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黑帝1001夜盛宠:鲜妻,有孕 > 605第605章绝境反击,水落石出2
  池星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看来你现在精神不错,那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面对温子馨时,池星夜脸上可毫无半点愧疚和自责。

  她意有所指的话,让温子馨脸色一僵。

  然而,电视机前,不明所以的民众们,听到池星夜这话,顿时一片哗然,对她的反感加深,然而还越发的可怜同情起温子馨来。

  各种激愤的声音,在电视机前响起。

  杀人了底气还这么足,王妃简直太傲慢,太嚣张了吧

  亏我刚刚还心疼她,啊呸

  如果不把她绳之以法,我也去游行示威去

  王妃杀人不偿命,简直天理不容

  而病房里。

  “你想谈什么难道你想让我对你杀人的事情,既往不咎池星夜,别以为你现在是王妃,你就可以用你的权势打压我不管你如何恐吓我,或者拿重金来封我的嘴,我都不会让我的儿子白死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你滚”

  温子馨气愤到脸胀的通红,甚至,全身都发颤着,彰显着她此刻的愤怒,和不畏权势的勇敢。

  电视机前,一片拍手叫好声。

  漂亮就是要这么狠狠的回击王妃

  池星夜在沙发上坐下,目光静静的看着她,“今天,我既不是来威胁你,也不是想用钱让你息事宁人,你想多了”

  她不想浪费时间,直截了当的进入话题,“温子馨,今天我之所以过来,除了来看看这个早逝的可怜孩子,就是再给你一次说实话的机会你确定那天在洗手间里,是我要杀你”

  温子馨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

  她手指着池星夜,“我不管你这番话语里,有多少恐吓的成分在里面,我也不在乎我说实话后,是不是还能活过明天但是”

  温子馨转过身来,面对着镜头,一字一字,句句清晰的说,“我温子馨是不会怕你,也不会怕王室会给我什么样的报复池星夜,你杀人了就是杀人了你那一刀,差点让我命丧黄泉只是可怜我那孩子,命没有我硬,没有挺过来池星夜,你怎么能如此恶毒呜呜~”

  说着说着,温子馨在电视机前,就哭了起来。

  这一哭,让更多的人同情起她来。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是我要杀了你,那你就在电视前对所有人说说,你为什么会杀你”池星夜站起,来到她的面前。

  “该说的我在之前召开记者会时,我都说了”温子馨忽然捂住自己的脑袋,一脸恐惧的看着池星夜,节节后退着,“那天,那天,你就是个恐怖的恶魔别让我再回忆那天的画面了,好吗呜呜~”

  她像是被那恐怖的记忆吓到的样子,浑身瑟瑟发抖的哀求着。

  王妃简直太没人性了杀了人,居然还逼着人家回忆那天的事,简直心里变态

  对一个孕妇都能下得了手,不是心里变态,又怎么能做得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

  不愧是一个一流的演员。

  演起戏来,这逼真的程度,差点让池星夜都要信了,温子馨才是受害者

  她朝着她走进,逼问着她:“温子馨,你召开记者会的时候,你只说了你顶撞了我,我一气之下,就杀了你那么请问,你是怎么顶撞的我,才让我有了杀你的冲动”

  温子馨含着泪光的眼睛,闪了闪。

  而此刻,傅灵溪代表着斯甘逗网,她拿着话筒,也说道,“是啊,温小姐昨天你在记者会上,也没细说王妃为什么会杀你杀人凡是都有一个动机,既然你指控王妃杀人,那么你就趁着今天这个机会,仔细的向所有人叙述一遍那天的事情只有你把王妃的罪行彻底的向世人揭露出来我们所有人才能站在你这边,帮你讨回公道是不是”

  傅灵溪刻意站在温子馨这边,替她说话。

  其他的记者,也纷纷附和着,让她把事情经过,原原委委的说一遍。

  温子馨看了眼池星夜,又看了眼记者,一番挣扎,像是豁出去一样,“好,我说。”

  “我之所以会落魄成现在这副摸样,都是拜池星夜所赐,我对她确实是怀恨在心。看到她现在成为了一国的王妃,被所有人尊敬崇拜着,这让我更加憎恨她了”温子馨真亲流露的说了这么一句,才开始讲正题,“那天,我在楼道里散步,忽然想去洗手间,就就近去了一个洗手间,加上我马上要生产了,情绪很压抑,我在洗手间里就哭了起来,一边哭着,还一边骂着池星夜,只是我没想到,她刚好就在我旁边然后,她听到我骂她的话后,就忽然冲了出来,敲我隔间的门,让我滚出来,我有被吓到了,自然不敢出来没想到她踹了几下门,就把门踹开了,把我从里面揪了出来”

  “在外面时,我们两人也发生了口角。我也不知道她杀人的动机是什么,或许是我说她是一个没有身份,又没有地位的孤儿,根本就不配成为d国的王妃,承阎殿下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她没想到,她忽然就,就拿出了一把刀,朝我捅来”

  说到这,温子馨恐惧的捂着自己的脸,失声痛哭着。

  听到这,电视机前的民众,越发的愤怒了。

  她本来就是一个没身份,又没地位的孤儿,温子馨有说错吗她就是不配成为王妃,更不配和殿下在一起

  几句不和就杀人,不是心里变态又是什么

  而这时,他们听到池星夜问温子馨,“你确定那把刀是我拿出来的吗”

  “不是你拿出来的,难道是我拿出来的我又没病,上厕所带刀干什么”温子馨气愤的低吼着。

  “好,就当做那把刀是我的,我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又是怎么拿出来的”池星夜一连发问。

  “当然是从你的包里拿出来的还能从哪里拿出来”

  “那把刀是从什么包里拿出来的”池星夜又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