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混蛋,你,你给我走开!别碰我!”

  半醉的叶依依衣衫不整的推攘着那不断靠近自己的男人。

  娇小纤瘦的身体在男人那强有力的双手压制下微微颤栗着,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则是飘起了两朵红晕。

  纤细白嫩的双手无力的推据着男人硬是的胸膛,半睁的眸子泛着水光,乌黑的长发也随着她的颤动四处飘落。

  轻而易举把她压在身下的男人支起身子,乌黑深邃的眸子带着几分戏谑盯着叶依依:“恩?今晚不是您买下的我吗?放心我一定会伺候的您‘舒舒服服’的,直到您满意为止。”

  “不,唔,不是这样的伺候!老,老娘只是,只是……”

  叶依依来不及解释,便被男人的动作惊呼出声,死死的压制着即将破口而出的*,因为醉酒的关系,细长的眉眼看上去媚态十足,怎么看都像是在欲拒还迎。

  她对情事的生涩勾起了男人难得的火气,伸手扼住她的下颚,不等她反抗便堵上了那张勾的人恨不得咬下一口的粉嫩唇瓣。

  偌大的酒店套房,暧昧的暖色灯光下两道修长的身影互相交错,原本还有点理智的叶依依在看到男人褪下黑色衬衫后露出一身精壮又结实的肌肉时眼睛都红了。

  迷迷糊糊的脑袋已经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只是想叫个代驾的司机最后却跟人在这种地方发生这种事情。

  不过……这男人的身材还真是漂亮……

  脑子已经彻底恍惚的女人在分神中,只感觉身体内部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让她不由发出一声可怜的哀叫。

  “疼……”

  她细细的声音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只觉得整个身体都好似不是自己的一般。

  如同在水面上的一顶扁舟随着水波毫无方向的漂泊,只能任由那个掌控着她命运的男人调遣。

  狂风骤雨的夜晚伴随着电闪雷鸣,彻底将一屋的春意遮掩的干干净净。

  叶依依是被尿憋醒的。

  龇牙咧嘴的从被窝里伸出白嫩如藕的手,身体仿佛被车子翻来覆去的碾压过一遍似得,疼的她眼泪毫无预兆的就这么掉落下来。

  无意中触碰到一个温热的东西才让她稍微清醒,想到昨夜发生的荒唐事儿她脸色红了白,白了红,煞是好看。

  完蛋了!

  脑海里被这三个大字不断的刷屏,叶依依崩溃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个儿埋起来。

  “醒了?”

  低沉的男音突然在她耳畔响起,叶依依身体一僵,下意识的装鸵鸟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见她这副模样,那个男人忽的轻笑一声,半裸着上半身那让无数女人垂涎的精壮胸膛,侧躺着看着她道:“昨夜我的服务还满意吗?”

  “你!”叶依依听到这个男人居然还敢厚颜无耻的提起这件事儿,立马凶神恶煞的仰起头恶狠狠的瞪着他,一字一句咬牙道:“老,娘,满,意,极,了!”

  这个该死的混蛋,她明明叫的是代驾司机又不是牛郎,居然敢把她弄到酒店来开房,还,还跟她做了那种羞耻的事情,她一定不会让这家伙好过!

  龇牙咧嘴的从床上爬起来,叶依依扶着自己的腰,艰难的把掉落一地的衣服捡起来重新穿好。

  找到自己的钱包后,她才平复着想杀人的冲动恶狠狠的打量着还在床上赖着不愿意起来的家伙。

  不得不说,这个牛郎的确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

  棱角分明的轮廓似乎不是纯正的华国人,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稍不注意便会成为他的猎物。

  叶依依有些想不通,这么出色的外表怎么不去混娱乐圈干嘛偏偏要去当一名靠着女人吃饭的牛郎呢?

  还是个强买强卖的牛郎!

  想起这,叶依依便攒了一肚子的气,这家伙昨夜根本就不顾及她第一次,明明都说了不要了不要了,可他却还当没听见似得一直做一直做!哪有这样对待客户的牛郎?

  “喂,你这家伙是不是受到谁的指使故意来陷害我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依依很快的冷静下来,扬着光滑白皙的下巴不悦的冲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说道。

  不过不等男人回答,她便直接从钱包里抓出一叠厚厚的钞票朝着他扔了过去,目含威胁的警告道:“我不管昨晚上你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来戏弄我,但是我可警告你,若是还想在京城混,你就把昨晚上的事儿给我忘的干干净净!否则可别怪我叶依依没提醒你!”

  浑身的酸痛让她恨不得赶紧回家再好好地睡一觉,叶依依自以为撂下了狠话后这才黑着脸离开。

  完全没在意从始至终那男人黑眸中便带着调笑的神色。

  这种神色在她掏出了那一把的钞票后更是化为了实质般,只是向来神经大条的叶依依并没有注意到这人如狼般的眼神,否则肯定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真的牛郎。

  男人目光最后落在床上那一抹鲜红色上,桀骜不羁的脸上唇角微微勾起,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似得,随手便拿过放在床头的电话拨通:“帮我查查,昨晚那个叫叶依依的女人是什么来头。”

  床上散落的红色钞票被男人一张张的抚平收好,只听他声音低沉,好似喃喃自语:“我厉明司一夜怎么可能才值这么点……”

  匆匆的走出酒店,叶依依吸了吸鼻子,跑到酒店的公厕去好好地看了看自己的模样,怎么都觉得自己倒霉极了。

  昨天抓到未婚夫居然跟她那个好妹妹有一腿也就罢了,跟着闺蜜去夜店买醉也能碰上这种倒霉的事儿,怎么想都觉得她是个可怜吧唧的小白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