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花眠一愣。

  “你说什么?”

  苏以是平静的开口:

  “我说,如果实在过不下去了,如果你实在嫌弃我嫌弃到不行了,那我们就离婚吧。

  就如同你所说的,我放过你,你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儿子留给我。”

  郝青深吸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事到如今还能说些什么呢?

  自家女儿显然不适合做人生伴侣和母亲,孩子在她的教育下,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沈花眠冷笑着:

  “和我离婚,想要抢走我儿子,你想得美!”

  沈花眠才不舍得撒开这个未来摇钱树呢。

  苏以是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拿出打火机点了根儿烟抽着。

  “既然你说你要和我离婚,想要追求幸福,那肯定还是要再嫁人的。

  你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孩子不好再婚,况且还是一个儿子。”

  苏以是说这话半真半假,他当然希望儿子是跟在自己身边,没有几个二婚家庭对拖油瓶儿子好的。

  “告诉你以我现在的容貌和身材,再加上儿子和女儿给我带来的荣耀,我想要结婚轻而易举。

  再者说,儿子是一个天才儿童,即使女儿不在身边,可是儿子也算是我的倚仗。

  结婚之后,你不用担心别人对我不好,哪怕是为儿子,他们也会对我们母子俩好的。

  一个天才儿童能够给他们带来多少的荣耀和财富,他们又不傻。”

  沈花眠想起网络上那个用温柔话语对自己承诺的男子,满心欢喜。

  “你就不怕他们利用你儿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吗?

  你自己也说了,他会给有心人带来荣耀和财富。”

  苏以是不想争吵,只是用平静的话语说着。

  这么多年,吵也吵够了。

  郝青狐疑的盯着沈花眠:

  一口一个结婚后,难不成现在外面已经有别的男人了?

  沈花眠以为郝青望着自己是眼神支持自己的意思,只是碍于苏以是的面子。

  “苏以是,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带领儿子走上人生的巅峰。

  我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直窝囊下去。”

  沈花眠太向往那种富人家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不用做,每天只撒撒娇就有大把的支票到手。

  (作者大大:不关我的事啊,她自己这么想的。)

  “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离婚之后你的事情就和我无关了。

  我们唯一的联系除了儿子女儿,就再没有其他的了。”

  苏以是实在不想对这个头脑发昏的女人再多费一句口舌。

  “妈,我是你女儿这件事情你应该支持我的吧,我要追求更好的幸福更好的生活,难道你不开心吗?”

  沈花眠见郝青气的发抖,嫌弃的看着老人家。

  “妈,不是,我说你,咱家怎么着也从老家走出来好几年了,生活在大城市了…

  以后您穿衣服也像样一点儿,免得出去之后丢人…”

  沈花眠也许是觉得到了摊牌的时候,所以讲话肆无忌惮。

  郝青喘着粗气,抖着手拍了拍苏以是:

  “和她离婚吧,到时候争夺儿子的抚养权,我会替你证明的。”

  郝青一分钟都不想再呆下去,这个女儿的存在就是为了给自己上一课,告诉自己什么是人生的污点。

  “妈!…妈…你别走啊,你这话怎么说的,我是你女儿,那是你外孙子,你怎么能帮外人呢!”

  沈花眠拦着郝青,但是被苏以是抓住手臂,动弹不得。

  “妈,慢走,在楼下等我两分钟,我开车送您回去。”

  沈花眠负气坐在沙发上,不看门口胜似母子俩的两个人。

  楼下,郝青不停的对苏以是道歉。

  沈花眠在楼上透过窗户看着这场景,似乎觉得是自家母亲点头哈腰赔不是。

  她拿起手机,打开语音通话。

  “喂?亲爱的,我是花眠哦~”

  ——————————————

  苏愔嫕被两个哥哥牵在中间,像小鸭子一晃一荡的。

  “哥,前两天我们去隔壁幼儿园,我发现那里的小朋友学东西好慢哦,我们知道的东西他们都不知道。”

  苏愔嫕奇怪的想着:

  大家都是小朋友,明明很简单的手工作业,为什么他们老是学不会呢?

  真是愁人哪,过两天还得再去一次那个幼儿园,他们幼儿园也不放假。

  温鹤唳敲了一下苏愔嫕的头:

  “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们兄妹俩一样智商超人啊,我们都是一些普通人,学东西当然慢了。

  所有的东西都是循序渐进的,哪跟你们似的,一目十行的变态一样。”

  温鹤唳越来越享受又兄弟姐妹的感觉。

  苏鹿鸣微微歪头,想了想:

  “你们去个幼儿园联谊?好像是因为宋天娇的一个什么妹妹…在那个幼儿园里上学,你们才去的吧。”

  苏愔嫕点点头,牵着哥哥们来到旋转木马面前。

  “宋天娇的妹妹非说是我的什么小粉丝,然后宋天娇的爸爸就拜托我过去了。

  正好我也想看看其他幼儿园的小朋友是怎么学习的,所以我和宋天娇就过去当了两天走读生。

  过两天我们还要再去一趟,因为上次我们的美工作业参加了幼儿园的比赛。”

  苏鹿鸣和温鹤唳的眼角抽了抽。

  “我们两个还是不要坐这种东西了,这都是小女孩子坐的。”

  苏鹿鸣看着苏愔嫕期望的目光,又看了看旋转木马,弱弱的拒绝。

  “就是呀,给哥哥们留点面子吧,这么多女生…

  根本就没有一个男生上去坐,被同学看到了怎么办,多丢人啊。”

  温鹤唳见苏愔嫕被苏鹿鸣拒绝后,望着自己的星星眼,连连摆手。

  “咳咳…既然这样的话…

  前两天哥哥们在互相喂东西吃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温馨,所以给拍了照片。

  这也算是一个小新闻啊,我打算…”

  苏鹿鸣见苏愔嫕不怀好意的目光,败下阵来。

  上次,苏愔嫕把两个人的合拍放在朋友圈里晒,就被好多人高举cp大旗,让他们在一起。

  苏愔嫕的朋友圈可不只是有小朋友,还有那些初中生高中生等等。

  那些都是罗教授和上官教授曾经的学生,他们在参加教授们的讲座时,偶尔遇到过小团子,所以加了她的微信。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

  苏鹿鸣和温鹤唳不情愿地坐上旋转木马,享受着小公举的短暂快乐。

  他们还不知道,回到家中,老爸老妈陷入了冷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