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生死相依
  面对一波又的箭雨攻势,现在想要突围实在是困难重重。众人只能咬牙坚持。但大家都有个信念就是:一定要保住郡王妃安全无事。

  朱临溪还不知道王姒宝正深处危险的境地,等待救援。此时的他正被朱临江缠着,与他说些二皇子一党的秘事。

  朱临江为了杀死王姒宝还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他将二皇子的好多同党,二皇子一些暗桩、暗中势力等等都分享给了朱临溪。

  朱临溪十分疑惑朱临江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朱临江所知道的这些消息又都是出自何处?还有朱临江不是一直想要除掉自己吗?这摆出来一副要和他和好的姿态又是什么意思?

  朱临溪越想越感到疑点重重。而且有一瞬,他突然感到心痛难忍。根本听不清朱临江在那里说什么,就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

  朱临溪不知道那是不是心灵感应,但是,他却笃定王姒宝一定是出事了。

  “来人,将大公子给我关起来。”

  朱临溪才不管朱临江的强烈抗议,毫不客气的先将人拿下再说。他就是断定朱临江一定背着他做了什么事。

  “卷画,你带着所有能带的人马赶快和我一起回郡王府。”朱临溪简短的交代完,便飞身上了自己的雪狮马,率先朝着韶郡王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而此时,王姒宝还算是幸运的等到了朱临溪暗部的来援。

  万幸,王姒宝派了晴天去暗部找人看着宋鸿飞。虽然派去监视宋鸿飞的人去的有些晚,但还是查探到了宋鸿飞带着一群人马离开的消息。

  等这个消息送回到暗部,卷棋隐隐觉得宋鸿飞集结的人马是要去对付王姒宝的。于是立刻召集了现有暗部一切可以调动的人马前去救援。

  此时,已经熬过了箭雨的攻势,只剩下一刀一刀的硬拼。

  有了卷棋等人的加入,王姒宝这面的压力顿减。

  宋鸿飞的人算起来也就三百左右,但是,朱临江这次派来的人,还有定皇派来的的人加在一起足足有五百人之多。而且定皇派来的人还个个都是精英。

  王姒宝的明卫和暗卫加在一起也不过二百人,现在已经损失了至少一百人。

  卷棋也是匆忙带人赶来,也只带来了三百人。这样的形势对于王姒宝他们来说还是相当的不利。

  一番混战下来,即使众人将王姒宝护的再周全,王姒宝本身的功夫还算可以,还是让她的左胳膊受了伤。

  这还是幸亏王姒宝闪躲的及时。对方那一剑分明就是朝她心脏刺过来的。

  也就在那时,朱临溪感到自己一阵心痛。

  还好,朱临溪最后还是及时的赶到了。

  远远看到已经浑身是血的王姒宝,朱临溪感到钻心蚀骨一般的痛。他离着很远朝王姒宝大叫了一声:“宝妹。”

  王姒宝一边和刺客激战,一边抽空抬起头,朝朱临溪唤道:“林溪。你可算来了。”再不来,她可能就没命了。

  王姒宝在说这句话时,眼泪瞬间便模糊了双眼。

  没人知道刚刚的她有多害怕。

  如果她就那么被人给杀了的话,她就再也看不到林溪,再也看不到爹娘、祖父、祖母和几个哥哥,还有其他的亲人了。

  当时的王姒宝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无助。但是,在一群正在为了她奋勇拼杀人的面前,她只能强压下那股担惊受怕,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留给她的也唯有坚持,唯有等着朱临溪前来救她。

  还好,她终于等到了。

  王姒宝随意的抹了一把眼泪,没有过多去分心,继续一剑一剑和刺客们拼杀。

  最初杀人的时候王姒宝还有些慌张,有些害怕,现在的她根本就是麻木了。如果她不杀人,那么她的同伴和她就会被杀。

  朱临溪见王姒宝受伤,再加上对自己的自责,已经杀红了眼。他如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一般,疯狂的屠杀所有阻拦他的人。

  尤其在听到王姒宝那句:“你可算来了。”朱临溪的心都快碎了。

  等他杀到王姒宝近前时,一手揽住王姒宝,一手对敌,并出言道歉:“对不起,为夫来晚了,让娘子受惊了。”

  他怎么就没有早早的发现朱临江的反常,早早前来救援。那样自家小媳妇就不会遭受这么大的危机了。

  “是我不好,太大意了。”是她准备不足,才导致这么多人为了她而送命。

  “这不是你的错,是为夫没有发现对方的动向,才会害你遇险。”朱临溪听王姒宝这样一说,心里更加的难受。

  “咱们还是先杀掉他们替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吧。”王姒宝实在是恨透了这些刺客。

  “好。”朱临溪说完,将王姒宝尽量护在自己的怀中然后,像个疯狂的死神收割机一般,见一个杀一个。

  王姒宝功夫没有朱临溪好,但此时也是强大的恨意支撑着她招招都是杀人的招数。死在她手里的人也越来越多。

  卷画带着的人随后赶到,使得双方人马基本持平。战局可算扭转,向着他们这一方略微倾斜。

  最后,朱永宏那面得到消息后,直接派了三千御林军过来碾压这些刺客,才算是快速解决了这次危机。

  待知道这次的事是鲁南侯府的宋鸿飞,还有自己的大儿子朱临江主使后,朱永宏直接下了一道圣旨,并盖上了韶文帝的玉玺,让御林军直接将鲁南侯府抄家灭门。

  而朱临江,朱永宏决定还是暂时由朱临溪的暗部看守。

  他也从刺杀王姒宝的人当中知道这个儿子的心会那么大,居然和定皇搅到了一起。这可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朱临河还有许颜蓉。

  就在今晨王姒宝见到杨氏之前,杨氏将一个药瓶交到了周氏手中。

  那种里面装着的是会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

  周氏也是个心狠的,假如只是将这种药物下给了许颜蓉还好,她还将药物下给了朱临河。

  这样一来,等朱永宏从朱临溪那里回来后,便得到了消息说,许颜蓉居然和自己的儿子搞到了一起,还被府里很多下人给看到了。

  朱永宏不用猜也知道,许颜蓉母子是被人给算计了。

  如果算计的是别的男人还好,但居然给弄了这么一出出来,就有些过分了。

  他叫人一查,没费力就把周氏给查了出来。再一联想到前因后果也就不觉得有多奇怪了。

  这还真是恶有恶报啊!

  这件事如果现在被揭发,实在是让他的面子和里子都挂不住。于是,朱永宏也不得不将这件事暂且压下。

  但许颜蓉母子还有周氏都被他叫人给看了起来。为了防止他们在这个时候再弄出些幺蛾子出来,朱永宏叫人给他们下了软筋散的药,让他们想跑的力气都没有。

  这一天乱的,简直让人想都想不到。同时,也给朱永宏提了醒,还有很多事都不能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这让他在做接下来的事中,不得不更加的小心。

  韶郡王府,此时刚刚送走了一大批太医。

  “林溪,我都说我胳膊没事,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了。你也不用这么紧张。”王姒宝带着撒娇的语气埋怨着朱临溪。

  就这点小伤,估计美景一个人就给处理了。可朱临溪不干,偏偏要把宫里能叫过来的太医都叫过来才行。

  王姒宝之所以受伤不算重,是因为她身上穿的是夹有冰蚕丝的亵衣和亵裤。所以,那一剑刺过来之后,被冰蚕丝地挡住了绝大部分的攻势,只是刺破了肌肤,没有伤到骨头。

  王姒宝身上的鲜血看着很多,但绝大部分都不是她的。

  现在可算是确认王姒宝伤的不严重后,朱临溪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宝妹,下次再也不许单独一个人出门了。”朱临溪强硬的吩咐道。

  “我,我这不是没想到吗?以前在大雍,我可是经常一个人出门都没事的。谁知道,才来了这里几天,就会遇到这么大的危险。”王姒宝撅着小嘴道。显然对于朱临溪不让她外出一事表示不满。

  朱临溪俯下身子,亲了亲王姒宝的额头,满眼是痛道:“你要是出事了,我想,我一定也是活不成了的。”

  确实,朱临溪在刚刚见到王姒宝浑身是血的那一刻,他真的觉得,如果王姒宝真的就此去了的话,他也一定会随着王姒宝一起去。

  他根本就不敢面对没有王姒宝的世界。打小起,他的生命中就出现了这么一个人。可以说,王姒宝几乎成了他所有的回忆,所有的一切。

  王姒宝听朱临溪这么一说,也是深有体会。要不是刚刚面临死亡那一刻,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有那么害怕离开眼前这个男人。

  原来,他们彼此之间的爱,在不经意间已经这么深了,深到会生死相依。

  这一夜,王姒宝没有像当年王裕洵一般发烧,她实在是太累了,最后和朱临溪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朱临溪既感到累,又感到害怕。最后,索性也扔下了一大堆的事,抱着王姒宝一起入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