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愔嫕跟这边家里人交代完了之后,苏鹿鸣用座机给苏以是打了个电话。

  “喂爸,现在你们应该还在菜市场吧,多买些菜回来,我给你们带回来一个大惊喜ヾ()~

  多做点妹妹爱吃的东西,我们现在就把妹妹给接回去。”

  “什么?

  你妹妹愿意回家吃饭呀?

  你们现在在哪儿?

  是在…罗校长家里吗?”

  苏以是发起连环问号。

  沈花眠原本忙碌的挑菜的手也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苏以是。

  直到苏以是脸上笑出了褶子,沈花眠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来妞妞愿意回家吃饭了,还好我买了几道她平时喜欢吃的饭菜,终归是自家女儿还是理解我们的。

  两小只和一个小小只回家的路上:

  苏鹿鸣骑着电动车,苏愔嫕在前面站着,和苏鹿鸣说说笑笑。

  温鹤唳不开心的撅着嘴在后座上。

  兄妹感情好的话,确实会让彼此的爱人吃醋,不过没有办法,毕竟是一母同胞兄妹嘛。

  苏鹿鸣在车棚下面停车的时候,苏愔嫕八卦的看着温鹤唳。

  温鹤唳有种被小姑子审视的感觉:

  我的天呀,难道天才儿童都这么成熟吗?

  一个在幼儿园毕业的小黄毛丫头,居然也能有这样的眼神。

  “嫂子?”

  苏愔嫕坏坏的叫着温鹤唳。

  温鹤唳仿佛踩到什么吓人的东西一样,后退了两步。

  “妹妹,你可不能乱说,我现在监督权和抚养权是在你爸妈的名下管着,可是你也不能叫人家嫂子呀,我可是个男孩子诶!”

  温鹤唳满脑子“完了完了,这孩子不会论辈分”的鬼畜想法。

  “有没有乱叫啊,你自己心里清楚啊,你看我哥哥的眼神就和电视剧里恋人一样的。

  你们两个虽说都是男孩子,可是相处模式真的很像情侣,你们不觉得吗?”

  苏愔嫕开启神助攻模式。

  温鹤唳连忙转头看看周围有没有熟悉的人路过:

  幸好现在不是上下班的时间,没有什么人,我的天哪…

  这小孩子怎么乱讲大实话,如果被人家听见了又要编排了。

  温鹤唳惊慌失措的样子,在苏愔嫕看来是害羞。

  “行了,你们自己看着点儿分寸吧,苏先生和苏太太看起来很开朗,可骨子里却是传统的人。

  如果你想要打破传统和我哥哥在一起的话,那就尽量在他们心目中占一个好的形象,说不定他们会祝福你们。”

  苏愔嫕暑假的时候,拜托宋天娇的爸爸调查了很多苏以是和沈花眠的资料。

  宋天娇虽然不是出生在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可是父亲刚好是掌管户口迁移的办事人员。

  私底下调查虽然不符合程序,不过,苏愔嫕是血缘上的亲生女儿,想要调查的话,别人也没有阻拦的理由。

  温鹤唳闹了个大红脸,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我知道了,我会在他们心里留下好印象的,谢谢你了。”

  温鹤唳对苏愔嫕那点儿小小的成见,也随着她这安慰人的一番话,随风飘散了。

  两大一小刚踏进家门,就看见厨房里有忙碌的身影。

  “姥姥?…姥姥!”

  苏愔嫕望着脊背略微弯曲老人家,泪眼婆娑地跑过去,紧紧的抱着。

  郝青听着久违的声音,喜出望外转过身,搂住苏愔嫕,不断拍着孩子的背。

  “好了好了,回家了。”

  郝青接到沈花眠的电话后,扔下家里的糟老头子就赶了过来。

  现在看到自己的孙女儿还是这样黏自己,没有因为这么多年的分离而变的生分…

  郝青的抚摸着苏愔嫕的手,微微颤抖:

  老天爷,看来你对我还是不错的,虽说没生下半个儿子让人嘲笑,可女儿和孙子孙女儿都对我这么好,也算是让我享尽人间欢乐了。

  (中彝国的姥姥姥爷会把女儿的孩子叫成孙子孙女儿。)

  “姥姥,我都闻见小点心的味道了,你又给我做什么好吃的点心了?”

  苏愔嫕半哭半笑着:

  不能让姥姥看见自己哭,不然姥姥会心疼的。

  苏愔嫕在回来的路上,好几次都差点泪目。

  不过,苏愔嫕想起来小的时候,姥姥告诉过她,哭哭啼啼的话会让家人很苦恼。

  郝青哽咽着,抹了两把眼泪,用颤抖的声音轻声说道:

  “就知道你个小馋猫要吃姥姥做的小点心,所以姥姥起了个大早给你做了出来。”

  郝青不好意思的看着门口还站着的两个少年。

  “鸣鸣,小鹤,你们俩先坐在沙发上,姥姥这就把小点心端出来,大家一块儿吃。”

  苏鹿鸣和温鹤唳点点头,面对这样温馨的场景,他们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郝青感受着苏愔嫕软软的小手掌一直紧攥着自己的衣裙,她忍着泪水,拍了拍苏愔嫕的头。

  “一直牵着姥姥做什么,害怕没有你吃的吗?

  去和哥哥在客厅等着吧,姥姥再给你们洗点儿水果端过去。”

  “我不,我能帮你洗水果,现在我会做好多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做的,姥姥。”

  苏愔嫕眨巴着水雾一般的鹿眼,脸上挂着认真。

  郝青快要忍不住了:

  这孩子还是和小的时候一样,还是这么贴心,越来越懂事了。

  “好好好,那你就把冰箱里面的葡萄拿出来洗一点儿,然后我们先吃着,一会儿…”

  郝青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看着苏愔嫕小而倔强的背影,不知道怎么开口。

  苏以是和沈花眠的事情,在他们没有亲自讲清楚之前,对孩子主动提起他们,确实太尴尬了。

  “没关系的姥姥,苏先生和苏太太的事情我全都知道,我经常在网上看他们的八卦。”

  苏愔嫕扬起笑脸,小梨涡若隐若现。

  郝青犹豫片刻,对苏愔嫕点点头:

  “是啊,现在八卦新闻满天飞,他们总是喜欢到处写,有的时候当个笑话看看就算了。”

  郝青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助自家孙女解开心结:

  看来,还是留下阴影了。

  苏以是和沈花眠从菜市场回家之后,飞一样的奔回家中。

  在开门的那一刻,苏以是和沈花眠竟然有些退缩。

  “一会儿我们该怎么说呢?”“我们一会儿怎么样才能显得自然一些?”

  夫妇俩同时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