿的酒应该适合期期你们几个喝,就是不知道期期会不会满意?”

  “你酿的酒?”王慕妍吃惊地看向纪允连,“你怎么连这个也学?”还真的是艺多不压身。

  纪允连笑着解释,“闲来无事跟我师父学的。”

  王慕妍并不知道纪允连这些年在永泰侯府一直藏拙。在读书上他不敢表现的太用功,于是就把闲暇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各种技能上。以给永泰侯纪周和他那位庶兄造成一种不学无术的假象,才使得他平安长到现在。

  “那是什么酒?”王慕妍好奇地问道。

  “是用葡萄和梨等娘的果子酒。另外,还有我专门为你酿的红枣酒。”

  果子酒王慕妍倒是喝过,但是红枣酒却是第一次听说。想到红枣有益气补血的作用,就知道纪允连所说不假,那个确实是专门给她酿造的。

  “先多谢了!”王慕妍调皮地谢完,又询问道,“你是在哪里酿的酒?有机会能带我去看看你的酿酒设备吗?”

  难得见王慕妍对他做的事情感兴趣,纪允连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回答道:“在我住的宅子里就有简陋的酿酒工具,有时间我带你过去,亲自给你演示如何酿酒。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教你。”

  “好啊!”王慕妍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有机会,我也给祖父、祖母和爹娘亲自酿些酒喝。”

  纪允连倒是为了这么个约定高兴不已。但在见到王易霖打量他的眼神后,他连忙朝王易霖也发出了邀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在王慕妍招呼王易宁和付明泽时,王易霖咬着后牙槽朝纪允连小声警告道,“你给我记住,绝对不能单独带我小妹去你的宅子,我是一定会跟着去的。”

  “这个小弟知道。”纪允连知道来日方长,“就是不知道易霖兄想不想多带一个人去?”

  “谁?”王易霖警觉地看向纪允连。

  “还能有谁?”纪允连笑得很是灿烂,“当然是陈翰林的女儿,咱们那个小师妹了。”

  “你,你提她干什么?”王易霖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

  “你就别装了,你应该心知肚明。”

  “大哥,纪二,你们两个聊什么呢?”王慕妍将王易宁和付明泽招呼进屋见他们二人在那里低声叨咕,朝他二人喊了句。

  王易霖连忙道:“没什么。”

  “我们在聊……”没待纪允连把话说完,王易霖伸手捂住纪允连的嘴,求饶道:“那一日我多给你俩点时间呆在一起还不成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