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中下旬,《宫》剧组举行了开机仪式,夏真难得穿上了裤子。

  说是开机仪式,更像是开机祭祀,在一群人的包围下,要上香,跪拜之类的,非常繁琐的礼节。

  从出道以来,凡是出席重要场合,cody为夏真准备的衣服十次有九次是白色礼裙,剩下那一次,是接近白色的浅粉色或者是浅蓝色,像今天这样衬衫裤子马尾辫出现在公众面前实属第一次。

  不是夏真自己本人不喜欢休闲装扮,而是公司给夏真塑造的形象,不容许她穿得太随意。

  关于个人形象,最初s.m公司想将夏真打造成不逊色于文根英的“国民妹妹”,后来发现和夏真本身不具有亲民气质,怎么都不“妹妹”,于是另辟蹊径打造成“国民初恋”,最好是“初恋女神”。

  说白了就是每个人心中那朵求而不得的白莲花。

  头发一定要齐腰,不准私自剪头发,否则要交巨额罚金,幸好现在是冬天,要不然夏真真的受不了,夏天这个形象一定会起痱子的。

  自己每一部分都不是自己的,这样的感觉真糟糕。

  开机仪式前一天,夏真才见到了男二的扮演者金桢勋,开机仪式站位置,夏真被安排站在这位温柔大帅哥旁边,俊男美女站在一起随便一张照片都可以当成海报了。

  夏真没有抢镜头,她虽然风头正胜,人气却远远比不上歌谣界出道六年多,饰演女一号的尹恩惠,要知道尹恩惠红的时候,她还只是s.m公司一个小练习生。

  看着媒体一窝蜂拿着话筒对准尹恩惠,提的问题也五花八门,为了新闻,记者的节操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和尹恩惠相比,采访夏真的记者则要收敛多了,不过也有个别记者问出了尖锐的问题,比如说某个记者话筒差点插到夏熙真的嘴巴里,开口就是:“夏真xi身为未成年,如何和比自己大那么多的男一号上演感情戏?有什么经验吗?”

  若是前一句还是正常的提问,后一句则是恶意诱导,凡是看过夏真资料的一定知道,她本人是没有谈过恋爱的,记者这样问就是怀疑夏真的人品。

  这个问题崔成旭之前就替夏真想到了,有了提前练习,夏真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入行五年年,演技方面,我还在不断探索中,经验谈不上,年龄小并不代表我不能诠释好这个角色,你看到的是夏真,观众觉得他们看到的是‘闵孝琳就可以。”

  再说到“入行五年”时,记者愣住了,随后意识到,作为演员,01年就开始拍戏的夏真确实是经验丰富。

  四两拨千斤,夏真假装没听懂对方的话,直接将对方恶意的“经验”解释成她所理解的“经验”。

  记者针对夏真的话,剧组很多人都听到了,面上不显,心里却都是咯噔一下,夏真还是未成年,竟然泼这样的脏水。

  出了这样的事情,崔成旭不可能让记者再采访下去了,虽然他确定夏真可以应付这些记者,但是有时候多说多错。

  有的时候经纪人为了艺人的利益必须要去扮演那个坏人。

  于是原定五分钟的采访,在三分钟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

  夏真只需要营造一个好艺人的形象,“难缠的大坏蛋”一角,崔成旭演得得心应手。

  虽然当天开机仪式遇到媒体刁难,但是第二天相关报道,关于夏真的部分却是清一色的赞美之词。

  脸赞,素颜美,期待新剧,仿佛之前的刁难根本不存在,不用崔成旭说明,夏真也明白,公司出面对舆论进行了干预。

  *********

  作为女二号,在这部戏听起来分量很足,其实并非如此,夏真所饰演的闵孝琳,出场率并不高,但每次戏份都很足,“闵孝琳”并不爱说话,为了表现出这个人特质,夏真要尽可能运用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

  夏真自认为,这种高岭之花,她已经非常得心应手了,不得不说,编剧挑人非常准,电视剧里“闵孝琳”形象和公司为她塑造的形象,有很多重合的地方。

  可惜导演的“ng”一直未间断,问题并不是夏真造成的,而是出在和她第一集就有对手戏的,演戏经验极少的朱智勋身上。

  夏真演技越娴熟,朱智勋作为新人缺点越明显。

  连环“ng”让每个人心情暴躁,导演黄仁雷只能先让夏真拍摄,等朱智勋进入状态之后,再拍摄他的部分。

  按理来说,朱智勋拍摄的好与坏,和夏真是没有多少关系的,她只要拍好自己的戏份就可以,而且她不认为,这个时候自己选择安慰朱智勋是一项明智的选择,毕竟自己比朱智勋小好多,不是都说男人的自尊心很强吗?夏真不希望自己将事情弄的糟糕。

  但是崔成旭不同意夏真的做法,“你不是一直头疼和剧组其他演员的关系吗,这是一个很好的改善的机会。”

  “那哥我应该怎么做?”夏真忍不住问道。

  “让他放松下来就可以,还有,你不必表现的那么优秀,偶尔ng几次也是可以的,毕竟你年龄小,戏份也不多……”最后一句话,崔成旭说的别有深意。

  夏真点头,瞬间了然。

  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压力,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自己将自己打下神坛。

  毕竟她不是主角啊。

  “太子殿下,您现在很紧张吗?”

  夏真拍摄完属于她自己的镜头之后,她走到补妆的朱智勋身边。

  看到是夏真,朱智勋有些抱歉,因为自己的关系,她不但失去很多休息的时间,还要一遍一遍配合他,若是对方和他年龄相仿他不会如此介意,偏偏夏真年龄比自己小那么多。

  “很抱歉,夏真前辈,耽误您的时间了。”朱智勋想要起身向夏真道歉。

  夏真往后一跳,连忙摆手说道:“您实在是太客气了,殿下,您‘前辈’来‘前辈’去,小的会折寿的,没有必要的,多ng几次对小的也是一种练习。”

  夏真表情很夸张,好像朱智勋真的是片场的太子殿下,戏里戏外,她都喜欢唤朱智勋“太子殿下”,结果整个剧组都跟着夏真一起喊,仿佛朱智勋真的是太子一般。

  娱乐圈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方式,夏真主动拉下脸,和朱智勋攀谈,在朱智勋方面,就是一种交好的表现。

  眼下电视剧还未播,朱智勋只是一个普通的广告模特,而夏真却是歌谣界的新人王,并且有过丰富的表演经验,就算朱智勋见到夏真会觉得尴尬,不自在,他的经纪人也不容许朱智勋抗拒这种交好。

  反正经过夏真孩子气的一闹,朱智勋见了夏真,倒没有以前那么拘谨,只是终究没有和尹恩惠金正勋在一起时,自在。

  夏真想要真正融到他们中,还需要努力。

  ***********

  夏真知道这部戏一定会红,而且会大红特红。

  红遍亚洲并非夸张的说法,几大主演也因为这部戏拿代言拿到手软,尹恩惠朱智勋更是一跃成为国内当红偶像,拿奖拿到手软,跨入一线的行列。

  不过人红是非多,谁能想到日后太子殿下朱智勋会因为吸毒被抓,再次将剧组推到风头浪尖呢?

  现在朱智勋还是新人,提醒什么的真的是太早了,能顺利拍完戏夏真就谢天谢地了。

  纵然夏真在剧组里拍戏,s.m公司也不可能放任夏真在剧组放大假,现在原本就是放假时期,在没有夏真镜头的时候,公司为她接了一堆广告,奶茶的,果冻的,还有两家杂志专访。

  公司正在和剧组洽谈,希望可以让夏真演唱剧中插曲。

  除此之外,夏真还要抓功课,期末考夏真成绩不差,校内名次排不上,但是班级却是前十,这让为夏真辅导的老师看到了希望,这位首尔大学的老师从未放弃说服夏真放弃做艺人专注学业的想法,虽然在听过夏真专辑后,这种想法消减了很多,但是并不代表这位老师真的觉得做艺人很好,尤其是道歉门事件发生以后这位老师更是感觉“贵圈真乱”,一心想让夏真专心做学问,她觉得夏真若是专注于学习,进入全校前十并不是难事。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宫》原著作者朴素熙探班,当初为了拍摄这部戏,剧组花了大价钱力求还原原著漫画画面,得到的效果是明显的,美轮美奂的场景布置让原作者都大吃一惊。

  巧的是,这天夏真正在拍摄海报,为了和原著保持一致,太子妃尹恩惠必须要穿上韩服,相比之下,夏真则幸运得多,只需要穿上礼服就好了,不过剧组还是觉得一件礼服太过于单薄,为了海报足够夺人眼球,剧组为夏真准备了一件非常像婚纱的礼服,视觉效果一点都不比尹恩惠那件华丽的韩服逊色。

  “九头身,perfeid嘴角弧度再往上一些,好了好了,一点就够了,智勋xi很好,不用动,这样就可以……”摄影师拿着相机比比划划,很是兴奋,硬照是朱智勋的强项,只是站在那里就很像是画报。

  两人拍摄很快结束,夏真还没来得急换下来衣服,原作者朴素熙已经站在她面前。

  “朴画家,您好,我是夏真。”夏真很有礼貌的弯腰问好,夏真并不是真的拘束,她并非骨子里认可韩国这套苛刻的礼节,只是出于谨慎,她不愿留下话柄。

  “夏真xi真漂亮,皮肤真好。”朴素熙捂着嘴笑着说道,说完她从挎包里拿出一张专辑,“夏真xi能给我签个名吗,虽然不是纯正的eve但是很喜欢《love me》这首歌,我可是特意买了专辑。”

  “你真的是太客气了。”夏真说着,一旁沉默不语充当背景板的崔成旭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马克笔,自从做了夏真专属经纪人,崔成旭口袋里一直备着这个,只是今年才派得上用场。

  拿着马克笔,夏真熟练的再专辑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私下练习不知多少次的花体字,做梦都不会出差错。

  “谢谢夏真xi,可以给一个拥抱,拍张照片吗?夏真xi真漂亮。”拿到签名的朴素熙忍不住说道。

  对方的合理要求,夏真全部给予满足,两个人对着手机比了一个很二的剪刀手。

  作者有话要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