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花眠开门前,拍了拍脸,暗示自己清醒一些。

  刚推开门,沈花眠兴高采烈的吆喝道:

  “ヾ()~孩子们,爸爸妈妈回来了。”

  苏鹿鸣和温鹤唳从沙发上站起来,帮忙去提门口堆着的大包小包。

  “爸妈,今儿个买的东西有点儿太多了吧。”“就是,爸妈,你们这是打算把超市搬回家吗?”

  苏鹿鸣和温鹤唳和往日一样打趣儿着。

  苏以是挠了挠脖子,环顾四周,没有见到苏愔嫕的身影:

  难道说这两个臭小子骗我们的?

  “快帮我和你妈拿东西,那个…妞妞…哦,不是,小团子没来呀?”

  苏以是支支吾吾的,颇有一种小伙子初见丈母娘的即视感。

  沈花眠眼尖的看到厨房有一个娇小的身影:

  我的女儿啊,长高了也长大了。

  郝青在厨房应了一声:

  “在这儿呢,你们先把东西拿进来吧,我现在挪不开手,切着水果呢。”

  苏愔嫕低着头,仿佛犯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错一样,抬不起头:

  他们回来了…

  沈花眠和苏以是忐忑的提着塑料袋子,走到厨房门口,望着苏愔嫕,嘴角蠕动了几下,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沈花眠鼻子一酸:

  看看我家女儿,就像电视剧里的美人儿那样,头发像丝绸一样,乌黑亮丽。

  “姥姥,那我就先出去了,和哥哥他们去打会儿游戏,我就不帮你们做饭啦~”

  苏愔嫕被两道炙热的光芒盯得不舒服。

  郝青尽量自然的回复道:

  “行,你就在外边和哥哥们先玩吧,姥姥一会儿就把饭给做好了。”

  “嗯嗯~”

  苏愔嫕叹了口气:

  实在不想见面,好尴尬呀。

  沈花眠和苏以是见苏愔嫕转过身,眼里充满欣慰。

  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让沈花眠热泪盈眶。

  她终于不用看电视上和网络上的图片了,而是活生生的人。

  苏以是和沈花眠像老父亲老母亲一样,仔仔细细的望着苏愔嫕:

  晶莹如玉的皮肤,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水灵灵的大眼睛露着小机灵,美如星辰。

  脸型不像网上的图片那样是瓜子脸,而是小小的婴儿肥,脸色微红,仿佛打了淡淡的腮红一样。

  苏以是和沈花眠相视一笑:

  女儿看来没受委屈。

  “那…我先出去了?”

  苏愔嫕见二人仿佛傻了眼一样的看着自己,弱弱的开口。

  “哦…好,好,那个…我们还买了好多小零食,都是你喜欢吃的…

  去吃吧,你别吃太多哈,一会等着吃饭呢…嗯…去吧…”

  苏以是结结巴巴的指着客厅茶几上的两包零食。

  苏鹿鸣嘴角抽了抽:

  至于这么紧张吗…每天看着妹妹的照片和新闻不是挺兴奋、挺能说的吗,见到真人反而说不出来话了。

  沈花眠手臂动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不行,现在不能抱她,她会讨厌我的。

  “小团子,和哥哥们玩去吧,去吧。”

  苏愔嫕樱桃小嘴一咧,可爱的小梨涡浮出来:

  “谢谢叔叔阿姨。”

  苏愔嫕甜甜的答谢着。

  沈花眠和苏以是的心沉了下去。

  苏鹿鸣和温鹤唳假装没听到,也没看到。

  “妹妹,快来,这里有你最喜欢吃的酸奶疙瘩,我已经打开了。”

  苏鹿鸣举着装酸奶疙瘩的罐头,没心没肺地笑着。

  “来啦~”

  苏愔嫕连蹦带跳的跑出去,礼貌的微笑瞬间变的灿烂起来。

  “这个是酸奶豆,那个是酸奶疙瘩,一个是酸奶条…

  要不我们全都打开,一人抱着一盒掺着吃吧。”

  苏鹿鸣迫不及待地搓了搓手。

  苏愔嫕早就火急火燎地打开了一个罐子。

  “嗯~不促(错),奏思(就是)介个(这个)味道~”

  苏愔嫕奶声奶气的埋头苦吃:

  平时在家里老爹老爸和爷爷奶奶都不让吃这么多零食,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可要大饱口福了。

  苏鹿鸣随声附和着:

  “奏思奏思~(就是就是)”

  温鹤唳看着吃没吃相的兄妹俩,简直没眼看:

  说你们俩不是兄妹,都没人相信﹋o﹋。

  苏以是和沈花眠在厨房听着客厅的欢声笑语,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情表达自己现在酷似便秘的心情。

  郝青虽然不想插手儿女的家庭琐事,但眼下这两个孩子好像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听我说,你们也不用伤心孩子那样叫你们俩,毕竟现在…

  那么多的事情,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说法,孩子相信别人也是有情可原的。”

  沈花眠点点头。

  “妈,我知道,可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这几年我们虽说把她送了出去,可也一直在关注所有事情,我们也是很爱她的,只是…”

  郝青不赞成的皱起眉头,打断沈花眠。

  “以后这些话还是少说为好。”

  “妈…为什么呀?如果不告诉妞妞我有多么爱她,她肯定会把我当成仇人的,她现在都不叫我妈妈了。”

  郝青把菜刀放在桌子上,严肃的看着苏以是和沈花眠。

  “我知道你们爱她,可如果你们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都告诉妞妞,你让妞妞怎么办?

  有些时候言语和行为的表达虽说很重要,可能也要分场合和时间。

  现在你们已经把妞妞的监督权和抚养权移交给了别人,偶尔能和妞妞相聚,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你们不用说多么的爱她,妞妞自己也会感受得到,如果你们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的话,只会让你们更加尴尬。”

  郝青说的这番话,更多的还是考虑孩子的感受,再聪明的孩子,在亲情面前也是脆弱的。

  “可是…妈…”

  沈花眠还想说些什么。

  “不用说你现在后悔了,当初你把他的监督权和抚养权移交出去的时候,我私底下就跟你表过态,我不赞同。

  既然当初你们能狠得下心,就应该看得到现在这种局面。

  你们想要给孩子更好的生活,那就不要过多的干涉孩子的感情,妞妞愿意认就认,不愿意认,你们也无可厚非。

  自从你们把妞妞生下来之后,虽说是为了她的生活条件才忙碌起来的,可是你们到底没有尽到父母该有的责任。

  现在妞妞为什么跟我关系这么好,也是因为从小到大是我在恩育。”

  郝青也不想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可眼下自家女儿和女婿,认不清事情的现实。

  郝青何尝不想守护孩子的天真,网上那些事情,包括村子里面的流言蜚语,郝青全都知道。

  她郝青心疼沈花眠和苏以是,可更多心疼的还是苏愔嫕。

  因为父母当年的冲动,从小就受到许多的指点,说到底还是因为大人的不负责任和考虑不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