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黑帝1001夜盛宠:鲜妻,有孕 > 第801章 马上要生了!!!
  “那孩子怎么办?你们怎么办?”赫连悦音一连问着,“还是说,到时候,你想跟着她一起去她的世界?!”

  她问完这些话,就看到赫连承阎璀璨的红眸,骤然暗淡。

  他垂下眼帘,薄红的唇抿成一线,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他才神色不明的开口,“她说,如果在生下孩子前,就找到了戒指,她会带着孩子离开。如果,戒指是在孩子生下后找到的,她会把孩子留给我。”

  听着,赫连悦音的眸色,也暗淡了下来。

  “难道,她非要离开吗?”

  “嗯。”

  “为什么?!”

  她对他们的事情,有些了解,但是了解的不多,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姐弟两以前就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对对方不会有任何隐瞒。

  这份沉重的心情,一直压在赫连承阎心里许久,今晚赫连悦音打开了这个话茬,他对她也没有隐瞒。

  当赫连悦音听完他说的话后,心情顿时变得格外的复杂和揪心。

  她从不曾想过,在池星夜瘦弱的肩膀上,扛着那么沉重的责任和重担。

  她忽然心疼她,心疼他们的爱情。

  为什么他们姐弟的感情,都来的比常人艰难呢?!

  为什么命运,非要这么捉弄他们,让他们都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赫连悦音眸底闪动着潋滟的水雾,她深吸了口气,压下沉重的心情。

  又重新问了她最开始的问题,“那你想过和她一起,回她的世界吗?”

  这个问题,让赫连承阎再次变得沉默。

  以前,他从不敢想,因为母亲和姐姐的消失,让他成为了王位的继承人,让他毫无推卸的理由,必须扛起这份重担。

  他毫不否认他爱池星夜,对她的爱,甚至已经深入了骨髓。

  但是,在国家和爱情不能兼得的情况下,他会如何选择呢?

  这一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他也一直回避着不去想这些,只想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和她可以永远都在一起!

  而现在,她的姐姐回来了。

  原本,他和池星夜之间,不可逾越,不可解决的问题,终于有了解决的方案。

  就算在她找到戒指前,他还是不能改变什么,至少,他还可以选择,为了她,抛下一切和她离开。

  然而现实并不是如此完美!

  现在,又多出了一个让他不得不思量和权衡的问题。

  那就是,他的姐姐,爱上的男人,是摩殇!

  摩殇最想得到的东西,就是夜世珠,他想要它,自然是想开辟出一个崭新的空间世界。到时候,他会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而以赫连承阎对摩殇的了解,这次他虽然放赫连悦音回来了,但是恐怕,他不会这么轻易对他的姐姐放手。

  而且,赫连悦音虽然回来了,他能看得出来,她对摩殇的感情,也并非说放就能放的下。

  他们姐弟之间,似乎只有一个人能幸福!

  她选择王位,他可以和池星夜离开。

  她要选择爱情,作为弟弟,作为她的至亲,他当然会支持她的选择,让她追逐幸福!

  那么他将会重新肩负起d国的重担……

  这次,赫连悦音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赫连承阎明确的回答。

  虽然三年不见,但是姐弟间那份心灵相通的默契,还是有的。

  这会,她似乎已经了然她亲爱的弟弟,在顾虑什么了。

  赫连悦音忽然笑了起来,故作感慨的说:“哎呀,掐指算算我在你这都住了半个多月了呢!人真是不能闲着啊,越闲下来,就越发觉的生活毫无意义了呢!”

  “哎,说实话,虽然我对王位不太感冒,但是一想到外面那么多人,想要得到王位,想要拥有这份至高无上的权利和荣誉,我还是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可以轻而易举,就能继承王位!”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坚定的宣布,“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住你这里了,我搬回王宫住!”

  赫连悦音生下来就是王位第一继承人,所以,她以前一直住在王宫里。

  “怎么?”赫连承阎挑高眉,“在我这住的不舒心?”

  “舒心,当然舒心,就是住的太舒心了,都快要把我住成一个不务正业的人士了,我才要回王室住啊!”赫连悦音巧笑嫣然的说,“只有回到那个牢笼里,才不会忘记我是未来王位继承人的身份!”

  赫连承阎看着她忽然的转变,眸色转深,多了一层思量。

  她一脸发奋图强,“从明天开始,我跟着你学学治国之道,你可不能对我所所隐瞒啊,我可不想将来继承王位时,被人说我们的女王,还没有她的弟弟,把国家治理的好呢!”

  ……

  赫连悦音不是说玩笑话,至那天后,便真的开始跟着赫连承阎学习了。

  她一点一点跟着接手管理d国的事情,虽然那些繁冗的会议和密密麻麻的文件,还是让她无比头疼,为了让自己的弟弟可以放心的把d国交到她的手里,她还是硬着头皮撑了下来。

  渐渐的,她也让王室给她安排了一些外事活动。她再不参加,恐怕d国的民众,就要忘记她这个公主的存在了。

  ——

  时间一晃。

  三个月过去了。

  傅灵溪进入了待产期,生产也就在这几天了。

  而池星夜的肚子也七个多月了,原本,在赫连承阎把他姐姐接回来后,她就打算去查查肚子里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不过,阿布那边一直没有新的消息。她觉得,在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前,应该是不会找到戒指了,所以,她还是想保持着期待,等生孩子的那一天,在揭晓孩子的性别。

  这天,池星夜接到电话,说傅灵溪羊|水已经破了,马上就要生了。

  池星夜忽然很激动,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要生了一样开心,但是隐隐也有着担心。

  她给赫连承阎打了一个电话,报备一下,便让司机将她送去了秦氏医院。

  生产室外。

  除了韩西时,韩父韩母,韩北粟也在,他们皆是期待又紧张的等着小生命的到来。

  连池星夜来了都没发现。

  隔着厚重的生产室门,都能听到傅灵溪痛苦的惨叫声,韩西时听的胆战心惊,猛地冲上前用力拍着门,吼道;“你们对灵溪做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