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他还朝着她勾起唇角,那阴鸷森冷又诡谲的笑,让池星夜更是有种毛骨悚然,无比反胃的感觉。

  “还有人比洛先生出价高的吗?”拍卖官询问着。

  “3亿1次!”

  “4亿!”忽然再次有人举牌。

  大家看到举牌的人,居然是殿下时,底下顿时激烈的议论纷纷。

  池星夜震惊的侧头,压低声音道,“承阎,你凑什么热闹呢!”

  赫连承阎朝着她意味深深扯动唇角,浅笑,“既然有人执意要拍走你的东西,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被拍走呢!”

  “……?!”池星夜扬眉。

  这个男人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夜夜,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赫连承阎在她耳边又加了一句。

  “4亿五千万。”洛天举牌。

  “5亿!”赫连承阎举牌。

  此刻,拍卖会现场已经被这两位豪包场了。

  洛天看到赫连承阎望向他,那双红眸含|着挑衅的笑意,他呼吸猛地加重,再次加价,“5亿5千万!”

  “6亿!”

  “6亿5千万!”

  两人都喊着价,互不相让。

  “7亿!”赫连承阎出价极快,而不甘示弱的洛天,也紧跟其后。

  能进这场拍卖会的人,全部都是家底深厚的豪们,起初大家固然都很想拍到王妃的围棋,世代珍藏着。不过,这价格高的早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心里预算了,只能遗憾的拱手让人了。

  然而此刻。

  一副围棋,被拍到了天价,简直是令人震惊到咂舌的地步了。然而,殿下和洛大少爷,这价格喊得,竟然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大家无不屏息凝神着,静看这幅拍品花落谁家。

  当然,池星夜听着赫连承阎一口一口的往上喊着,她也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虽说,整个d国都是这个男人的,论财富谁也不及他。然而,就算再有钱,也不是这么个砸钱法啊!

  “8亿5千万!”洛天看了一眼赫连承阎,咬牙,接着喊价。

  “9亿!”赫连承阎没有丝毫犹豫。

  洛天眉头微蹙,犹豫了一瞬。

  他再次朝着赫连承阎望去,看到他微勾的唇角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心里顿时一睹。

  因为他,他十几年都没法|像一个正常的男人,光彩的活着。

  今天,他就非要夺去他的风头不可!

  洛天直接豁出去,再次喊价,“9亿5千万!”

  这价一出,场内再次引起轰动。

  就在大家以为,殿下肯定还会跟价时,只见他放下了举价拍,尊贵绅士的站起,面对着洛天的方向,嘴角含|着笑意,“感谢洛先生,为这次慈善会奉献如此大的善心,也很感谢洛先生如此钟爱这次的拍品!”

  赫连承阎说完,又加了一句:“恭喜!”

  他甚至还带头,朝着他拍了拍手,场内顿时响起激烈的掌声,各种“恭贺”声,在洛天耳边响起。

  而洛天的脸,已经完完全全黑如锅底了。

  此刻,他总算是意识到,赫连承阎不断的抬高价格,根本就不是真的想将这件拍品,重新拍回去,而是想借机狠狠的宰他一刀!

  虽然拍品得主已定,拍卖官还是照例询问,“还有人出价吗?”

  赫连承阎落座后,池星夜憋着笑,忍不住在他耳边低语,“承阎,你简直太腹黑了!”

  “对付这种人,难道不该用这种手段?”赫连承阎低笑着反问。

  “该用!”池星夜也笑,“不过,你刚刚那胸有成竹的样子,真是吓到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拍下来呢!”

  池星夜发现,这个男人也是天生就有演戏的天赋。

  在场,只有池星夜和赫连承阎知道,这副棋根本就不是池星夜的,是老陛下早在八百年前,就丢扔进箱底,早就看不上的二手棋!

  原本,池星夜是为这次拍卖会准备了她的私人物品,只是,某个小心眼的男人,直接将她的拍品换成了这副棋。

  赫连承阎说,“你所有的东西,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你敢把你的东西拿出去拍卖试试!”

  话说,这个世界上,还能有比他更加霸道的人吗?!

  ……

  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品,是一位贵妇捐赠的戒指。

  当池星夜看到大屏幕上,出现那个戒指的照片时,猛地握紧了赫连承阎的手,骤然睁大了眼睛。

  “怎么了?!”赫连承阎觉察到池星夜的不对劲,侧头询问着。

  池星夜眸光闪动的厉害,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赫连承阎看着池星夜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枚戒指,他眸光暗了暗,意识到什么,沉声问,“这就是你一直再找的那枚戒指?”

  池星夜点了点头。

  大屏幕上的照片,和她要找的戒指,几乎是一模一样。

  “承阎,我一定要拍到它!”

  赫连承阎的指尖颤了颤,眸底闪过一抹慌乱。

  最后一件拍品,池星夜积极的竞拍着。

  此刻,她全部的心思都在戒指上,根本就没有发现,身边的男人,情绪一瞬间变得异常的低落和复杂。

  和池星夜一同竞拍的人,见王妃对这枚戒指这么感兴趣,大家纷纷谦让着她,和她竞拍的人越来越少。

  最后,池星夜只用了800万,就把这枚戒指,收入了囊中。

  “800万三次!”拍卖官一锤敲下,“恭喜王妃拍着这枚戒指。”

  池星夜目光一瞬不瞬,紧紧的盯着那枚戒指,在等着拍品送到她手里时,心情是又激动又紧张。

  拍卖会二楼的某一个暗包里。

  两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站在玻璃前,将拍卖会现场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眸底。

  “看来,王妃也在找那枚戒指!”其中一个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阴笑。

  “你说王妃是不是……”

  “很有可能!首脑要是知道我们今天无意间查到这么重大的消息,一定会很高兴!”

  两人嘴角的笑意,逐渐的加深。

  ……

  拍卖会现场。

  礼仪将一个精美的礼盒,恭敬的送到池星夜面前,“王妃,您的拍品。”

  “谢谢。”池星夜接过。

  她将小小的四方锦盒,拿在手里,心跳越来越快,拿着盒子的手,紧张的都有些发颤着。

  她辛辛苦苦找了它快三年了,现在是不是终于完成任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