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也太过分了吧!”

  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一口一口把自己的夜宵吃的干干净净,叶依依不淡定了。

  堂堂的盛世集团总裁要吃什么山珍海味没有,怎么就跟她过不去,偏偏盯上了她做的意大利面!

  之前跟他相处的时候,叶依依可是清楚的记得这男人有多么挑食。

  “还行。”

  厉明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将一份面吃的干干净净后,很是满意的再次给了评价。

  可叶依依却快被气哭了,“你这家伙是不是就专程跟我对着干呀!你要吃的话不早说!”

  丢下这句话,她就气呼呼的跑上楼了。

  这男人是她金主没错,可也不代表她就要万事顺着这家伙。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忙了半个多小时做出来的面自个儿却还没尝到一口,她心里就莫名生出一股委屈来。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的房门便被敲响。

  叶依依虎着脸盘膝坐在床边,气呼呼的瞪着门口。

  敲门声不过响了两下,便被男人打开。

  厉明司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瞧见她板着一张小脸明显在生气的模样,轻笑一声:“逗逗你就这么生气?小气包。”

  叶依依抿着唇不说话,然后送他两颗大白眼。

  “喏,这是蛋羹,可比你的意大利面好吃多了。”

  厉明司将黑色的小盒子递到她面前,眼里带着几分戏谑。

  咕噜咕噜~

  某人的肚子因为嗅到了食物的香气开始催促起来。

  叶依依顿时涨红了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将黑色的小盒子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嫩黄嫩黄的蛋羹,上头淋了一层肉臊子,闻着就挺香。

  “勺子呢?”

  叶依依咽了咽口水,觉得这东西应该比自己做的意大利面好吃。

  厉明司又递给她一个精致的不锈钢小勺子,坐在她身侧,就这么看着她小口小口的把蛋羹吃完。

  她粉嫩的唇瓣张张合合,沾染上了油脂,显得十分红润。

  明明不是没有见过美人,可不知道为何,自从遇上了叶依依后,他的眼神便总是下意识的被她所吸引。

  骄傲又自卑,顺从又叛逆。

  彼此相互矛盾的性格在这个别扭的却又识趣的女人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吃过蛋羹后,叶依依便觉得舒服多了,满足的将黑盒子放到床头柜上,明天会有佣人收拾。

  爬上床,她抱着被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看着还不走的男人,突然拍拍自己身侧的位置,笑着说道:“要一起睡吗厉先生?”

  厉明司眼神一暗,声音沙哑:“勾引我?”

  “不过是盖着被子纯睡觉而已,你可别误会了。”叶依依捏着被角警惕的瞪着他。

  每一次做那种事情,这家伙就跟八辈子都没见过女人似的凶狠,恨不得将她弄死在床上似的。

  明天还要上班呢,现在夏部长对她本就不满意,要是再因为这方面的原因迟到请假,她也没脸继续在策划部待下去了。

  所幸厉明司今晚似乎也没那个意思,走到她身侧位置干脆利落的上床,两人竟真的就这么盖着纯睡觉了!

  叶依依是真的疲惫,靠着男人的肩头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身上有种特别的青草香气,厉明司在她发间轻嗅,将她搂入怀中,就这么一起靠着睡了。

  等第二日醒过来时,叶依依发现身侧的位置已经凉了许久。

  她慢吞吞的换上衣服然后化妆,心里却想着男人到底是什么时候醒的,她怎么每次一点感觉都没有?

  上班的时候照旧是宋助理接送,她看着宋城,忽然问道:“厉先生是什么时候去的公司?你这样每天接送我,我不用管厉先生吗?”

  “昨天半夜老板接到米国那边来的紧急文件,一早就飞去了米国,他身边有林助理跟着,这段日子我就只负责叶小姐您的接送。”

  宋城其实心里头也委屈。

  他好歹是集团内的精英人才,结果老板飞米国居然不带着他,反而把自己当成林小姐的司机使用,这不是大材小用嘛!

  当然了,看在薪水的面子上,他也乐得偷懒。

  毕竟米国那边的事情处理起来的确头疼。

  叶依依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等到了公司,果然众人看她的眼神又不相同。

  之前大家都以为她是被总裁甩了,然后碍于以前的情分才给她一份工作,可昨天的那一幕可彻彻底底的改变了众人的想法。

  因此叶依依这一路走过去,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挺热情的跟她打招呼。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什么重要的领导呢。

  所幸她以前也是习惯了众人瞩目的场面,倒是显得很淡定。

  到了策划部后,她将那些处理完的文件都放到夏月的办公桌上,刚出来就跟赵惜撞上了。

  因为昨天那点小矛盾,赵惜可是在同事们面前丢尽了脸面。

  以往她总是吹嘘自己的名牌衣服包包首饰之内的,现在如今大伙都知道她穿了假货,背地里不知道还怎么嘲笑她呢。

  一想起那丢人的场面,赵惜就恨得咬牙切齿。

  可偏偏叶依依背后的靠山是那位心狠手辣的厉总!

  赵惜虽然脑瓜子不聪明,可也没有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厉总别说她惹不起,就连她大哥也是一样得恭恭敬敬的对待,她再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叶依依做什么坏事儿。

  不过……

  赵惜冷哼一声,看着叶依依一脸的鄙夷,“我还以为叶大小姐有多清高呢,原来也是个自甘下贱的!叶依依,我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就算现在厉总宠着你又如何?等那位回来之后,你一样要被厉总踢得远远地!”

  叶依依一皱眉,“那位?那是谁?”

  “原来你不知道呀!”赵惜闻言顿时得意起来,不过却一副嘚瑟的表情,“可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就等着那位回来之后,看你落魄的样子!”

  “赵小姐,我记得在昨天之前我们俩人之间好像没有产生过过节吧?”叶依依无语的看着她幸灾乐祸的模样,“不管那位是谁,我一点都不在意,所以你还是别惦记着看我的笑话,好好去充值一下智商比较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