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赫希 > 第二十章 联姻·预言
  蜀地与吴地接洽的地方,分界线并不怎么清楚,毕竟那里时常游荡着幽灵,久而久之,也没人敢翻越,那里流传的故事,也成为书中不可信会的传言。

  “赫希,你的传送阵有问题吧,我们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不是说好的去东风祭坛吗?”

  “迫哟~”梦奇举手赞成。

  使者也有些惊讶,但毫无歉意的指着虚拟投影上的位置,说,“啊,抱歉,是我记错传送地点了……看来我们得徒步走过去,反正东风祭坛和我们所在的位置,在地图上看起来也不远……”

  鬼谷子大怒,“哪里是不远,至少横穿大半个云中漠地的距离了好吧!”

  使者摊手,“那没办法了,再次使用如此远距离的传送阵,至少得半个月……”

  鬼谷子欲哭无泪,“我们要在这未知密林中待半个月,可是会被这些魔种吃掉的好吧!”

  “啊,魔种来了,我们赶紧跑吧!”

  “迫哟迫哟!”

  “啊,好气!”

  枝头寒梅点朱,大地银装素裹。

  三分之地,益城,草堂。

  一身戎装的将军系好头带,持枪踏出房间,转身被庭院里堆积的大雪惊了一下。

  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到另一个院子里,正欲敲响房门时,房门正好打开,他撞上一袭白衣翩跹的军师。

  军师手持书卷,面如冠玉,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虽然是刚醒的样子,眼里却似寒星耀目,清明得很。

  将军目不斜视,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礼道,“军师,外面下了很大的雪,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

  军师站在檐下走廊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啊,这种程度的雪确实很罕见呢,我从来没在蜀地见过如此之大的落雪。”

  “军师,需要我先处理积雪吗?还是先协助您处理政务?按照吴地使者的预计时间,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城主府,是否要通知主公?”

  军师抬手,轻轻拂去将军肩上落雪,幽幽的说,“不必了,我已经将他引去文庭书院的后院,如果对方是冲着联姻来的,也不怕主公他当场反悔。”

  “喏!”

  正值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暖阳冲破层层冷云,照进偌大的宅院里,稍微让人有一些暖意。

  这个冬天委实寒冷了些,据说,连吴地常年咆哮的海港都被冻结了。

  错落有致的亭台阁楼,小桥流水,一派人间仙境的模样。

  年轻的君主不顾仪态,在庭院中横冲直撞,逮到人都问上一句“军师和阿禅呢?”

  “孔明又带着他去哪里了?”

  “什么?排兵布阵?那赵将军呢?”

  “哦,一起去了……”

  那岂不是,只能他一个人独自面对?

  ……

  暖阁之中,面目凶狠的大汉独自斟茶,问一旁的同僚,“主公怎么这么着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大马金刀的坐在茵席上的中年男人摸了摸摸着他的胡子,闭着眼睛说,“吴地来使者了,要来联姻,现在对方已经到城主府了。”

  寒冷天也光着膀子的壮实老人吹了吹茶碗里浮起的茶叶,插话道,“我听说,对方是吴地那位赫赫有名的江东小霸王的妹妹,蜀地与吴地结盟,必须拿出诚意来。”

  凶狠大汉点点头,“啊,也就是说,主公得娶了对面那位大小姐。”

  中年胡子说,“听说那位大小姐虽然貌美无双,却力能扛鼎……我们主公的未来,堪忧啊!”

  白发老人说,“我倒是听说孙家三小姐美貌动人,乃世间少有的绝色。”

  中年胡子有了兴趣,“哦,详细说来?”

  白发老人说,“不输于世间四大美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懂吧?”

  斟茶的大汉插话道,“呵,你们俩就胡吹吧,要是让军师知道你们妄议未来的主母……哼哼!”

  胡子大汉转移话题,“好好好,不说了,不过主公为什么把我们聚集在这里?”

  “我们都来这里了,谁在前面接待吴地使者?”

  斟茶大汉说,“军师带着少主已经过去了,他担心主公悔婚,所以先过去稳定对方,到时候主公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我们的作用,就是看住他吗?”

  “是的。”

  城主府大堂。

  众人之中,一眼就看到一身绿衣娇俏的双马尾少女,她正一脸不耐烦的坐在主位上,手指不断地敲击着桌面,内心已经狂暴到飞起。

  身为孙家的大小姐,她并不愁嫁。

  但是却无人敢娶她,因为她身后代表着的是吴地,娶她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蜀地正好想要与他们结盟。

  于是,她被迫踏上了北上之旅。

  虽然她在途中逃跑后,遇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人和事,但是最终还是回归了她的队伍。

  此刻,坐在她对面的茵席上的,正是王者大陆赫赫有名的诸葛亮。

  好,很久之前就从闺中密友小乔那里得知,稷下的第一学子,被称作绝世天才的诸葛亮。

  他身负探索天书奥秘的重任,从此行走于世间的每个角落。

  最终,他定居蜀地草庐,潜心研究当初所得的线索。

  但血族之王徐福的归来,以及好友蔡邕的意外身死,使他不得不着眼于和枭雄曹操的对抗。

  如今,赤壁之上,沉寂的可怕武器东风祭坛已经被再次唤醒,这场战争,他已经参与其中。

  并且,掌控了东风祭坛。

  屹立于吴地的奇迹,却由蜀地的军师掌控,对江郡来说,如同一个定时炸弹在身侧。

  与蜀地的结盟迫在眉睫,联姻是最好的办法。

  同时,也需要把东风祭坛的控制权掌握在手中。

  只不过,有一点大小姐很不满意。

  蜀国君主,竟然有一个儿子。

  她可不想做后妈呀,而且小孩子麻烦死了!

  “大小姐,您是蜀地与吴地结盟的见证者,这婚约,您是否同意?”

  “不……”同意。

  话没说完,孙尚香看到诸葛亮已经眯起眼睛,像只狡诈到恰到好处的狐狸。

  他笑了一下,“就算您不同意,您家的主公也得让您同意。”

  “啧……”孙尚香冷哼,还真以为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说,“虽然我很不想成为他儿子的后妈,但是鉴于蜀地吴地的结盟,事关三分之地的未来,我决定留下来,你们不会不欢迎吧?”

  诸葛亮笑着说,“怎么可能不欢迎大小姐呢?我们可是一直期待大小姐来这里。但是,在完成婚约之前,关于东风祭坛的事儿,暂时就朝后排排吧!”

  “当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东风祭坛的归属。”

  “不联姻,一切免谈。”

  “唉,你这是裸的威胁呀,军师大人!”就在此时,刘备踏了进来,视线落到孙尚香身上时,遥远的回忆又一次侵入脑海。

  前世,他记得自己说过,“漂泊半生,何其幸运得此佳偶。”

  自古美人爱英雄,英雄难过美人关。

  前世的她是怎么死的?

  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应该亏欠了她很多。

  那个时候他已不再年轻,而对方却风华正茂。

  这一世,是老天给他弥补遗憾的吗?

  虽然现在的世界,和他前世记忆中的世界完全不同了。

  “主公?”诸葛亮一愣,他没想到自己的主公会蹦出来说这么一句话。

  按照天书所示,他家主公应该是在吴地成婚,但如今人已经来了蜀地,就没有放过这次机会的理由了。

  “益城刘备,字玄德。”刘备向孙尚香拱手行礼,然后一撩长袍,盘腿坐在茵席上。

  孙尚香眉头一挑,拱手回礼,“江郡孙尚香,见过国主。”

  刘备将帽子上的胖红鸟摘下来,递给孙尚香,然后假装冷静的分析了一波,“东风祭坛与蜀地的距离太过遥远,武都又虎视眈眈,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诸葛亮斜睨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说,“所以,我们才需要结盟,联姻是一种保障,懂吗?”

  刘备眉头一挑,“我自是知道,不过,你自己怎么不与吴地联姻呢?”

  诸葛亮说,“主公就别开玩笑了,我等的人还没有出现,您的人倒是出现了。”

  刘备劝说道,“别等了,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出现!”

  “不等等,怎么知道呢?”

  “喂,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东风祭坛的归属,并不是为了联姻。”孙尚香冷哼一声,让两个正说话的男人停下了斗嘴,听她继续道,“蜀国国主,我向来有话直说,你别有太多意见。”

  刘备点头,“不会,大小姐,请说。”

  孙尚香眉头一挑,有些意外,于是她便说道,“你应该看得出来,初次见面,我对你没有多少好感,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英雄豪杰。

  而且,第一个原因,是你已经有了孩子,蜀国的未来就是他的。如果你对他的爱,将来分给了我们的孩子,对他不公平。

  第二,我觉得只是讨论一个奇迹的归属,不至于赌上我一生的幸福,我只是过来看看,散散心罢了。”

  “这样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大小姐,您可否在益城多住些时日,我会改变您的想法。”

  诸葛亮以扇遮面,露出一双狐狸的眼睛,“自然是多住些时日,毕竟东风祭坛的归属问题,还是要讨论讨论的!”

  “哼,自然。”孙尚香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蜀国想要先联姻,她偏偏不如他意。

  看着少女婀娜的身姿走出大殿,刘备问悠闲喝茶的诸葛亮,“你确定我们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放心,她肯定会先来找我们的。”

  “那这一切就交给你了。我打算去附近的城镇看看,是否有魔人出现。”

  “一路顺风,主公。”

  孙尚香就在城主府住了下来,她挥退随从,在城主府四处游荡。

  就在这时,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身影,一到温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阁下就是江郡孙大小姐。”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她有些好奇的凑过去,看着眼前的傀儡,“你认识我?”

  “并不。”傀儡开口说话,语气恭敬而疏离,“在这个时候,能在城主府中如此大大咧咧的走来走去的,想必也就只有江郡的孙大小姐。”

  孙尚香点头,绕着傀儡走了一圈,却没找到丝线,“幸会,我也听说过你,傀儡师元歌。”

  “你是在追求极致的美吗?”

  “自然,世间最美的,莫过于时间的造物。”隐藏在阴影里的傀儡师说,“但是很可惜,我一直没有找到世间至美。”

  孙尚香眉头一挑,说,“遗憾的一生也很完美。”

  “在下受教了。”

  “我很好奇,你在哪里?”

  “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听说你可以模仿任何一个人,是吗?”

  “是的。”

  “那,能不能模仿一下我朋友的姐姐?”

  “不行。”

  “为什么?”

  “我没有见过她,而且,你还不是我的主母,所以不能对我发号施令。”

  “你这么说的话,我还以为你是军师阁下请来的帮手。”孙尚香冷嘲一下,放弃了寻找傀儡师,转身就走,“懒得理你,走了!”

  水榭的阴影里,傀儡师收回傀儡,喃喃自语,“自然,师兄想要的,我都会为他达成。”

  孙尚香在城主府住了一段时间后,率先按捺不住去找国主与丞相了。

  “果然,还是丞相精明。”刘备听到孙尚香的求见,朝茵席上的诸葛亮点头。

  “所以,孙大小姐,您是同意联姻了么?”

  “我同意联姻,不过还有一个事,需要你们率先告诉我。”

  诸葛亮眉头一挑,问,“什么事?”

  孙尚香目光一沉,看向刘备,“那个孩子,不是你的吧?”

  正吹起茶碗里茶叶的刘备一惊,表情轻松的回,“他当然是我的孩子。”

  孙尚香继续说,“他身上有魔神的气息。”

  刘备吃惊,不明白她的意思,“啊?”

  孙尚香目光冷冽,“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在警惕他,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外传,因为你们是很重要的盟友。”

  诸葛亮眯起眼睛,没有回答,“……”

  刘备则一下一下的敲着茶碗,神情捉摸不透,“……”

  最后,诸葛亮与刘备对视一眼,决定继续隐瞒。

  “孙大小姐,您应该知道,魔神意味着什么。”

  “这世间不止一个魔神,军师阁下,您的那位昔日同窗,也是魔神!”

  诸葛亮看向刘备,刘备撑着下巴笑眯眯地问,“这些情报,你怎么知道的?”

  孙尚香这点倒是没隐瞒他,“我在逃跑途中,遇到了一行打扮奇怪的旅人,他们中唯一的人告诉我的。”

  “这些秘密,可是连我麾下的将士都不知道的,他怎么知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孙尚香摇头,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她当时跟我说,我命中注定嫁给蜀国君主,也就是你,你信吗?”

  诸葛亮有些兴趣,问,“她这是……预言?”

  孙尚香说,“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反抗预言。”

  诸葛亮说,“也许是武都派来的间谍,孙大小姐,您可得分辨清楚。”

  “哼,他们是不是间谍我还分辨不出来吗?”

  “那可不一定,不过,他就没有提起东风祭坛什么的吗?”

  “没有。”孙尚香也很无奈,“她的同伴跟我说,想知道什么,你必须得问她她才会告诉你,一般时候她就只会冷眼旁观。”

  诸葛亮眼底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纤长的手指把玩着茶杯,淡淡的说,“如此,倒是有些意思。”

  “她挺危险的,若非后面他们与我分道扬镳,此刻我估计他们就闯入禁忌山脉了。”

  “嗯?”诸葛亮眯起眼睛,发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怎么了?”

  “按照你的说法,她与你的相遇并不是意外,她就没有说过其他的话的吗?”

  “有,我走的时候,她说……”孙尚香想了一下,复述道,“有些力量,谁也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这一刻,孙尚香恍然大悟,“原来,她早就预料到了!”

  “……”诸葛亮心想,并不,她只是善于推测而已。

  这种故弄玄虚的预言,他也会。

  刘备说,“正好,我们对于东风祭坛的归属,有个提议。”

  是正事儿!

  孙尚香坐直身体,挺胸抬头,“洗耳恭听。”

  刘备朝诸葛亮点头,后者说,“我们打算封印东风祭坛。”

  孙尚香一听就觉得不可理喻,“封印它……你们这是疯了吗?”

  “没有疯,我们想了很久,如何才能将这份力量掌握在彻底的平衡之中。”

  “倘若蜀地一直抓着东风祭坛不放,那么迟早会与吴地开战,到时候曹操直接大军而下,夺得三分之地,然后再利有东风祭坛的力量,横扫整片大陆也不是问题。”

  “我们并不是为了掌控东风祭坛,才将它开启,而是为了蜀地与吴地不生活在曹操统治之下的恐惧中,才将它开启来对付曹操的军队。”

  “如今,徐福已死,不能够被我们掌控的力量,也应该还给这片土地。”

  良久的沉默后,孙尚香说,“你说服我没有用,做决策的还是我的兄长。”

  “倒不如趁着现在还是寒冬腊月,到江郡去,再次商谈。”

  诸葛亮悠悠叹了口气,“虽然我有过这个想法,但是……”

  周瑜啊!

  真令人头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