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秀从吴家出来后不久,遇到了一个老熟人。

  “小秀姐,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庄子上伺候大小姐吗?”那人朝小秀身后瞧了瞧,以判断她从什么地方来。

  “我出来帮大小姐做些事儿。”随后小秀朝那人问道,“夏兰,你现在在哪家做事儿?”

  “哪家?”夏兰苦笑,“你看我这身打扮像是在大户人家做事儿吗?”

  “看着你倒像是嫁人了。”夏兰梳着妇人发髻,穿着一身廉价粗布灰sè裙子,显得十分落魄。

  “可不是嫁人了吗。”夏兰苦笑道,“我被卖给了一个混混,这ri子过得别提有多难。不像是你,将来可以和大小姐一起嫁到高门大户,没准还能给姑爷当个小妾或通房。”

  “我倒是没想过那些。”小秀笑着道,“现在是大小姐能不能嫁到高门大户还未可知?”

  “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是说那个刑部郎中看上了咱们家大小姐,还要让长公主赐婚吗?”

  “哎!别提了。”小秀一脸无奈道,“肖大人的祖母给他在雍国定了门亲,而且那家小姐已经来了韶京。我才替小姐给那家小姐送信,说是要见上一面。”

  “那大小姐可有什么谋划?”夏兰压低声音道,“又或者是你有什么打算?”

  “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小秀疑惑地指向自己。

  “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假?”夏兰笑着道,“我们几个在大小姐不得势后,早就跑了,就你一直陪在她身旁,为的是什么?还不是盼着有朝一ri大小姐嫁得好,你也能跟着沾光吗?”又道,“现在想来,还是你有远见。不像我们几个,最终都落得被发卖的下场。”

  “看你这话说的,想当初我不是也曾羡慕过你们几个能离开吗。”小秀随后又一脸严肃地问道“那要是我有事相求,你可会帮我?”

  “你要我怎么帮你?帮了你之后,我又能有什么好处?”最近夏兰的ri子过得一点都不顺,她也想借机为自己捞点好处,所以才会这么问。

  “我还没有想好。”小秀道,“你想要什么好处不妨说出来听听?”

  “那要看你想要办多大的事儿?”夏兰道,“咱们也得说好了,我家那位只是个小混混,太大的事儿也办不了。”

  “这我知道,肯定不会让你们办太难的事儿。”小秀看天sè快到吃午饭的点儿,于是主动请夏兰去路边摊吃馄饨,为的是商量后续。

  等到了约定ri,吴悠一大早收拾妥当和谭氏一起上了马车。吴青则带着一群护卫跟着,另外,还带了些丫鬟和婆子挤在一辆马车上。

  “二堂嫂,你现在有了身子还是别跟我一起去了?”吴悠在马车上有些担心道,“那天我也是心急没有考虑您的情况,您只需叫个熟悉大佛寺的人跟着我一起不就成了吗?”

  谭氏笑着道“我现在都已经四个月了,胎已经坐稳了,正好和你一起去给孩子祈福。另外,我也想要去见见柳家大小姐,想要看看这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二堂嫂要是不舒服就跟我说?”吴悠还是有些不放心,“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今天会有大事发生。从一大早起,这右眼就一直跳。”

  “你是没有休息好吧。”谭氏笑着拍了拍吴悠的手,“别担心,咱们这么多人陪着,还怕了她一个既不受宠又失势的落魄小姐不成?”

  “我还真不是因为怕柳家那位小姐。”吴悠解释道,“而是因为昨天半夜下暴雨,我一直担心今天天不放晴就没法赴约,所以就没怎么睡好。”

  “要不你先在马车上眯一小会儿?”谭氏提议,“等到了大佛寺我再叫醒你,也好神清气爽去见柳家小姐。”

  “不了,”吴悠摇头,“我现在头有些疼,恐怕睡也睡不着。还是二堂嫂你眯会儿吧?这么远的路,你这身子肯定会受不了。”

  “你放心,我不会跟你客气。如果真困了,是挡也挡不住的。”说着话,谭氏还打了个哈欠。

  路途比较远,开始两个人还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可是没过多久,谭氏就靠着车厢睡着了。吴悠见状,将身后靠着的靠枕小心翼翼垫在谭氏的脑袋上怕她磕碰。谭氏在她的打扰下睁了下眼,还冲着吴悠笑了笑,不过很快就再次入睡。

  吴悠见她睡得安稳后,才靠着车厢想起心事。

  说实话,如果这是在雍国,她早就会和肖玉林退亲。可眼下雍国那头的亲朋都已经认定她嫁入了肖家,如果就这么灰溜溜回去,真的是好说不好听。今后不光是她难找好的婆家,就连她那些姐妹和堂姐妹在谈婚论嫁时都会受到影响。

  可真要是嫁给肖云林,夫君不喜、离乡背井,又没有娘家可依靠,她将来的路真的不会好走。她不是不知道王姒宝那天是想让她考虑清楚再做决定,而她没有逼着肖玉林尽快娶她,也是因为要考虑清楚这件事。今天她之说以会来见柳舒云也是从这一点出发,她总得知道自己输给了什么样的女人吧。

  就在吴悠想得出神时,她和谭氏乘坐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还好前面的车夫提醒了一句,谭氏提早醒了过来,顺手把住了座椅旁的扶手,吴悠也从恍惚中清醒,二人才没有受伤。

  “夫人,您和悠小姐没事儿吧?”车夫问。

  “我们没事儿。”谭氏随后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不清楚,只知道前面的马车都停了下来。”车夫回答。

  “行,知道了。”谭氏道,“如果前面有消息的话,立马告诉我们。”

  “是。”

  过了一会儿,吴青骑着马靠近车厢道“前面发生点事儿,咱们恐怕要耽搁一些时间了。”又关心道,“二堂嫂和妹妹没事儿吧?”

  “大哥,我和二堂嫂都没事儿。”回答的是吴悠,她随后也同样关心道“大哥你没事儿吧?”

  “我也没事儿。你和二堂嫂尽管放心,咱们的人都没事儿。”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吴悠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