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合理发展的忍界 > 182.不到三斤的小纲手
  那么爱子怎么就敢把这种副作用巨大的鸡肋之术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她其实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如果孩子不是早产,谁愿意用这种方法啊。

  但是,恰恰是这种舍命一搏,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而她的处在怀孕这种特殊状态,也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种术的缺陷。

  第一,细胞分裂次数不够。

  对老年人来说,确实是个巨大的问题。但是对这种还在母亲体内的婴儿,叫事么?却大大弥补了早产儿身体发育不成熟的缺陷。

  第二,转化率不高。

  在两个单独的个体之间,损耗确实巨大。但是孩子还在母亲肚子里没出生的时候,母子之间是有一根脐带相连的。这简直就是可以视为一体的了。

  所以我们常说,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自己的肉,有什么损耗这血脉是相通的啊!

  一根脐带,平时是母亲给孩子输送营养的通道,此时也成了生命力传递的天然桥梁啊。

  第三,灵魂烙印的影响。呵呵,母亲对孩子的影响,难道不是应该的么?还巴不得影响更多一些呢。

  此时此刻,爱子对孩子无私的付出,居然排除掉了对村的怨恨,对命运的愤怒。传递给孩子的,只有浓浓的爱意啊!

  我爱罗的母亲可以给我爱罗自动保护身体的沙子。漩涡久辛奈可以帮助鸣人控制九尾。现在爱子只是把自己的生命力传递给孩子,不过分吧?

  也幸亏爱子修炼查克拉是玩票性质的,查克拉不多,能传递的生命力也不多。

  否则,按照她这种精神状态,和二把刀的查克拉控制力,可能会止不住直接会把全身的生命力都灌注给孩子,然后自己惨死。

  现在,只是在查克拉耗尽之后,就自然停了下来,爱子虽然损耗了一部分生命力,但还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原本虚弱的孩子,得到了母亲生命力的灌注,居然凭空生出了一股力量,钻了出来。

  爱子感觉到孩子终于出生了,再也坚持不住了,昏了过去。

  “怎么样,怎么样了?”柱间听到孩子的啼哭声,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水户此时,根本没有心思计较柱间不合时宜的举动。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爱子,把孩子递给了柱间,然后专心照顾爱子了。柱间再不靠谱,也不至于把孩子不小心给弄死了吧?

  “这体重,不到三斤吧。”柱间感觉了一下手中孩子的重量,凑近了仔细端详了起来。有点轻啊,比村出生的时候轻多了。

  “大哥,小心点,早产了2个月,比一般孩子轻一些是正常的。”扉间就靠谱多了。

  就在这时,孩子从母亲那得到的力量还没有散去,小手从襁褓中挣扎着伸了出来,在柱间鼻子上狠狠的揪了一把。居然不再啼哭,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柱间愣了一下,也是放声大笑“虽然不重,但是还真是个健康的孩子啊。手很有力啊,就叫纲手吧。”

  “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爱子需要休息。”水户忍无可忍,一手揪住一个衣领子,把两人提溜出了门。

  并不是说,孩子出生了,就可以万事大吉了。

  爱子的术虽然持续时间并不长,但是在她不计后果的,全力提供生命力的情况下。还是让这个本来就并不强壮的女子,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甚至由于其连爬树,踩水都做不到的忍术技巧性,以及对术式的不熟悉,在收尾阶段,并没有完全终止术式。其实可以说,爱子就没准备收尾。爱子出现了极缓慢的生命力自行散逸的情况。

  如果不及时堵住这个漏洞,即使爱子没有当场死去,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幸好,这种情况并不难处理。在爱子挣扎着看过一眼小纲手之后,就被送进了千手家的密室。水户亲自出手,彻底封锁了爱子产生查克拉的能力。也堵住了爱子生命力外流的通道。

  爱子本来就不是忍者,不用查克拉也无所谓。

  这一过程,就持续了三天之久。

  主要是像这种封印查克拉的手段,很多都是针对犯人开发的的。自然,细节上就不是那么温柔细致了。

  其中的很多禁制,对身体都是有一些伤害能力的。长期受到这种封印术的影响,会导致身体某一些经脉永久性坏死。

  爱子又不是囚犯,而且本来就已经元气大伤了,当然就不能这么简单粗暴了。

  水户一边斟酌,一边修改。才花了这么多时间。封印术,本来就是以繁复和严谨出名的忍术。很多封印术手印都是几十个起步,其中一步不能错,最后不得不借助阵法卷轴才能顺利释放。

  在这期间,柱间居然没有跑出去赌博了,一心一意当起了好爷爷。

  换尿布,冲奶粉,都一手包办了。让千手家请的奶妈除了某些特定的时间,完全插不上手了。

  甚至奶妈第一次进行“工作”的时候,柱间很不放心的非要在一旁监视。扉间万般无奈,请出了在密室中忙于修改封印术的水户,这才打消了柱间的荒唐举动。

  一个小生命的诞生,本来就容易重新燃起成年人早已熄灭的激情。柱间看着这个萌萌的小baby,觉得自己的抑郁都被治愈了。

  第四天,水户很罕见的离开了千手族地,来到了火影办公室。

  “大嫂,你怎么来了?”扉间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办公桌上依旧堆着高高的文案。

  忍村这种高度集权的组织,在没有长老制度之前,事无巨细都需要火影拿个主意。

  柱间可以很放心的把工作交给扉间分担,扉间又能够交给谁?

  这到不是说没有能干的人选,也不是扉间疑心病重,气量狭窄。而是他就是这样的人,所有事情都喜欢亲自来,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

  “扉间,你老实告诉我,村究竟在干什么?”当水户不再保持微笑的时候,眼神能凌厉到让人害怕。

  “泷忍村的七尾挣脱了人力柱的束缚,跑出来了。周围几个国家都有些躁动的意思了。村代表木叶去表明一下态度。分尾兽而定忍界是大哥定下的规矩。没有人能破坏”

  砰!水户一拳把扉间的办公桌击穿了。散落的文件,在火影办公司飘散的像漫天的雪花。

  暗部听到这一声巨响,纷纷破门而入,却被水户一声“滚出去。”全部吓退。

  木叶的人都知道,水户一般并不参与村中事务,但是当这个女人发话时,村里人绝对没有人敢不给她面子。

  水户的威慑力不是因为她是柱间的妻子,而是她确实有实力。

  当柱间与斑的旷世大战终于平息时,柱间重伤昏迷,被暂时封印到卷轴中的九尾侵蚀了卷轴上的封印术式,中跑了出来。

  被柱间轻松镇压的尾兽,集合木叶全村之力,尽不能挡。

  最后还是水户出手,把九尾封印到了自己身体里,这才保住了木叶村。

  水户的风采,至今还是木叶村女忍者们谈论的话题。

  “打吧,打吧。反正都是你们家的家事。火影大人总不能因为这个说我们保护不力了吧。“这是在场所有暗部的心声。

  自发的散开,在火影大楼外布下三层结界,并阻止任何人进入。

  “扉间,你有个习惯,在家人面前,你总是不会说谎的。一说谎,眼神就不敢看人。从小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你知道我在问你什么。”水户压了压怒气。

  这几天她一直在照顾爱子,对这样一个女子,她都产生了一种佩服之情。自然不想让爱子在失去大量生命力之后,继续伤神。

  强压着心头的疑惑,摆出了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大嫂,我真的不能说。”扉间终于敢看着水户了,这句话是真的。是不能说,不是不知道。

  “你难道还要帮助村瞒我?爱子在生产时,差点把命都搭上了,她在用秘术把自己的生命力传递给孩子!我不知道她和村之间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说出,她只有孩子了这样的话。”

  就这一句话,一句话就让水户发现了不对劲!好个水户。

  扉间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看着水户,表示了自己的决心。

  “呵。”水户气极之下,一个字震碎了火影办公室的所有窗户,转身就走,三层结界,宛如无物”让村办完事立刻滚回来。“到底是识大体的,没说让村放弃任务。

  扉间叹了口气,站在窗口摆摆手,示意找人来修窗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