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黑帝1001夜盛宠:鲜妻,有孕 > 第594章 消个肿,多少钱(1)
  傅灵溪没有耽误时间,取了表,一边戴着,一边朝外走去。

  起初,她并没有看到病房里还有别人,耳边忽然听到温子馨一声细弱的痛苦声。一扭头就看到那名护士,正往温子馨的血管里,注入什么黑色液体。

  傅灵溪敏锐的嗅到不对劲,“你在做什么?!”

  那名护士显然也没料到,这会房间里居然还有别人,手一抖,那支刚刚插入温子馨血管里的针管,就掉到了地上。

  这下傅灵溪愈发觉得,她有问题了。

  大步上面,责问,“你刚刚给她注入的是什么?!”

  “没什么!”护士推着车,转身匆忙的就往外跑。

  傅灵溪一把扣住了她的肩,不让她离开,“你到底是不是护士,说清楚了,不然我就报警了!”

  听到“报警”二字,那名护士慌了。

  眸光微闪,犹豫了一瞬,忽然掏出一个喷雾,转身,朝着傅灵溪的脸上喷去。

  傅灵溪反应迅速的扭转过头,一手挡着眼睛,一手紧紧捂着鼻子和嘴。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吸入了少量气体。

  她立马俯下|身,剧烈的咳着,“咳咳……”

  而这时,在她身侧的护士,忽然一不做二不休,掏出一把匕首,朝着傅灵溪刺去。

  傅灵溪虽然只是吸入了少量气体,然而此刻,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反应能力,变得迟钝了。

  甚至,身体也有些使不上劲来,她好不容躲开了她这一刀,她下一刀落下前,傅灵溪眼前已经出现幻影了,她跌坐在病床边,完全没有了躲开的力气。

  在那把锋利的刀,马上要将她一刀封喉时,病房里,忽然传出“啊”的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一个呈抛物线被抛到墙上的白影,从墙上滑落时,“噗”的从嘴里涌|出一口血,瞬间将她的口罩染,红一片。

  傅灵溪差点以为自已要死了,她完全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晃了晃脑袋,模糊的视线清晰了一点,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她顾不得其他,赶紧说,“温,温子馨有危险。快叫,叫医生救她……”

  说完这一句,她眼前一黑,彻底的栽在男人的怀里。

  “你没事吧?你醒醒,快醒醒!!”韩西时推了推她。

  他心情还没从看到她的惊喜中停留一会,就被眼前的情况吓到了。

  韩西时搂着晕倒的傅灵溪,心情是他从未体会过的紧张。

  此刻,他哪里还记得傅灵溪刚刚说的,让人救温子馨的事,直接把她拦腰抱起,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出了病房外……

  “韩中……!!”病房里他的手下,对他的称呼,还没喊完整,韩西时抱着傅灵溪,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下:……?!

  而这时,走道尽头的一间产妇分娩室,忽然,“砰”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

  分娩台上,原本难产的孕妇,吓得一用力,卡在下面出不来的婴儿,忽然挤了出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医生,医生,快救救她,她快不行了!!”韩西时抱着傅灵溪,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产妇分娩室的门口。

  忽然有人硬闯分娩室,医生原本是要暴怒的。不过看在这会里面的孕妇已经顺利的产下孩子,再加上,医生看韩西时一脸的担心和着急。

  也就忍着没爆粗口,蹙着眉问,“羊|水破了吗?!”

  “……?!”韩西时一头雾水。

  医生一看他,就是一个一点产前常识都没有的白|痴准爸爸,无奈的摇了摇头,招呼着,“赶紧把你老婆抱到那张待产床|上!”

  老婆是什么鬼?!

  待产又是什么?!

  韩西时一脸的蒙圈。不明白,医生为什么要用这几个词。

  这会,他没多想,直接把傅灵溪抱到了床|上。

  这时,医生换了一双干净的手套,来到韩西时身边,当她看到傅灵溪平坦的肚子时,医生猛地扭头,瞪向韩西时,“她又不是孕妇,你逗我玩呢!!”

  “……”韩西时脸沉了下来。

  这个医生,态度简直太恶劣了。

  他大人不记小人过,没理会她,急声道,“她快不行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救她!!”

  “你怎么抱她进来的,就怎么给我把她抱走!别妨碍我工作!!”医生怒。

  “你是医生,你怎么能见死不救!!”韩西时更怒,就差上前拎着她衣领,逼着她行医了。

  如此不敬业的医生,他一定要让二哥开除了她!

  “你个白|痴,这是产妇室,不是手术室,你给我出去!!”医生手指着门口,一脸的“不送”。

  韩西时:……

  晕迷中的傅灵溪,哪里知道,她已经被韩西时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这个插曲,她当然不知道。

  若是知道,恐怕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2个小时后。

  傅灵溪在病房里醒了。

  此刻,她的病房里,还有几位警察正在给她录口供。

  那名护士并不是秦氏医院的护士,已经被警察带走调查去了。不过,对方矢口否认,谋害温子馨的事。

  甚至,在温子馨的病房里,也没有找到傅灵溪说的黑色液体的针管,从温子馨的体内,也没有检查到其他异常药物……

  想必是,她当时发现的太快,那个“护士”,还来不及将那个液体,打入她的体内。

  可是,那个掉在地上的针管,为什么会消失呢?!

  傅灵溪把她所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告诉警方后,他们就走了。

  下午的取材,她自然是去不了了。郝活跃几人见她醒了后,就让她先在这好好休息,他们跑新闻去了。

  傅灵溪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没有把她住院的事,告诉任何人。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后,忽然想上洗手间,就把针管拔了,掀开被子下床。

  她脚步还有些虚弱,人还没进洗手间,就差点被洗手间的台阶绊倒了。

  不过她还没摔在地上,她的手臂,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拽住了,将她拉着,紧接着,她一个旋身,她撞入了一个男人硬|邦|邦的胸膛里。

  傅灵溪看到眼前的男人是,阴魂不散的韩西时时,她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在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