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起头,疑惑的问:“夜夜,你喂我喝的什么?!”

  “人参枸杞甲鱼汤啊。”

  “……你喂我喝这个做什么?!”赫连承阎一脸的震惊。

  他身强力壮,气血旺-盛,哪里还需要补这个!

  “你不是昨晚,那个……那个后,体力严重透支,导致身体太虚了,喝这个最补了,你的身体很快就能康复了。”池星夜脸颊微红。

  赫连承阎终于认识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啊!

  之前,他之所以让医生这么说,是要让这个女人知道,他昨晚给她当人体解药有多辛苦,可不是她所谓的“你情我愿”,事后提前裤子直接走人,这种两不相欠的关系!

  这会,他只能弯了弯唇,牵强的挤出一丝笑,“你说的对,我是该‘补补’。”

  说着,赫连承阎重重的呼了口气。

  此刻,他已经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都在热血沸腾着,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承阎,你还要喝吗?”池星夜准备让佣人,再送上来一碗。

  赫连承阎赶紧掐掉,她拨出内线的电话。而后,抬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夜夜,你对我真好!不过,我喝两碗就够了。”

  他不能打击她的贤惠,更不能揭穿他根本不需要补。

  “喝两碗哪里够,楼下还有一大锅呢!都喝完了,你的身体才恢复的快!”

  赫连承阎眼皮,顿时突突的跳。

  喝两碗就已经让他,气血旺-盛的,恨不得马上将她扑倒做坏事了,喝完一锅,那他岂不是要和呆头鹅一样,当场对着她喷鼻血了!

  “不喝了,味道……有些怪怪的。”赫连承阎赶紧找着借口拒绝。

  “味道怎么会怪呢?!”池星夜不解,“五个甲鱼一起炖的,汤很浓很鲜美才对……”

  “五个?!夜夜你……”

  赫连承阎再次被她震惊到了,目光复杂的看了池星夜一眼。

  在她眼里,他是虚成什么样了?!

  他本来气血就旺-盛,还五个一起炖,这是要把他直接补到喷鼻血吗?!

  赫连承阎真的很想扑倒她,证明自己的实力!

  “怎么了?”池星夜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这会,赫连承阎忽的一把扯掉身上的睡袍,光着膀子掀开被子下床。

  “承阎,你去哪儿?”池星夜赶紧追着扶着他。

  但是,赫连承阎已经健步如飞的冲进浴-室。池星夜不明所以的跟了进去,就看到他飞快的扯去身上最后一层四角裤,站在淋浴下,冲起了冷水澡。

  池星夜赶紧冲过去,把冷水关了,顾不得看到他光果的身躯的羞涩,担忧的提醒着他:“承阎,你还发着高烧呢,不能直接冲冷水,你会感冒的!”

  “夜夜,我好热。让我冲一会,没事的。”

  赫连承阎刚按下冷水,立马就被池星夜关了,“不能冲!你要热,我拿冰毛巾给你擦擦!”

  她扯出橱柜里的浴巾,擦干他淋湿的肌肤。手指碰到他的身体时,吓了一跳,果然烫的惊人。

  他这个体温,越发让池星夜意识到,他高烧真的很严重。!

  握着他手臂,准备拉他出浴-室时,赫连承阎从身后忽然抱住了她,滚烫的难耐的气息,落在池星夜的脖子里,随后,他密实的吻,就顺着她白-皙的脖子吻了下来。

  池星夜微微侧头,就看到镜子里,他尺寸惊人的某处,正硬硬的抵着她……她瞬间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赶紧制止着:“承阎,你是病人!!”

  而且,他都已经纵玉过度了,哪里还能乱来!

  赫连承阎艰难的停下吻来,嗓音低哑克制,“夜夜,你先出去,不然我怕……我真的忍不住会要你。”

  “那你……”池星夜怕他又洗冷水澡。

  “快出去!”赫连承阎松开她,把她扯到浴-室外,关上门时,还在里面反锁了。

  没一会,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水声里,还夹杂着男人性-感的低喘声。

  池星夜在屋外听着听着,脸就红了。

  和他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多少也知道一点。他现在正在里面做什么。

  他一向**强盛,以往,她来月事,他没法拉着她做坏事时,有的时候,他会自己解决,有的时候,则是让她“帮”他解决……

  半个小时后,赫连承阎裹着浴巾出来了。

  佣人在这时,送了几杯冰水过来。自然是赫连承阎在浴-室里拨的内线,让人送的。

  池星夜根本都来不及阻止,赫连承阎端起一杯,一仰头,连着冰块喝到嘴里,随便的嚼了两下就吞入肚子里了。

  “承阎,太冰了,你别喝这么急!”池星夜见他喝第三杯时,终于出声阻止。

  “没事!”赫连承阎一仰头又是一杯。

  终于压住一点身体里的那股燥火,也终于觉的自己活过来了!

  把杯子搁下后,赫连承阎躺回床-上,拍了拍身侧的位置,“夜夜,照顾了我一天,你也累了,快躺上来睡觉!”

  池星夜脚步迟疑着。

  昨晚,她是意识不清,才和他睡在一起,现在她意识清醒着,再和他睡在一起,显然不合适。

  正要说,她今晚睡客房时,赫连承阎像是洞悉她的想法一样,先她开口:“夜夜,你让我一个人睡在这,没人照顾我,万一晚上我烧坏了脑子,怎么办?”

  听到这话,池星夜的心,立马软了下来。

  刚刚,他洗了冷水澡不说,还一连喝了好几杯冰水,晚上要是有个什么事……

  于是,池星夜没再说什么,去更衣室拿了一件她的睡衣,去浴-室冲了个澡,就出来了。

  赫连承阎见她也躺到了床-上,终于心满意足的关灯。

  被子一番窸窸窣窣后。

  躺在边上的池星夜,被赫连承阎忽然抱进了怀里。

  “喂,你做什么,安分点!”池星夜绷直了身体。

  “夜夜,我只是让你感觉一下,我的体温,是不是很烫?”

  “……嗯,刚刚不是好点了,怎么体温又这么高了?!”

  “夜夜,你给我喝的烫,太补了,有些补过了。”被子里,赫连承阎环在她腰间的手,把她的身子,整个往他怀里带了带。

  池星夜立马感觉到,一个硬硬的某物,抵在她的腿跟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