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恐惧黑暗。而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恐惧阳光。

  村越来越喜欢暗部,所以他越来越少回千手族地。虽然千手家,有温暖的被褥,还有柱间和水户。

  明天一早,柱间和水户会去和大名的商议婚事。但是村不用去,扉间说村去做任务了,所以村还可以拖延几日。

  水户试图留下村,和村谈一谈,但是村拒绝了。

  他回到了暗部的办公室,这里有忙不完的事务,有一道又一道的结界。

  多少个夜晚,村睡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高高的文件像一道道的围墙,把村埋在里面。

  还有那个会为村盖上毯子的人。

  “叶子。”村呼唤了一声。

  一个的身影瞬身出现,单膝跪地,斗篷遮盖住全身,脸上也带着面具。只有少量的亚麻色头发从缝隙间漏出来。

  叶子总是能及时出现在村的身边。从村6岁开始,叶子就是村的影子。那一年,她16,已经是千手一族少有的天才忍者了。但是叶子却放弃了一切名誉。在她父亲牺牲后,跑到水户面前,请求接替父亲的职位,成为了村的守护者。

  “过几天我就要结婚了。”村扯出一丝难看的微笑。

  “恭喜少爷了。”叶子的语气依旧冷峻,她是个完美的忍者,少言寡语,行动迅速。

  “结了婚,我就不再出去做任务了。你也可以休息了。”

  叶子没有任何答复,就好像之前村千百次的要叶子离开时的表现一样。但是村真的很开心,这也许是唯一让他对婚姻感到满意的地方了。

  “我是一个无能的人,父亲天下无敌,我却是个没有多少忍者天赋的人,这些年,我身边的护卫死了17个,你也为了救我多次陷入濒死。我是真的很过意不去的,也很怕有一天你会为了救我而失去生命。你应该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被我这个废物捆绑着。”

  叶子嘴唇扭曲了一下“少爷,你是上忍了。”

  “上忍在影级面前,不堪一击。死去的那17条生命,都是上忍。也许对其他人来说,能成为一个上忍,就是最大的目标了,可是我不行,没有继承木遁,就是最大的原罪。”村有点烦躁的站起身来,把椅子都撞得向后倒去。

  “柱间和水户大人,从来没有责怪过你。”

  “可是我在责怪我自己。”村一把桌上的文件扫的满天飞舞“我宁愿我不是忍者之神的儿子,我宁愿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忍者,然后拼尽全力在一次战斗中死去。也不会害死那么多人。”

  “良昭老师,他是你的父亲。我第一次出去做任务,还是个下忍啊,居然出动三个上忍要绑架我。良昭老师留下阻敌,我只能撤退。最后连尸体都没找的回来。”

  “那是父亲的宿命,父亲没有后悔过,我也没有责怪过你。”

  “石川右卫门呢。石川是我们千手家的钱袋子啊。那次我们去运送钱粮,遭到伏击,我们打退了敌人,但是跑过去才发现,石川家满门死绝了啊。被几口大锅煮熟了,锅底下是孩子,锅上面是大人。那口大锅居然一直保留在雾之国,直到五影会谈,才作为附加条件被敲碎了。从那天起,我不学水遁,不学火遁。”

  “还有善住坊,那次我们被困在山谷里,为了激我们出战,善住坊被用竹子做的锯子,一点点的锯脖子,每天锯一点,一连锯了3天,我每天都能听到他的哀嚎。第4天援兵来了。我亲手了结了善住坊的性命。我这双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连刀子都握不住了。你能相信一个忍者握不住刀子么?”

  村越说越激动,那些曾经的尸山血海,仿佛又回到了眼前。

  叶子一把抱住了村,直到村的身体不再颤抖。

  “如果不是千手的血脉,我当不上这个暗部部长,但至少我还可以做点事。好了,松开我吧,叶子,我要工作了。”

  村渐渐恢复了平静。“结婚可是要耽误不少工作呢。我得提前多做一点。“

  村擦了擦眼泪,推开了叶子。开始收拾起满地的文件。

  叶子也蹲下身子,帮着收拾文件。

  在这一晚上,繁忙着的人,还有很多。

  义信倒退着,离开了大名殿。他走到了真子公主的房间外,挥挥手让周围的仆人都退下。然后抡起巴掌,在大名打过的那一侧脸上,又狠狠的打了几巴掌,直到半侧脸都肿了起来。才敲响了门。

  真子公主的侍女打开了门,看到是义信,连忙施礼。半句话都不敢多说,义信让侍女退下。

  “是哥哥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

  “爱子,我说几句话就走。”义信又恢复他平时娘娘腔的语调。

  “呀,哥哥你的脸怎么了。”爱子看到义信浮肿的脸,吃了一惊。但是义信用长长的衣袖遮住了,不让爱子去看他的脸。只露出靠近鼻子一节的伤痕,恰好让爱子看到。

  脸上挨了巴掌,从痕迹上,靠近耳朵的一侧会有手指印,而靠近鼻子的一侧,接触到的是手掌,受力比较均匀,伤痕是不一样的。

  所以义信遮住脸,是为了挡住自己后面补了几巴掌留下的多个手指印。因为从习惯上,人不会只在一侧脸上打多个巴掌,而会左右都打。

  “父亲大人已经决定要和木叶村结亲了。爱子,父亲准备把你嫁给千手村。”

  爱子如遭雷击。

  “我和父亲起了争执,爱子,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原业平。你愿意走么?我可以安排你们离去的。”

  原业平是京都有名的美男子,他不但相貌英俊,而且颇有才情,是六歌仙中排名榜首的人物。同时,他也是京都左大臣的第五个儿子。

  如果爱子公主和原业平私奔,那么义信就可以借机破坏木叶村和大名的联姻,把未来那个可能篡夺自己地位的侄子抹杀掉。同时,也可以打击千手家的威望。左大臣一向和自己不是很对付,正好一起收拾了。

  大名需要的是一个有谋略的儿子,他不在乎义信用手段,他只担心义信不够出色。相比儿子,女儿更是没有多少地位的。

  “不用了,女子的命运,总是如同飘零的樱花一般容易凋零,哥哥请不要为我多过费心了。火之国虽大,又能去哪里呢。”爱子公主出生皇室,却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心中爱煞了那个原业平。却也不敢抵抗大名的威严,只能一个人默默的垂泪。

  “那好吧,千手村也是个不错的男子,只是一个粗俗的忍者,终究比不上原业平的才情。”义信不断地提及原业平,就是想勾起爱子心中的那一点勇气。

  ”请哥哥离开吧。“爱子转身踉跄着离去。

  义信看着爱子消失在屏风之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