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了警惕,长田就绝不敢再把大名当一个吃喝嫖赌的废物对待了。

  但是一个人待人接物的态度,其实是由一个人的性格决定的。除非思想出现重大转变,或者这个人是演员,否则很难在短时间之内转变风格。强行转变风格的后果就是让人看起来很假。

  就好像刚刚参加工作的人,哪怕打扮的再正式,给人的感觉就是稚嫩和做作。

  水户和扉间给长田提醒的意思就是,如果大名对长田提出什么要求,多想一想,不要那么二百五,脑子一热就什么都答应了。并不是要让长田扮演一个老学究一样严肃的人。

  而且大名的阅历,长田那点小伪装真的是瞒不过去。

  除了学习一些必要的礼节之外,长田确实不再需要有更多的准备了。

  当然,还是用需要见大名的名义,混到了两件新衣服,美滋滋。

  当参见大名的时候,因为需要单膝跪地,长田还挺惋惜的,新买的裤子,又脏了。

  虽然大名居住的屋子一定会每天清洁,但是心理上会有一些不舒服。

  就好像新买的汽车,有点灰都恨不得洗了,开了几个月,被划了几道都不当回事了。

  “哦,扉间来了啊。还带了人来啊。快起来。”大名乐呵呵地说。

  除了长田之外,扉间还带了猿飞日斩,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志村团藏。

  “大人,这几位都是我的徒弟,忍者对于艺术方面,确实比较愚钝,所以带了几位弟子前来,希望能让几位弟子也多见见世面。请求大人见谅。”

  这是扉间和水户的谋算,既然大名是打着了解艺术的名义,那我就多安排几个人,大名也说不出什么来吧。

  人一多,有些话,大名就不好过分逼迫了。

  弟子,在忍者的关系中,是可以类比于父子的关系,甚至有的时候比父子还要亲密。父子,只是血脉的传承,而弟子,却是要继承意志的。所以扉间带上几个弟子来,礼节上也是没有问题的。

  “哦,当然没有问题,我欢迎任何喜欢艺术的人。扉间,帮我介绍一下吧。”

  “这位是猿飞一族的猿飞日斩。”

  “哦,你就是那位勾搭了很多位公卿之女的猿飞啊。我在京都可是没少听到你的新闻啊。好多公卿都请求我来赐婚呢。”大名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大人说笑了,没有勾搭,没有勾搭。只是正常交流啊。”猿飞日斩讪笑着,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再看扉间,脸又黑了几分。丢人显眼的玩意儿,当初怎么没清理门户啊。

  “这位是志村团藏。”扉间报团藏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一下。

  其实,今天其他三个弟子都是陪衬,团藏才是主要的。十室之乱,虽然已经平息,扉间也把十室的忍者都收归于暗部了。

  但是,幕后黑手究竟是不是大名,还是只是志村日召的阴谋,始终是横在扉间心中的一根刺。

  扉间在观察着大名,也在观察着团藏,两个人如果露出任何一点特别之处,扉间接下来,可能就要暗中慢慢把暗部清洗一遍了。

  “哦,你就是团藏,下巴上有道疤啊,看起来没有猿飞英俊啊。团藏,你和猿飞到底谁更受女孩子欢迎啊?”大名拍打着扇子。

  毫无破绽,这个时候,大名如果有丝毫的犹豫,不自然,都会被扉间捕捉到。哪怕是语言上的故作疏远,或者刻意亲近,都会让人觉得不正常。

  但是大名的回应就是开玩笑,开的自然,开的毫不犹豫。接下来就看团藏的表现了。

  “请大人不要开玩笑了,这种事,优秀的忍者,是杜绝感情的。”团藏嘴角抽搐,他讨厌被人说不如猿飞,哪怕是相貌上。但是面对大名,又没有办法直接发怒,

  所以他暗中损了一下猿飞,意思是猿飞是个感情用事之徒,不是个好忍者。

  团藏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问题啊,大名是个老狐狸,团藏可没有那么深的城府难道团藏真的不知道?

  人只要存了主观的偏见,就是证据摆在面前也不会相信。

  但是内心强大的人,可以暂时压下主观情感的影响。既然没有试探出什么,那扉间也就不再做多余的举动了。

  “这位是转寝小春。“

  “哦,木叶之花啊,转寝小春,可是火之国有名的精明果敢的忍者啊。”

  “大人过誉了。“

  “这位是水户门炎。”

  “也是有名的智将啊。扉间,你的弟子都很出色啊。”

  大名并没有表现出贵族对忍者的不屑一顾,而是用平淡的语气,看似拉家常的话语,却暴露出了大名的掌控力。

  猿飞日斩,是扉间最器重的弟子,不论以后会不会继承扉间衣钵,都是需要拉拢的对象。

  猿飞日斩既然有这种花边新闻,那么应该是真的,火之国的大臣不会用自己女儿的名誉看玩笑。所以猿飞即使不是个贪花好色之徒,也是个风趣幽默之人,用玩笑的方式,可以拉近关系。

  对团藏,大名点出的是他和猿飞之间的矛盾,这种内部的消息,不是在木叶有情报来源,谁会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即使团藏和日斩有竞争,他们两个人会到处嚷嚷么?不都是间谍调查出来的么。

  大名风轻云淡的挑拨了一下,但是语气又是开玩笑,让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转寝小春,年轻的时候也是美人一个。但是她性格好强,夸奖她美丽反而会造成反感,所以大名夸的是精明果敢。

  水户门炎,是四个人中不怎么出彩的人物。但是,后世不论谁当火影,门炎都能稳坐长老之位,战斗力怎么样不去提,智慧也是一等一的高。

  不是以势压人才叫厉害,这种不显山不露水,偏偏把你代入他的节奏走,才是真狠人呐。

  “谢谢大人的夸奖,不过他们还差的远呢。这位就是表演弄臣的长田。”

  “哦,长田,我很喜欢你表演的狂言,京都的艺人很多,都没有你这么有趣的,真是让我开怀大笑啊。”大名又忍不住用扇子遮住嘴笑了。

  “谢谢大人,只是一些小聪明罢了,不值一提。”总算有一个人欣赏长田的才华了,长田真的高兴啊,看看木叶,都是粗人,粗俗不堪啊。

  “长田,昨天那出戏是你设计的吧,你还设计了别的剧目么?”

  “大人,确实还有一些剧目,不过都是些粗鄙的忍者故事,实在是难登庙堂啊,大人是火之国有名的艺术家,整个忍界都流传着大人专门盖了一间屋子收藏名贵乐器的雅事呢。我编的剧目,说出来都怕大人笑话我。”马屁多拍又没有坏处。

  “哦呵呵,长田很会说话呢。没有关系,都和我说说嘛。忍者也是我的子民,又有什么粗鄙的呢?每天看那些能剧,看都看腻了。快说说吧。”不论大名有什么别的目的,说话真的很让人舒服啊。

  于是,长田就和大名聊起了《忍界幽魂》,《忍者英雄传》,等魔改剧本

  大名好像真的很喜欢长田的故事,一个劲的追问细节,创作思路。

  长田有个毛思路,只好满嘴跑火车。

  “长田啊,你说的这些故事,平民都喜欢看么?”大名喝了口茶水。

  “都喜欢看啊,我们木叶村的平民都喜欢看。”

  “哦,那其他国家的平民,也喜欢看么?”

  “其他国家?我在木叶长大,没有去过其他地方的国家啊?这我就不了解了。”这个长田也真的没有打保票。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文化特点,我们认为好的东西,到别的地方不一定通用。到异界之后的文化差异就更大了。

  但是为什么要问其他国家,难道大名准备招待其他国家外宾的时候,也要木叶上去表演节目么?

  “扉间,你觉得呢?”大名转而问扉间。

  “总有一些剧目会喜欢的吧,火之国,也有许多别的国家来的流浪猿乐师啊。“

  “那我就放心了。在座的各位,都不是外人,我就不让大家回避了,我准备成立一个剧团,去各国演出。培训,就需要木叶多费心了。”大名乐呵呵的摇着扇子。

  “大人,这个猿乐我们也不是专业的,长田他们,都是闹着玩的,恐怕并不能达到大人的要求啊。”

  忍者虽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会打扮成猿乐师,但毕竟不是专业的啊,也不指望这个赚钱。真达不到能出国演出的水平啊,这不是出去闹笑话么?赔钱是小,丢人是大啊。

  “唉,不是要你们培训演戏,而是要你们传授一下刺探敌情的手段啊。”

  这么说,培训的是间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