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前方就是泷之国的国境了。”急行军了好几天,终于来到了泷之国和火之国的边境。

  接应的忍者早就在边境线上等待着了,一个叫大门三郎的中年男子。魁梧的身材,络腮的胡子,像柔道家多过像忍者。

  大门三郎是常驻在国宾馆的忍者。这个国宾馆,就相当于我们的大使馆吧。大门三郎就是木叶村派出的代表。一方面负责国宾馆的安全,同时也负责一些情报工作。相当于保安队长,兼情报头目。

  国宾馆真正的主事人,是火之国大名府派出的官员。只不过到边境接送人的这种差事,走两步就喘的公卿实在是力不从心。

  从行政级别上讲,木叶村都只是火之国的一个下辖机构。虽然独立性比较强。但是是不能出任外交官的。除非哪一天木叶造反把大名给推翻了,建立忍者政权,那就无所谓了。

  现在如果忍者在别的国家设立办事处的,而且长期驻扎着一群忍者,是很不让人放心的,也很容易引来当地人的反感的。

  就好比某国全世界驻军的流氓行为,谁都知道,都是打着维护地方和平的名号去搞风搞雨的。(而且军费都是敲诈自己的小弟的。)

  如果国宾馆有什么紧急情报需要传递给大名,也要通过他,借助木叶的渠道。毕竟,这是个出门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时代啊,好多事情,还是绕不开忍者的。

  大门三郎在这里等待的原因,一方面是要帮助村等人解决一些出入境的手续问题、

  如此众多的忍者越境,说难听点,颠覆泷之国都有可能了。一个处理不好,就擦枪走火了。可能一句;“你瞅啥“那边回一句“瞅你咋滴。”然后就演变成一场国战了。

  另外一方面,大门三郎还要肩负起一项重要的使命,就是给村带路。

  那么我们说,忍者还用带路?连地图都不会看么?

  别的地方都不用,唯独泷之国这个地方,是真的需要!地图都不好使。

  否则泷忍村即使到鸣人时期,经历过四次忍界大战都没被人发现?除了有瀑布这种天然的障碍物遮挡之外,和泷之国神奇的地形不无关系。

  即使不打,人家泷忍村的方位总要探明了吧?这么一个忍者村子,土之国和火之国就这么放心,什么都不知道就大大咧咧的放一边不管了?总要派点人盯着吧

  不是不想管,而是实在找不到!就算是抓了泷忍村在外出任务的忍者都找不到。因为泷忍村的地形,是经常在变化的!

  为什么呢?这就要从泷之国的地形特点说起了。

  泷之国地处四个国家的交界处,西北方是土之国,东南方是火之国。而其余两个方向,东北方是霜之国,西南方是草之国。

  如果从海拔上来说,泷之国不论从哪个方向上来看,都是处于中间的过渡地带。

  从西北到东南,土之国高,泷之国中等,火之国最低。火之国后面就是大海了。

  从东北到西南,霜之国高,泷之国中等,草之国最低。如果顺着这条线继续数下去,还有更低的,就是雨之国了。

  这种过渡的地形,造成了泷之国高低落差极大的地形。山地多,平原少。也造成了泷之国的平穷。

  山地多,这不是问题。我国勤劳的劳动人民,早就发明了在山地种地的方法,那就是梯田嘛。虽然挑水累一点,但是能养活一家人,就很不错了。泷之国也不缺水。

  问题恰恰就在这里了。泷之国的水资源并不是稀少,而是太多了,多的有点泛滥成灾了。

  从土之国发源的河流,流到泷之国,流量已经很巨大了。在泷之国这种高低落差极大,遍布各种断层的地貌下,形成了巨大的瀑布群。

  如果只是瀑布,那也不怕,甚至还能激发一些诗人的创作灵感呢。

  问题是,在泷之国,这瀑布不光只是冲一遍,而是打着漩,拐着弯的冲。这谁受的了啊,有点土壤都给冲没了,还种什么地。

  在泷之国的北方,是和大海接壤的。但是从高处流向低处的河水,并没有顺理成章的一路流向大海,而是在这里被迫改道了。

  土之国,泷之国,霜之国,三国在这里好像商量好的一样,挤出了一条巨大的山脉,把水流给截胡了。

  就好像一道天然的屏障,既挡住了来自海洋的海风。同时,也逼迫水流改道流入了火之国的领土。造就了火之国,和田之国的肥沃良田。

  而为火之国和田之国做出了突出贡献的泷之国,却像个被按下冲水按钮的马桶一样,被急速改道的水流搅了个天旋地转。

  水流急速的方向变化,带走了泷之国的土壤,还侵蚀了泷之国的岩石层,让岩石变得脆弱,容易断裂。原本相对稳定,经过几十年才会有所变化的河道和河床,在泷之国变得非常的不稳地。

  时不时来个河流改道,山体塌方。农民伯伯种点东西,不是被水淹了,就是被土埋了。形成了泷之国独特的忍者经济模式。

  那么有的人说了,不搞农业,还可以搞商业嘛。靠近海洋,就是老天赏饭吃啊。

  在我们印象中,好像沿海的都是经济发达地区。海运,借助洋流和风向,可以让大宗货物的运输成本降到非常低的程度。

  但是实际上,泷之国还是没有从海运上获得多少利润。因为地形落差太大了。货物从海上运到泷之国很容易,但是接下来,就要越过山脉才能到达内陆。上山很累,下山很危险,然后还有各种瀑布河流挡路。一算下来,还不如走陆路呢。

  针对这种情况,泷之国也有有识之士提出来要雇佣土之国的忍者,整个浩大的土木工程。直接再山脉上开个口子,把水导入大海。这样既降低了水患,也打通了泷之国到沿海的贸易之路。

  刚准备事实,这位有识之士就被人暗杀在家中了。凶手是谁都不知道,会做这件事的人太多了。

  国家太过弱小的话。连本国的内政,都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

  土之国并不愿意多一个泷之国来抢生意。虽然靠近泷之国的地方有山脉,但是其他地方又没有,能自己发财干嘛要多一个对手?

  火之国和田之国也不愿意。这两国担心的失去了山脉的阻挡,河流改道之后,火之国和田之国的灌溉系统会被破坏,好多地方的良田就要荒废了。

  草之国倒是无所谓。但是架不住土之国和火之国联手威胁啊。你要是同意让泷之国弄港口,我们就连你一起打。草之国果断认怂了。

  霜之国本来就是海运商队重要的补给地点。

  但是呢,打了人家一巴掌还是要给人家点甜头的。

  四个国家共同定下盟约,只要泷之国不作死,就不主动攻打泷之国。哪怕土之国和火之国干架,也绝不在泷之国境内打。

  这也使得泷之国成了少有的不受忍界大战影响的地方。天灾虽然多了点,但是至少说是很少的。

  现在,村率领的暗部,就又被这种地形坑了。他们迷路了。

  “你不是说你认识路么?”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一望无垠的湖水。本来按照大门三郎的说法,这里应该是平地,而且属于两座山之间的山脊部分,走起来非常方便。

  大门三郎泪流满面“这才五天啊,怎么又改道了呢?”而且改的大门三郎都不认识了。这怎么搞?

  “大人,要不要”这是问村,要不要启动暗线。这个暗线就是暗部在泷之国设立的秘密基地。

  每个国家其实都有这样的基地。关键时刻,或者某些不方便的时候,就可以启用这些暗线,来做一些不能放在明面上说的动作,或者解决一些麻烦。

  大门三郎在边境的哨所等待了五天,不知道河流改道的情况。但是暗部秘密基地中的忍者,必须时刻注意周围的环境,以保障有任何的突发情况,都能把情报及时送出去。

  大门三郎迷路了,但是潜伏的暗部一定早就更新了地形信息,知道最新的路线。

  “不需要,感知忍者,分批最大限度放开感知吧。我们就顺着有查克拉反应的方向走。只要过了这片区域,就好了。”

  “这样会不会引来别的国家的忍者。”

  感知型忍者,就好像是雷达。既然能隔着很远发现敌人,那么相对的,就有可能被敌人反锁定。

  感知忍者之间的较量,差别就在于感知的范围。感知范围大的,自然就能提前锁定敌人,还不被敌人发现。

  但是村现在让感知忍者轮流放出感知,就好像一个不断发出自身位置信号的电台。这就很有可能被敌人发现了。毕竟谁也别不能保证,己方的感知忍者感知范围就一定能超过敌人。

  一般忍者秘密行军,都是要求收敛气息,压制查克拉反应的。不到关键时刻,或者是追击敌人,是不会一直打开感知的。

  “没关系,我们是受到邀请才来的,而且我们又不是偷偷摸摸来捕捉七尾的。我们表现的越明显,敌人就越不敢动手。“

  这就叫无欲则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