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寺之旅,除了留下一个到此一游的字样外,没有任何的收获。一种叫做无力的怪兽,似乎又在啃食着长田的内心。

  他在面对扉间的时候,采取了一种嬉笑的方式,那是面对生命无奈的逃避。但是结束了对话之后,长田又变得严肃起来。

  生命似乎是对任何人都很公平的东西,好像每个人都会死去,但最难捱的,是活着的人要看着比自己年长的人一一逝去,而又无法挽留。

  一条生命的消失,然后又有新的生命诞生。总体上似乎可以保持平衡,但似乎悲伤总是要比喜悦多一些。因为逝去的,总是和自己相处了很久的人,而新生的,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建立羁绊。

  木叶的队伍,还要在火之寺停留几天,而知道柱间情况的长田,再也没有任何玩耍的心情了。一种叫做责任感的东西,在压迫着长田,似乎不做些什么,就愧对千手。

  但是毫无头绪的状况,就让长田的思绪,像是一头被困在铁笼子里的公牛,瞪红了眼,发出一声声的吼叫,大汗淋漓,却又找不到出路。

  扉间劝过长田,让他不要在这个事上多操心,他会处理的。

  但是长田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他在逼迫自己向这个方向努力。他相信只要自己多努力一点,就能想出办法,一条一条的思路在脑海中浮现,然后被否决,然后再浮现。送来的饭菜,也只是尝了两口就不再理会。

  扉间发现语言无法让长田改变之后,只能让长田去佛前坐一坐。

  正殿是僧侣集会和修行的地方,长田不能影响火之寺的正常生活,就去了供奉千手观世音菩萨的殿阁。这个与前世类似的形象,能带给长田一丝亲切感。而蕴含的慈悲意,也仿佛给了长田拯救的希望。

  由于受了扉间的警告,长田不能告诉火之寺的僧侣详情,只能推说自己找不到功法的思路,感到很烦躁。

  谢野给长田送来了午餐,看着长田已经变得憔悴的脸,坐在了长田的身边,开始诵经。

  良久,长田抬起头,问谢野:“谢野师傅,相信尊天,会得到永生么?”

  (ex){}&/  “那么悲剧是马上就会发生么?“

  “也不是。“

  “长田,你知道火之寺有很多40岁以上的僧侣,他们已经不再相信有冥界了。而火之寺,也不再讨论死后会如何这样的问题了。”

  “咦?是因为已经看破了生死了么?”

  “并不是,而是讨论一个无法解答的问题,没有意义。探寻死亡,是让自己克服死亡的恐惧,可以坦然面对生命。如果因为对冥界的想象而产生恐惧,因为困惑而产生烦恼。那就事辜负了生命的本意了。现在,火之寺的僧侣,在修行,理事之外。还会追寻一些弓道,茶道,花道,陶艺道。只要心灵的平和与安宁的,那生和死就没有差别了。”

  “谢谢。”长田郑重的向谢野大师行了个礼。

  谢野并没有正面解开长田的疑惑,却让长田的心平静下来。面对人生道路上的磨难,除了想办法去解决之外,首先应该做的,是如何坦然的去面对。不要被未来吓倒,也不要让未来打乱了自己的节奏。

  “谢野大师,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你认为什么是金刚的心境呢。”

  谢野拿起长田午餐中的茶泡饭,缓缓的倾倒下来。

  “长田,你觉得这是金刚的心境嘛?”

  “一杯水中有八万四千虫,现在我们没有吃这碗茶泡饭,所以说金刚心境就是慈悲?”长田不是很确定。

  “不对。”谢野摇摇头

  “一滴水也是佛的生命。所以纵是一粒米、一片叶、一滴汁都不能浪费。所以金刚的心境就是众生有灵?”长田又问。

  “还是不对。”谢野摇摇头

  “那我确实不知道什么是金刚心境了。”

  “如果你不马上打扫干净,被其他僧侣看到了。尊天马上就要派金刚来打你了。”谢野说完,拔腿就跑。

  长田心中五味成杂:“果然,这群秃驴还是记仇啊,出来浪,早晚要还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