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黑帝1001夜盛宠:鲜妻,有孕 > 第925章 番外:背叛!!
  宋恩颜脸红的已经能滴出血来了。

  她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细弱蚊蝇的开口,“我来那个了……”

  “哪个?”

  “就是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来的那个……”

  南宫泽全身沸腾的血液,有一瞬间凝固,脸色黑沉难看到了极点,“月经?!”

  “嗯。”

  这声“嗯”,对南宫泽而来,就像是将他判处死刑一般痛苦。

  他深呼吸,又深呼吸。

  依旧难以压制下身体,那翻涌的玉望,他紧绷到发疼。

  宋恩颜又懊恼又自责的解释着,“南宫哥哥,我本来那个才走了没几天,我没想到它忽然就来了,或许是我最近拍了好几场夜戏,熬夜熬的身体素乱了……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们不急于这一天,以后来日方长。”南宫泽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安抚着。虽然,他火被撩起了,某处胀痛到他快要疯了,浑身上下也都写着浴求不满,但是,他还没有变|态到浴血奋战。

  南宫泽安慰自己,日后,他一定要把今天没得到的满足,加倍的补偿回来!

  “南宫哥哥,我要回一趟自己房间……换一下那个……”

  “你在这躺好,我去给你拿。”

  “不要!”宋恩颜羞极了,她哪里好意思让他给她拿巾巾啊。“我放的地方你找不到,我很快就好。”

  她跳下床,找到衣服背对着他,快速的套上。

  腰间忽然被圈紧,南宫泽滚烫的身躯,贴在她的后背。

  明明刚刚两人都有过更加亲密的接触,但是这会,他的靠近,还是让宋恩颜心跳如雷,连耳朵都烧成了桃粉色。

  她虽然很享受被他这么抱着,但是,身体的不适,让她必须马上回房间换了,不然发生更尴尬的事,她就糗大了。

  “南宫哥哥……”

  “嗯。”

  “我要走了。”

  南宫泽不舍的搂着她,俊脸贴着她精美的侧脸,“快去快回,我等你。”

  “嗯。”她应着,可是南宫泽却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

  宋恩颜身后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激昂正如烙铁般ying挺炙热的抵着她。

  宋恩颜脸红的都快没法看了,周围的氧气,似乎都变得稀薄。

  南宫泽恋恋不舍的将她转过身来,在她果冻般香甜的唇上,重重的吮了她一口,这才松开她。

  看着她像是一只兔子一样,飞快的蹦跶出他的房间,南宫泽低头看了看自己支的高高的帐篷。

  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他真后悔喝了那杯酒。

  他赶紧拿出手机,给秦川佑打电话,让他火速来救自己。

  他要是不把这浴火解了,晚上留宋恩颜在他房间,恐怕他真的要变|态的浴火奋战了。

  ……

  屋外,宋恩颜哧溜跑回自己房间后。

  斜对角的一间房门打开,洛家兄妹从房间里出来。

  洛依依勾唇,朝着洛阳抬了抬下巴,“二哥,一会该拍的照片,你可别忘记拍了。”

  洛阳点头,“知道了,不过,你真的要把送出去?”

  “当然了!我早就心属于他,这辈子我非他不嫁!”洛依依坚定的说。

  今天的这场戏,她策谋已久。

  她喜欢南宫泽已经很久很久了,可以一直却接近不了他,今晚,好不容易借宋恩颜的手,才有这么一个机会靠近他,她当然要捷足先登,成为他的女人!

  宋恩颜跑的急,南宫泽的房门并没有关上,洛依依轻而易举,就进到了房间里。

  她把房门关上,然后拔掉了门禁处的房卡,房间的灯,骤然熄灭。

  洛依依一步一步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而另一边,宋恩颜换上巾巾后,脱去礼服,换了身休闲装,想到今晚可以和她的南宫哥哥睡在一起,想想都觉得跟做梦一样,幸福到不可思议。

  宋恩颜嘴角挂着笑,从自己房间出来,只是房门还没带上,忽然脖子一疼,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颜颜,对不起。”

  洛天低低的对倒在他怀里的宋恩颜说了句,随后,将她揽进抱起,抱进房间里。

  宋恩颜并不知道,自己昏迷过去后,这一晚都在上演着什么。

  这一晚,就像是一个分岔路口,将两颗才刚刚靠近的心,骤然拉到大万八千里远。

  翌日。

  宋恩颜从床上醒来时,大脑有片刻断片。

  她环顾一圈,房间里还有她换下的礼服,这是她自己的房间?

  她记得她昨晚从浴室出来,去南宫哥哥房间来着,怎么后面的事,都想不起来了?

  宋恩颜揉了揉脑袋,望向时钟,早上8点。

  她快速下床,去南宫泽的房间。

  房门虚掩着,卧室的门敞开着。

  “南宫哥哥!”她着急的喊着。

  卧室里,床上的被子很乱,并没有南宫泽,但是,床上却躺着一个穿着性|感吊带群的女人,露出的肌肤上,到处都是暖昧过的红痕……

  这一定不是南宫哥哥的房间,宋恩颜不敢相信,掉头就走。

  “颜颜……对不起!”身后,传来洛依依愧疚的道歉声。

  宋恩颜如遭雷击,豁然转身,盯着她,“你为什么会在南宫哥哥房间里?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洛依依虚软的从床上坐起,用被子遮掩着自己的身体,抽泣着,不停的说着这三个字。

  “我问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宋恩颜意识到某一种可能,整个人近乎快要崩溃。

  洛依依是她的好朋友,南宫哥哥是她这辈子的最爱,如果他们……

  “颜颜,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说,昨晚我怕你没成功,所以就敲门来找你,没想到南宫泽忽然就把我抱到了床上……”说着,她还痛苦的流出更多的眼泪来,“他力气太大,我挣扎不了……颜颜,他肯定是因为喝了那杯酒,控不住他自己的玉望,然后就对我……呜呜……”

  “昨晚是我的第一次,我伤心了许久,南宫泽说,他会对我负责……”

  “颜颜,我真的不想发生这种事情,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是一个保守又传统的人,我只想把我的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给我的丈夫。可是,我现在已经是南宫泽的女人了……”言外之意,就是他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她必须要以身相许。

  越说,洛依依越难过了,“颜颜,除了对不起,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你会成为我和泽吗?”

  宋恩颜的心脏,就像是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又一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